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商务管理论文 >> 电子商务论文 >> 正文

回顾:甲骨文在“恶意购仁科之役”撑多久

时间:2006-11-28栏目:电子商务论文

  甲骨文对司法部诉讼的态度,正如业界所意料的那样:甲骨文宣称将“积极挑战”司法部为其收购仁科所设置的障碍。甲骨文发言人JimFinn表示,“我们相信司法部的诉讼无论是在事实上还是在法律上都丝毫没有理由,我们期待在法庭上予以反驳。”

  在去年6月份,甲骨文首席执行官Ellison宣布对仁科的恶意收购,当时,许多业界观察家推测甲骨文的收购案只是为了钳制外在的竞争对手,趁乱借机对仁科对J.D.Edwards收购计划实施破坏。

  但是,随后,甲骨文显示了对收购仁科的锲而不舍:两次提高了收购仁科股票的价格、针对仁科下个月将进行的董事会选举提名自己的候选人。

  越来越多的外界因素干扰甲骨文对仁科的收购案,如果头脑够清晰的话,Ellison应该悬崖勒马、集中公司现有资源来收购其他企业。AMR研究的技术分析员JimShepherd表示,“我感觉在某种程度上,如果不能推翻仁科的董事会,同时司法部也清楚地表明了反对甲骨文可能垄断市场情况的反对态度,那么,坚持继续收购案件的行为就是一件很令人费解的事情。”

  但是显然,Ellison的行为并不合乎常理。

  目前的情况下,Ellison和甲骨文的董事会已经表明了反对司法部诉讼的决心,摆在他们面前的还有几场硬仗。尽管甲骨文目前暂时不与仁科争夺董事会的控制权,从而也就不可能在今年赢得仁科董事会的选举,但是,甲骨文很有可能在明年继续与仁科争夺董事会的控制权。另外,甲骨文不得不需要赢得欧盟的认同,由于欧盟准备在5月11日进行反垄断的判决,那么很可能会受到美国反垄断仲裁机构最终裁决的影响。

  司法部诉讼之役:短兵相接

  法律专家表示,甲骨文与司法部之役将迅速完成。

  前任的司法部反垄断部门人员、资深联邦行业委员会律师、目前是法律公司Drinker Biddle&Reath合伙人的HowardMorse表示,“司法部的反垄断诉讼一般在几个月内就会被解决,我们讨论案件的时间不会持续到第二年。”

  在司法部周四向旧金山的美国联邦地方法院提交诉讼后,对司法部和甲骨文来说,下一步将开始调查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将交换到目前为止搜集到的所有证据。

  Morse表示,司法部的证据将包括用户对于甲骨文对仁科收购案的不满,而一般情况下,只有甲骨文的律师能够看到证据,而甲骨文的执行官则看不到。

  在法庭上,法官将安排听讼,对先前阻止甲骨文收购仁科的请求进行辩论。Morse表示,辩论的结果最终将由法官而不是陪审团来决定。

  Morse表示,“一般来说,听讼过程比较简短,有一些法官可能想要听证人的发言,一些法官可能只想要听专家的证明,而也有可能有一些法官希望看到所有文字上提交的证词,然后,在判决之前进行推断。”

  Morse拒绝推测诉讼最终的结果。

  董事会控制之役:引而不发

  本周四司法部宣布对甲骨文收购的诉讼,这一消息是公开的,然而,仁科的股票只下跌了一点,在当天下跌了35美分,大约1.6个百分点,当日以21.78美元收盘。这显示投资者考虑到了甲骨文对仁科收购案的失利。

  即使甲骨文成功推翻了司法部的反垄断诉讼,甲骨文仍然需要获取仁科董事会的批准。如果董事会持续反对这桩甲骨文的恶意收购,那么甲骨文则必须要在德拉瓦州法庭的裁决中获胜,来推翻仁科的“毒药丸”以及鼓动大部分的仁科股东出让他们的股票。如果甲骨文不能推翻司法部的诉讼,那么就不得不等候到下一年的下一次仁科股东会议,与仁科管理层争夺董事会的控制权,最终选举出一个赞同甲骨文收购仁科的董事会,最终推翻毒药丸。

  Shepherd表示,“毒药丸是比美国司法部的裁决更棘手的障碍,毒药丸的存在让甲骨文收购仁科的可能性基本为零。只有撤消毒药丸,甲骨文的收购才有条件成功。”

  Shepherd表示,甲骨文可能在酝酿来年争夺仁科董事会控制权的新战役。

  Shepherd表示,“甲骨文折腾收购的时间越长,对仁科的业务所产生的潜在消极影响也就会越长,这从甲骨文的角度来说,并不是一件坏事,而纠缠在收购案中,对甲骨文来说并不困难,他们可以轻松地保持这种形势。”

  但是其他分析人员不同意。Forrester分析员PaulHamerman表示,“我认为甲骨文不会通过继续收购来对付仁科,这会令甲骨文分散精力,他们的关注应该立足于建立自己的应用商业软件产品,这对他们来说是才是真正有益的。”

  鱼与熊掌的权衡

  如果甲骨文陷于收购仁科的漩涡中,那么该公司可能会对收购其他企业的机会视而不见。甲骨文的总裁之一CharlesPhilips多次表示,仁科并不是甲骨文收购战略的唯一目标。但是甲骨文很难在发动对仁科的收购战的同时,再发动对其他候选公司的收购攻势。

  分析人士认为,放弃对其他企业的收购,纠缠于对仁科的持久战,这对甲骨文来说代价太高了。调查公司企业应用软件咨询的分析员JoshuaGreenbaum表示,“甲骨文可以购买一些在美国本土或者全球其他地区的企业。”

  Greenbaum表示,除了仁科之外可以收购的企业还包括QAD、Lawson、SSA等。

  分析人士表示,尽管没有一个潜在的可供收购的目标接近仁科目前的企业规模和市场地位,但是收购这些企业也是明智之举。Hamerman表示,“我认为甲骨文如果愿意收购较小规模的企业,那么就不会面临很多的反垄断审查。”

  一直以来,分析人员认为有一家公司可能会在甲骨文的收购名单上:SiebelSystem。但是,Greenbaum表示,如果甲骨文收购Siebel,那么很有可能会成为仁科收购案的翻版。类似仁科,Siebel在过去与甲骨文竞争的非常激烈。Ellison与Siebel首席执行官TomSiebel的交手少于仁科的首席执行官CraigConway,这两个人过去在甲骨文的时候都在Ellison手下工作过,他们个人的成长历程见证了甲骨文在软件行业的不断壮大。

  分析人员另外一个经常提到的收购目标是BEASystems,该公司主要专注于应用服务器软件市场,而不是应用软件市场。收购BEA将有利于甲骨文发展信息技术基础架构市场,这块市场主要是在争夺数据库软件阵地。

  Greenbaum表示,甲骨文的收购战略方兴未艾,美国司法部的裁决不会中止横扫软件行业的兼并活动浪潮。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