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商务管理论文 >> 电子商务论文 >> 正文

建立在讨价还价上的沃尔玛帝国

时间:2006-11-28栏目:电子商务论文

 沃尔玛的实力是如此庞大,它足可以推动一个国家经济的发展。在创造利润的同时,它也带来痛苦。其商品的价格无可匹敌,但员工的工资却不尽然。

  拉斯维加斯,一个星期五的晚上,查斯迪蒂·弗格森带着她昏昏欲睡的4个孩子去沃尔玛买炸热狗。这家新开的店是她最喜欢光顾的商场。对于26岁的弗格森来说,去沃尔玛购物的理由很简单。

    “你无法抗拒这里的价格,我到这里来,就是因为它卖得便宜。”这个周薪为400美元的宾馆出纳说。

  在城区的另一头,另一个母亲对沃尔玛超级购物中心的低价也不陌生。凯丽·格雷有5个孩子,她是家里的主要经济来源。她原来在Raley超市做店员,沃尔玛2002年12月把超市开到了附近,很快她就失业了。总部位于加州的Raley公司,原来在该地区开有18家店,现在都已经关门大吉,公司总共解雇了1400名员工。

  在工作期间,把养老金和家庭健康保险计算在内,格雷每个小时的工资为14.68美元,但沃尔玛的店员每小时能挣到的通常不到9美元。

  沃尔玛是个“双面人”

  沃尔玛最初只是一个小镇上的廉价商品小铺,但历经50年的发展,今天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公司和一支全球性的经济力量。

  在2002财政年度,其销售额达到了2450亿美元,差不多是通用电气的两倍、微软的8倍。其玩具、家具、珠宝、狗食和另外几十种消费产品的销量,在美国名列前茅。同时,它还是美国最大的食品零售商。

  沃尔玛的决策,足可以影响到很多国家的员工工资和工作环境。对于一些发展中国家来说,沃尔玛的生意实在太重要了,以至于他们专门派代表进驻该公司本顿维尔总部,好像沃尔玛就是一个主权国家。

  沃尔玛的繁荣昌盛归结于对一个至高无上的目标的追求:无止境地削减成本。有美国经济学家说,该公司的吝啬不仅降低了自身的成本,而且对抑制全国的通货膨胀都做出了贡献。顾客每去沃尔玛购物一次,都得到了实实在在的实惠。

  但沃尔玛令人惊诧的成功也带来了高昂的代价。

  沃尔玛迫使供应商降低批发价格,在全球范围内采购最便宜的商品,使得美国制造业的工作机会转移到了其他贫穷的国家里。

  沃尔玛的“抠门”也影响到了它120万名美国员工,他们当中没有一个人加入任何一个工会。该公司承认,其全职员工可能无法只靠工资支撑起一个家庭。

  在沃尔玛快速扩张到食杂领域的时候,它就在经济的另一个角落里开始兴风作浪。每当一个超级购物中心开进一个城区,其竞争对手通常就会遭灭顶之灾,因为后者的员工是工会会员,其工资比沃尔玛高。

  沃尔玛计划在2004年进入加州的食杂零售行业,这个消息已经引起了该州超市行业的恐慌。出于害怕沃尔玛降价的能力,该州南部和中部的几个连锁超市要求工会员工降低薪资水平,这导致了工人大罢工,现在已经进入了第七个星期。

  半个世纪以前,美国最大和受人模仿最多的企业是通用汽车公司,而“现在,不管是好是坏,变成了沃尔玛”———加州大学圣巴巴拉分校的历史学教授尼尔森·里希廷斯坦说。

  通用汽车促生了繁华的工厂城,让美国工人成为世界羡慕的对象。一个工会装配线工人,其薪水足够养起一座房子、一辆体面的车,甚至还可以供得起一条小汽艇。

  里希廷斯坦说,通用汽车董事长查尔斯·威尔逊提出“凡是对通用有利的事情,对整个国家都有利”的论断,也不无道理。但沃尔玛的情况就不是那么简单了。

  “两个半脑的意见相左”

