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商务管理论文 >> 电子商务论文 >> 正文

甲骨文公司收购仁科公司 一场硅谷闹剧

时间:2006-11-28栏目:电子商务论文

今年11月20日,仁科公司宣布61%的股票将参与竞标,甲骨文收购仁科案终于峰回路转,扫除了最大一个障碍,甲骨文长出了一口气,心想收购可以继续进行了。随后,埃利森兴 致勃勃地称,“收购即将进入最后的收关阶段”。11月24日,特拉华州大法院将就是否宣布仁科“毒丸计划”无效一案进行审理,业内分析甲骨文获胜是十拿九稳的事。这样,下一步,甲骨文可能会谋求在仁科明年春天召开的年度股东大会上对仁科董事会进行抢班夺权。

  这起收购案,已进行了17个月之久,创硅谷收购之先河,这一事件也成为硅谷的一幕闹剧。这场旷日持久的收购战,已使甲骨文和仁科疲惫不堪,不能自拔,可以预料,甲骨文完成最后的收购,得到了仁科也只是一个烫手的山芋,一块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至此,人们对收购案本身的兴趣开始下降,而收购背后发生的事故却是耐人寻味,发人深省。

  私人恩怨纠缠不休

  说起这起收购案,人们议论最多的,恐怕是对两位性格鲜明的CEO的私人恩怨的品头论足。2003年6月2日,仁科以17亿美元收购了竞争对手J.D.Edwards公司,晋升商用软件业老二,直逼老大甲骨文公司。同年6月6日,甲骨文“以其人之道还制其人之身”,宣布准备以51亿美元收购仁科,仁科收购案拉开了序幕。

  业内分析,这出连环收购案的背后隐藏着业界争霸的较量和私人恩怨。从仁科干脆利落地收购

  J.D.Edwards,到甲骨文声势浩大地宣布收购仁科,两宗收购案如出一辙,出发点都是吞并对手,赢得市场份额,从而称霸一方。双方展开收购和反收购的背后,隐藏的却是剪不断理还乱的个人恩怨。甲骨文的CEO拉里?埃利森与仁科的前CEO克雷格?康威一直以来关系紧张,矛盾不断。今年59岁的埃利森是甲骨文的创始人,而49岁的康威曾经在甲骨文工作过8个春秋,在1993年甲骨文发生权力变更后便离开了甲骨文。此后,两人一直在公开场合表明敌对立场。这一次是埃利森主动挑起事端,他开始提出以51亿美元收购仁科,后来不断加价,提高到77亿美元,最后定格为88亿美元。埃利森多次扬言,如果收购成功,甲骨文不会将仁科作为独立品牌来运作,也不会立刻向新客户销售仁科的产品。这令仁科极为不满,认为甲骨文是在恶意报复。

  业内指出,甲骨文对仁科的敌意收购完全是出于埃利森的个人意愿,他希望能够将康威和他的仁科排斥在竞争之外。企业应用软件咨询专家约书亚?格林贝姆说:“埃利森是一个非常难缠的竞争对手,我认为他的收购计划没有其他目的,完全是充满敌意的。因为他不想失去在企业应用软件市场上的份额和影响。”埃利森在行业内一直以牢牢抓住公司所有的权力而著称。但格林贝姆说,这次康威“肯定会与埃利森拼命到底的”。期间,两人动辄口水相攻,冷潮热讽,大谈“狗”道。康威形容艾里逊是一个“反社会”的伪君子。而埃里森则称康威为一个“易受伤害的小狗”,如果康威和一只狗站在我身边,“我只有一颗子弹,请相信,我会把这颗子弹留给康威。”

  在这种掺杂个人恩怨的较量中,埃利森还是技高一筹,手段更为老道。今年10月,康威引咎辞职,埃利森在一对一的较量中拿得一分,也扫清了收购路上一块绊脚石。

  昙花一现的“白衣骑士”

