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商务管理论文 >> 电子商务论文 >> 正文

新经济的“结构动力学”

时间:2006-11-28栏目:电子商务论文

事实上,1997年以来疯魔世界的“新经济”的许多因素早已经包含在以往的“旧经济”里面了。但个人计算机和互联网的普及显然极大地降低了新的经济结构调整费用,从而使我们有了探索新的经济发展的结构动力学的经济学理由。 
----1997年,美国市场上出售的中国制造的女孩儿玩具“芭比娃娃”的典型的成本结构如下: 

----在最大的玩具零售连锁店“Toys & Us”的零售价格为9.99美元,从中国出口的批发价格为2.00美元,其中:原材料价格、从台湾进口的半成品价格、从日本进口的假发价格、从美国进口的包装材料价格、以及这些材料的运输和管理费用,总共为1.65美元,中国工厂收取的加工费为0.35美元。 

----这样,中国工厂的边际利润率是17.5%。这一利润率似乎很高,却有极大的隐患。如哈佛教授波特尔早就指出的,仅仅依靠廉价劳动力的国家,其竞争优势转瞬即逝。不仅如此,基于廉价劳动力资源而获得的高利润率还容易使我们的厂商陷入“低水平陷阱”,即满足于目前状况的技术、管理、营销策略和人员培训。我们见到过许多家族式企业在更广阔的市场机会面前失败了,类似地,那些基于廉价劳动力竞争优势的企业如果满足于现状,就将在更高层次的市场面前失败。 

----那么,更高层次的市场是怎样的呢?波特尔把基于廉价劳动力或廉价土地和矿产资源的市场竞争称为“要素驱动的发展”。为了超越这一阶段,企业必须努力提高劳动生产率,这需要不断更新技术和不断扩张生产规模,当然,也就需要不断投资固定资产。波特尔称这一类型的市场竞争为“投资驱动的发展”。 

----在众多的已经进入了投资驱动发展阶段的国家中,只有屈指可数的几个国家继续“超越”,进入了波特尔称之为“创新驱动的发展”阶段。在这一形态的市场竞争中,企业关注的首要问题不是投资规模和市场份额问题,而是面向“个性化”的、为最广大客户“量身定制”的、服务导向的“生产”问题。(这是加了引号的“生产”,因为个性化的生产已经不再具有工业生产的特征——追求规模经济。)个性化生产追求的,首先是“价值”,其次是“规模”。 

----这里的“价值”,在“新经济”语言里特指客户愿意支付的“特权价值”(premium values)。只要产品是个性化的,就应当索取超过“平均赋值”的价格。所谓“平均赋值”,是指在通常所说的完全竞争市场条件下,同类商品的任何一件商品在市场上能够索取的平均定价,这一价格是供给与需求的均衡。这一均衡点所决定的价格,它所反映的价值,是最不需要这一商品的买主和最不愿意生产这一商品的卖主的价值。然后,通过“完全竞争”机制,在这一市场上销售的全部商品就都被“均等”地赋予了最不需要它和最不愿意生产它的人对它赋予的价值。平均赋值,既是均等的,又是平等的。 

----但是经济发展的一般情形总是从大规模生产同样的产品,逐渐向着多样化和个性化的格局演变。这一过程的推动力量是人自身,人在改善自己生活水平的同时,要求更加丰富的生活方式。在人类演化的数百万年的严酷生存环境里,灵活性就意味着最大生存几率,不如此,人类就难以适应变幻无常的大自然。好奇,这几乎就是人类的本性。换句话说,人类本性要求尝试新鲜生活,要求生活变得更加个性化,从个性当中凸显生命的终极意义。 

----以往的经济发展,或者发展经济学教科书,把“结构升级”解释为诸如“产品周期”和“天鹅模式”这类的产业迁移过程。例如,大规模的钢铁生产在1960年代从美国转移到日本。其后是1970年代的造船业和1980年代的化工业,从日本转移到韩国。1990年代,对台湾来说,所谓“结构升级”意味着大规模的飞机制造将从美国转移到台湾。可是,“互联网革命”以来的新的经济发展模式,尤其是跨国公司的实践,将不再承认这一迁移过程。事实上,台湾的电子企业群体已经验证了这一新的、我称为“结构动力学”的发展模式。 

----首先,过去十年内,我们看到许多大企业,尤其是跨国公司类型的大企业,例如思科、飞利浦、IBM,都把自己的主产品通过“外包”方式,连同生产设备一起转让给专门从事大规模生产的企业例如亿联公司(Electronix)。这家成立于1994年的公司,今天为全世界生产着几千种名牌电子产品。这些“名牌”的所有者,例如思科公司,只给“亿联”下大额定单,甚至连定单都是亿联以思科名义找来的。然后,亿联把产品贴上思科的商标,运送给思科指定的客户。 

----其次,在今天的美国社会,千家万户的个人独资企业(self-employer)是这样经营生意的:先到州政府,在大约一小时内,领取一张执照,每年交付大约几十美元的执照费。然后在例如亚马逊网站开一个店面,每年租金不过几十美元。或者,更省力的办法是参加eBay网站的拍卖,只要建立了信誉(靠eBay网站的系统积分制度),长期经营拍卖的人就等于在那里拥有了一家店面,网上店面的费用大大低于地面的租金。最后,你需要做的,是与一家大运输公司,通常是联邦快递或UPS签订合同,你只要把商品目录(包括价格)存放在该公司的网站,支付小额佣金,该公司就负责通过适当的渠道分发你的商品目录(当然,运输公司的这项服务也让消费者不得不每天从电子信箱里把大批“垃圾信件”扔到垃圾箱里)。如果消费者愿意购买你的商品,他们先通知的不是你,而是运输公司,因为你的商品(已缴费)存放在运输公司的仓库里,这样送货更快。在许多交易网站,你和运输公司同时收到定单。 

----那么,千百万小业主们的日常工作是什么呢?一句话:设计方案。他们的工作就是设计新产品、新目录、寻找新的合作伙伴和新的市场。互联网为他们廉价地提供了几乎全部的方案设计手段。 

----上面描述的,绝不是1997~1999期间的“网络神话”,而是今天正在发生的事情。历史永远如此,当革命死去的时候,革命才开始生根发芽结果。 

----上面的故事可以用被经济学家称为“特征性事实”的陈述加以概括:新的生产过程倾向于把规模生产与方案设计分离开来。这是经济发展到一定水平的分工格局,在这一发展水平上,消费者的收入水平和品味足以支持个性化的产品方案。互联网把个性化的量身定制方案廉价地集结成为具有规模效应的生产。 

----第二个特征性事实也是现代“知识经济”(knowledge-based economy)的特征:新经济的方案设计师们倾向于协同设计和协同研究的知识生产方式。这里的 “协同”(collaboration),可以是网上的,也可以是地面的,其特征是人际交往(参见我写的专业论文“人际交往、观念创新及研发风险”,《记住“未来”》,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1年7月版)。 

----然而,基于知识的不同性质,网上的人际交往与面对面的人际交往所传播的知识

是不一样的。前者更适合(费用更低)传播那些“可编码知识”(codified knowledge,例如以文字或其它书写符号为载体的知识),后者更适合传播那些“身体知识”(tacit knowledge,直译为“隐秘知识”,或者“意会知识”)。 

----尽管存在大量与知识产权的保护相关的有待解决的问题,我们仍然观察到,在目前已经进入“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