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商务管理论文 >> 电子商务论文 >> 正文

电子商务能给中国物流带来什么?

时间:2006-11-28栏目:电子商务论文

物流不是一个新鲜词,但它却因电子商务而热起来。2000年,互联网热火朝天,而物流却成了电子商务的掣肘。已经加速的E快车将以更快的速度前行,中国物流能否变成通途?

  IT气质只是开始

  管理学权威杜鲁克讲过,“流通是经济领域里的黑暗大陆”。

  实际上,由于物流的极端模糊性,以至于用财务方法去核算的时候都很难得出精确的费用情况,越来越多的人们已开始拿杜鲁克的这句话来形容物流业。

  “用网”与“造网”

  当我们开始接触在中国有业务的海外快递公司时,最初的印象是对方似乎不清楚我们在说什么,物流与电子商务的距离在电话交谈中显得那么遥远。但几次接触下来,才明白人家所说的电子商务实在是很实在的内容。尽管它没有“概念在嘴边滑过”那样的轻松漂亮,但据说是电子商务瓶颈的物流公司,却已经实实在在地把网络给用起来了。联邦快递中国及中太平洋地区副总裁陈嘉良表示,电子商务是当今的趋势,也是任何商家都不会放弃的领域,如今的联邦快递不仅是快递服务的提供商,同时也已经是电子商务综合解决方案的供应商。

  对于联邦快递,互联网对于他们既意味着开源,也意味着节流。

  就开源来说,联邦快递从1994年开始提供Internet上的自助式服务。在它的海陆空运输系统中,扫描仪、各种软件、电子通讯设备共同构成了一个可实时反映市场行情的信息网络。据陈嘉良介绍,货件从托运开始,信息就通过条码扫描进入了计算机中心,此后每一运输环节都要进行这一操作,所以客户和公司能够同时掌握货件的动向。陈嘉良谈到:“联邦快递超过90%的包裹处理都或多或少与IT有某种关系。”相比于实体的运输网络,这一信息网络在联邦快递的业务急速上升,而客户对时间的需求又日益迫切的情势下,发挥了无可替代的支持作用。结合客户的规模、生产线地点、办公室地点、科技化程度,联邦快递还与客户一起制定出了特定的配送方案。它甚至为10余万家客户安装了电脑终端,向65万家客户提供了专利软件,这显然是让所有客户都备感舒适的服务,即使它收费贵一点,即使人们可以把它理解为是一定程度上的“锁定”。至于节流,据它自己的测算,单是网站的邮包追踪功能每月就可省下十余万美元。更重要的是,通过对信息的收集和分析,它还可以清楚地判断自己的业务趋势,基于事实去作出业务方向上的调整。

  联合包裹更直接地宣称,它们在互联网上获得了大笔收入:由于采用网络技术,“棕色巨人”2000年赢得了价值400亿美元的货物运输业务,其中很多正是一些网络公司的合同,早在1998年圣诞节期间,它就承运了55%的通过网上购物所订购的书、袜和饼干等商品。这一成就让同行羡慕。但要知道,联合包裹在此之前的投入是以数以百亿美元来计的:在过去的10年中,联合包裹在技术方面投入了多达110亿美元来配置主机、Pc、调制解调器、无线通讯系统等,同时它还引入了约4000名技术人员。如果说“联合包裹过去是一家拥有技术的运输公司,现在则已演变成拥有货车的技术型公司。”

  并不令人惊讶,这些行业巨头还大都组织力量开发了自己的专有软件系统,并把这套系统集成到了客户那里。我们可以把这一举措理解为是行业巨头所采用的系统就是行业标准系统,也可以理解为这是由于自身应用信息系统而出现的一种自然而然的积累。总之,现状是它们都在一定程度上把自己包装成了一家解决方案提供商。

  陈嘉良告诉记者,联邦快递已成立了一家电子商务方面的新公司,此外还有一个实施小组,“这个小组的主要业务是帮助客户去建网站,实现网站对接,推广有关技术体系。这个专门小组仅在亚洲就有100多人。”联邦快递的客户服务信息系统有两个,一是自动运送软件,如Power Ship2、FedEx Shipping Assistant和FedEx inter Net Ship,二是客户服务线上作业系统 (COSMOS)。目前联邦快递三分之二多的货物量通过Power Ship2、FedEx Shipping Assistant和FedEx inter Net Ship进行,它们的订单处理、包裹追踪、信息储存和账单寄送等功能听起来很简单,但在这个行业中却属绝对重要。不止是软件,联邦快递还可为大客户提供全套的软硬件解决方案——这样的业务让联邦快递作为快递公司的形象显得有点模糊,但好在它做得还算不错。

  联合包裹的策略大致类似。它于1999年成立了自己的全资子公司——UPS电子物流公司,这家子公司的主要业务不只是面向母公司提供技术支持,反而是母公司在库存管理、订单履行、运输管理、客户服务和退货管理等方面的经验,对它积极地向外拓展业务发挥了重要的支持作用。它与Oracle、普华永道联手推出了点对点供应链解决方案。该方案能从客户在网站下单开始,对电子商务供应链终端进程提供全套的服务管理。

  显然,无论用户安装哪家快递公司的软件系统,在事实上都会形成‘—定的路径依赖,更换新的系统需要时间、学习的意愿,甚至还需要业务的暂时中断。锁定也好,业务伙伴也好,软件的共享毕竟让它们结成了一张利益网,而软件系统正是这些物流公司提供的结盟工具。

  这样,“网络”的概念对于这些全球性快递企业来说,就成了一个有着多张面孔的可控性实体,而不是飘在空中的虚无概念:物理的货物运输网络;扫描仪等信息终端联成的信息网络:面向公众的互联网络;本企业与客户之间事实上的专有网络。

  结网

  反复讨沦它们在信息化方面的努力,在解释力上未免过于单薄。物流企业的IT气质只是我们理解它们的开始,也只是它们有资格参与网络时代竞争场的开始。因此,在这里“结网”也绝不是营造一个非正式的网络,而是指大的物流企业不断扩张的商业进程。这一商业进程,在资本层面上是收购、兼并,在物理层面上是全球化前提下的地方化,在运作方式上则是向企业客户的内部延伸,直至在逻辑上成为企业客户的运输部门甚至是合作伙伴。面向资本市场。在发达国家,竞争加剧使得在生产领域进行成本压缩的空间日趋饱和,要想控制成本,流通领域自然首当其冲。对于客户是削减成本的压力,对于物流公司来说是扩展业务的商机,而对于资本来说,物流就成了新的利润源。这时候资本市场如果不进行大规模投资以创立新企业,也会介入物流公司的资本构成。物流公司此时上市,理应受到追捧。联合包裹1999年秋将其股票第一次公开上市,筹得55亿美元,是为美国集资额最大的公募活动。面向电子商务。事实是在面向企业客户的传统B2B运输业务以外,联邦快递还建立了一家专门开展“送货上门”服务的企业,也可以说成是B2C的服务。

  面向全球化。自八十年代末以来,联合包裹在欧洲已收购了十六家公司。它在1999年11月份宣布,公司将增资发行新股以收购美国和欧洲的物流企业。它甚至还在进行着组织力量上的准备:公司的美国管理人员已从400

人减至了40人。而在联邦快递的未来策略中,据说也将有三个重要的突破口,第一就是业务的全球化,第二是降低费用,第三才是使用互联网络进行商务活动。它在1997、1998年收购了很多企业,自身由此改组为了集团公司。

  面向客户。传统物流公司所提供的那些服务正在被“基本服务”的概念所替代,它们不能再说我只是物流公司,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