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商务管理论文 >> 电子商务论文 >> 正文

简论新经济泡沫及其破灭

时间:2006-11-28栏目:电子商务论文

新经济的迅速崛起及其表现曾经如神话一般风靡全球,令人目眩。但2001年以来,随着美国经济在连续120多个月的高增长后持续低迷,失业率攀升,购买力低下,投资增速探底,股市动荡,各大公司大规模裁员,种种迹象都表明:美国经济已进入衰退期;“殃及”全球经济进入衰退期——一个新经济泡沫破灭了。

  一、新经济泡沫破灭的原因

  对于新经济泡沫的破灭,究其原因,我们可以从人们对新经济的流行看法中窥其一斑,寻找出新经济是否与传统经济的商业周期类型有什么本质的不同,这样我们就可以得出比较正确的结论了。

  目前比较流行的看法认为,首先,新经济所使用的主要资源与传统经济不同。新经济所使用的主要资源是信息,物质资源仅作为辅助材料,为信息产品的生产所决定;传统经济则以物质资源为主,以信息资源为辅,信息生产尚未达到产业化程度。其次,新经济的运行规制也与传统经济不同。比如,信息产品销售和使用的可重复性,平均成本递减的无限趋势,垄断与竞争的双向极端强化型市场结构等,都正在或将要改变传统的经济运行规则。最后,新经济的创新频率加快,新的产品不断出现,经济始终处于景气状态,传统经济周期的变化在所难免。也许有一天,信息技术的成熟将会改变传统经济的某些规律,使我们生活在一个新的经济环境之中。

  让我们对上述观点稍加分析。首先看第一个观点,该观点认为,新经济所使用的主要资源是信息,物质资源仅作为辅助部分,为信息产品的生产所决定。如果仅从IT行业中的软件生产的角度来讲,上述观点有一定程度的可信性。软件作为信息产品的典型代表,它的生产主要靠人的脑力劳动来完成,其物质载体仅仅是再也普通不过的硅。但是,我们要问,软件仅仅是最终被人们用来直接消费的最终消费品吗?显然不是。因为人们使用软件的最终目的是扩大人们对物质产品和其他精神产品的消费范围和程度。有了软件,不仅可以借助于与之相配套的计算机硬件来帮助完成其他物质和精神产品的设计、生产、运输等社会经济过程,而且还可以提高人们消费物质和精神产品的程度和范围。例如计算机使传统的运输方式发生了变化,许多产品不再通过传统的运输工具而是通过网络来完成的。即便如此,软件的出现并没有从本质上改变人类生产和消费的内容与方式,只不过是加深了人类利用和改造自然为人类服务的力度和程度而已。进一步讲,软件只是整个IT行业中的一个组成部分,大量的硬件和传输设备的载体仍然无疑足以传统的物质材料为主要依据的。如果把上述两点结合起来考虑的话,整个IT行业只是使传统的产业在某种程度上提高了生产的效率和消费这些产业的产品的速度和深度,因为人类的衣食住行等基本的生产和消费模式仍然没有发生太大的改变。因此,可以认为上述观点仅仅只是指出了在所谓的新经济条件下的表面现象,没有看到生产的目的是为了消费这个本质特征。

  第二种观点宣称,新经济正在和将要改变传统的经济运行规则,平均成本递减具有无限的趋势,垄断与竞争的双向极端强化导致市场结构发生质的变化等。首先看平均成本递减具有无限的趋势;稍微具有经济学知识的人都知道,平均成本递减是有一定限度的,在生产的不同时间和空间上生产的平均成本是不同的。如果说,从时间的角度来讲,平均成本递减具有无限的趋势还有一定程度的合理性,那么,在一定的时间和空间范围内,平均成本不可能无限制地递减下去。从经验的角度也可以得到证实,如果新经济的平均成本确实具有无限递减的趋势,美国的经济繁荣就可以无限地延续下去,厂商就可以无限地生产下去,并不断地扩大规模,以取得更多的利润。事实上,美国经济的衰退从反面证实了上述观点有失偏颇。其次,再来看看垄断与竞争的双向极端强化导致市场结构发生质的变化这一结论。我们知道,垄断与竞争一直是市场经济中相互依存、相互转化和相互作用的两个因素,两者之间存在着不可分割的联系。从资本主义发展的历史来看,首先是自由竞争占主导地位,在此期间英国成为世界资本主义的领头羊;接着是以垄断竞争为主要特征,各主要资本主义国家之间群雄逐鹿的时代特点十分明显;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美国取代了英国,成为世界资本主义的头号霸主,垄断与竞争之间仍然是并存和相互转化的关系。如果说IT产业具有某种程度上的垄断与竞争双向极端强化的特征,我们还可以理解。即便如此,作为这种现象典型代表的微软公司与美国政府之间关于微软公司是否形成垄断的争论,从另一种意义上向我们展示了以微软为代表的竞争性垄断的命运。因此,从总体上来讲,当今资本主义的市场结构没有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从市场结构和产业结构的角度出发,仍然遵循着资本主义商业周期的规律,并受制于该规律的摆布。