  格林·米拉弗罗过去常因为妻子去沃尔玛购物而斥责她。

  作为钢铁工会的会员,这个现年50岁、有4个孩子的父亲很清楚沃尔玛反对工会的立场。但是,当家里信用卡上透支额突破了1万美元的时候,去沃尔玛购物突然之间就变得无法抗拒了。

  “你到哪里去找到一台只卖498美元的电脑?”与妻子迪比在平安大道超级购物中心选购电脑的他问道,“同事们都来这里购物。”

  卡车驾驶员工会和食品暨零售业联合工会受沃尔玛的威胁最大,但它们的调查显示,自己的很多成员就在这家折扣店购物。

  “我们两个半脑的意见相左,但大多数时候,那个想买便宜货的半脑会胜出。”曾任克林顿政府劳工部部长、现任马萨诸塞州布兰戴斯大学教授的罗伯特·莱希说。

  莱希说,很多人都会这样,但顾客对低价的沉溺,加速了美国经济向一个两层的结构发展———中产阶级不断缩小,而低工资的工人阶层则不断增多。

  他还说:“沃尔玛的价格或许能够更低,但对于很多赚钱更少的人来说,这只是一个很小的安慰。”

  另一些人则坚持说,无论顾客得到的是更多还是更少,对整个社会而言都是有好处的。曾任里根政府关键顾问之一、现在圣地亚哥做经济顾问的亚瑟·拉法尔说:“如果实际价格更低,你就能够省钱。价格下跌,等同于提高了所有购物者的工资。”

  米拉弗罗夫妇选购了不少商品之后,又选中了一台电风扇。

  他说:“才10块钱,价格低得不能再低了,这就是我们为什么来这里购物的原因。”

  供货厂商处境很难

  这个风扇由雷克伍德公司制造,它远在1700英里之外的芝加哥。10年前,同样一台风扇的价格是20美元。对于沃尔玛来说,这个价格还不够低。于是,雷克伍德的老板卡尔·克劳斯就不停地削减生产成本。他的祖父创建了这家工厂,当时每台成品需要22个人参与,而现在他采用了自动化生产技术,只需要7个人。他还迫使供应商降低了零部件的价格。

  2000年,他走了最厉害的一着棋———在中国深圳设厂,员工每小时的工资才25美分,而在芝加哥要13美元。现在,该公司40%的产品在中国生产,包括大部分取暖器和台式风扇。米拉弗罗买的风扇是在芝加哥组装的,但其电子零部件都是进口的。

  谈到去海外设厂,克劳斯说:“我的父亲死都不同意。虽然我也同样尊重美国工人,但为了生存不得不这样做。”

  在这个顾客对价格非常敏感的时代,生存就意味着不断削减成本。克劳斯说,包括HomeDepot和塔吉特在内的其他零售商,对制造商的杀价都非常厉害,但沃尔玛最狠。

  每年,他的销售代表都要去沃尔玛的总部两次,调整产品的价格。众多竞争对手紧挨着坐在那,等候被引入60个用玻璃隔开的被称为“厂商之路”的工作间入座。

  然后,讨价还价就开始了。克劳斯说:“你报出价格,如果沃尔玛不接受,他们就报出他们自己的价格。”

  供应商处于不利的处境,因为沃尔玛的采购人员总是可以到等候室找到报价更低的人。“你的价格也就一路狂跌,低到你无法想象。”

  除了

把工厂移到海外之后,克劳斯再也找不到其他任何办法可以把成本降得更低。他说:“如果用完全合法的方法,你就办不成。”但他可能还是得找到法子。

  在一家店里,17岁的莎拉·萨克森取下一台雷克伍德加热器看了看,又放回了货架上,转而选择了售价为34.88美元的另一个品牌,并说它看起来比雷克伍德的要好。“

[1] [2] [3] [4]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