  谈起这起收购战,不能不提IBM,这个一度被业内看成是仁科救星的“白衣骑士”。收购案期间,蓝色巨人IBM一度扮演白衣骑士,试图拯救“大兵”仁科。

  今年9月,仁科在年度客户大会上宣布同IBM结盟并签署了价值10亿美元的合同,今后IBM的中间件和仁科的应用软件将捆绑销售。消息传出,许多分析人士就此认为,IBM将成为“白衣骑士”,拉仁科一把,毕竟甲骨文是IBM在数据库软件领域最大的竞争对手,放任甲骨文收购仁科将对IBM非常不利。

  IBM同仁科签单,人们自然会认为IBM准备站在仁科一边,帮助后者抗击甲骨文的恶意收购。然而不幸的是,人们的这种看法可能并不是IBM的初衷。IBM认为,一旦仁科并甲骨文吞并,前者产品必然会逐渐退出市场,形成甲骨文产品一枝独秀的局面。此外,微软有可能并购德国的SAP,这就迫使IBM不得不考虑给自己找一家能在今后开展合作的独立应用软件开发商。从内心讲,IBM不愿意看到主要竞争对手甲骨文的实力进一步增强。

  但是,权衡利弊得失,IBM最终还是决定不介入收购战。理由很简单是:首先,IBM可以支持西贝、仁科以及SAP等多家公司的应用软件,选择余地大。其次,IBM与仁科的合作并不具有排它性,早在仁科之前,IBM曾经与SAP及J.D. Edwards 等公司签署过类似的协议。一旦IBM收购仁科,它将面临着失去SAP支持的危险。最后,由于前途未卜,仁科产品的销量不断下滑,公司股价也受到了很大的负面影响,而法院做出有利于甲骨文的裁决更是让仁科雪上加霜。由此看来,IBM同仁科结盟并不能说明IBM有意收购,相反IBM更愿意看到仁科继续保持独立。  

  不可否认,IBM与仁科结盟在一段时间内给仁科的老用户们带来了心理上的安慰,稳定了仁科的军心。但是,最终,在该出手时IBM并没有出手,拯救“大兵”仁科的一幕也终究没有上演,IBM只是昙花一现的“白衣骑士”,成为收购案中的一段插曲,它随着时间的推移已渐渐淡出人们的记忆。

  反垄断,弱者的呻吟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仁科并不成功的反垄断策略。在这场反收购战中,仁科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拿起了弱者惯用的武器:反垄断。原本,仁科想籍此赢得社会的同情,通过法律的手段留住自己“独立”的最后一丝机会。仁科使出浑身解数,以法律的手段抵抗甲骨文的收购,为此付出了不菲的价格,据粗略统计花费至少在7000万美元以上。

  但是,仁科试图翻牌的打算被残酷的现实一一粉碎。先是美国司法部以反托拉斯为理由试图阻止甲骨文对仁科的收购,但被法院“Pass”,最终以失败而告终。随后,也就是11月初,欧盟裁决甲骨文收购仁科合法,不存在违规行为,甲骨文扫清了另一道法律障碍。至于仁科炮制的“毒药丸”计划和客户保障计划,也是有惊无险,无关大局。仁科处处设障,步步为营,而甲骨文步步紧逼,总能逢凶化吉,遇难成祥。为什么受伤的总是弱者,这究竟是什么原因呢?

  拨云见日,答案不言自明。透视硅谷过去发生的、现在发生的和未来将要发生的收购风潮,“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是不二的法则,也是唯一的游戏规则。那些硅谷的大狗们,只信奉达尔文适者生存的法则,反垄断只是弱者的呻吟,是无力的反抗,在关键性的较量中天平是不会向弱者倾斜的。想一想那场“跨世界的反垄断审判”,面对各国的起诉,最后微软也不是毫发未伤,依然活得很潇洒吗?毕竟,微软就是微软,而甲骨方也是甲骨文,他们都是硅谷“教父”级的大鳄,代表着美国新经济的实力和地位。因此,仁科遭遇的法律尴尬和被蚕食的命运只是硅谷无数轻量级千选手面临现实的真实写照。

  仁科收购案,现在已告一段落,高潮已渐渐远去。我们有理由相信,似类的闹剧,

在不久的将来,在硅谷,仍将上演。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