  再看第三种观点。新经济的创新频率加快,新的产品的不断出现刺激着新的需求,经济始终处于景气之中,传统的经济周期的形式必然要发生改变。仅仅从产品的创新的角度就可以作出需求也不断地随之产生的结论未免太过于牵强。需求量与正常商品的价格成反比,与正常商品的效用成正比,并随着数量的增加,存在边际效用递减的规律。新产品的出现,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提高对该产品的需求,但当边际效用递减规律发生作用的时候,对该产品的需求反而会下降。另外,需求还有短期和长期之分。一般来说,在短期内需求的量变化不大;长期中需求的内容发生了变化,但并不能保证需求量的必然增加。随着产品创新的加快,需求越来越成为短期意义上的需求,其量的变化并没有多大的实际意义。进一步地从实证的角度来讲,美国的现实雄辩地证明了经济并不能始终处于景气之中。我们只能得出这样的结论,新经济在一定程度和一定的范围内改变了传统商业周期的阶段和发生的规则性,但绝没有改变资本主义商业周期注定要发生的事实。

  二、对新兴市场经济国家的影响

  美国新经济泡沫的破灭,不仅使美国自身的经济陷入了衰退的窘境,而且对世界经济产生了负面的影响,尤其是对于亚洲新兴市场经济国家的打击更是惨重。

  在1997~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时期,当时美国GDP的年增长率超过4%。世界市场如此巨大的购买力,加上通货的全面贬值,使得亚洲通过对美国的大量出口逐渐摆脱了危机的困扰。现在,该地区面临着双重的威胁:不仅由于美国经济的摇晃减少了对这些国家出口的需求,而且尤其严重的是对IT设备需求的急剧下跌。因为电子设备出口已经超过马来西亚、新加坡和菲律宾总出口的一半以上,其中马来西亚超过80%,并且大部分是向美国出口的。

  由于美国公司IT预算的大量削减,亚洲的出口遭到了沉重的打击。韩国出口的增长从2000年的27%下降到目前的6%左右,GDP在2000年的第4季度开始下降,可是此时美国的公司刚开始削减他们的IT预算。如果电子产品出口下降20%,即从2000年的30%下降到10%,马来西亚的GDP将下跌2%,韩国的GDP将下降1.2%。

  出口在亚洲经济增长中扮演十分重要的角色,现在又遇到了新的情况。目前亚洲国家的国内需求疲软,政府拉动需求上涨的空间非常有限。亚洲金融危机的遗产之一是各国的财政赤字膨胀,除了中国之外,平均赤字达到GDP的4%左右。在199

7年之前,这些国家的财政收支大体平衡。这样运用财政手段的空间受到了极大的限制。另外,该地区实施货币政策的有效性又大打折扣,因为该地区的金融体系十分的脆弱,金融危机的创伤还未完全愈合,呆坏账仍然困扰着银行,使得他们难以增加信贷的投放。

  从上述的事实我们至少可以得到以下这些结论:

  1.作为世界经济一体化的结果,美国的经济波动必然对世界经济产生影响,尤其是那些与美国有紧密经济联系的国家,所受到的冲击更大。世界经济一体化带来的绝不仅仅是全世界福利水平的普遍提高,还有它作为双刃剑的副作用的另一面。20世纪七八十年代,美国是通过通货膨胀的输出来把自己的危机转嫁给其他国家,特别是那些与其有密切联系的新兴市场经济国家。到了现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