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商务管理论文 >> 电子商务论文 >> 正文

网络经济的超边际分析--网络经济对经济学的挑战

时间:2006-11-28栏目:电子商务论文

网络经济的超边际分析--网络经济对经济学的挑战(根据杨小凯教授2000年11月16日讲座整理)


今天讲座的题目是网络经济对经济学的挑战。现在对网络经济兴起以后经济学应该怎样的回应主要有两个不同的可能性:一个是大家都知道的Varian,他现在应该是在加州大学商学院还是信息系,反正是当dean的。他有一个网站,他和Shapiro 他们几个人也是在搞网络经济学和电子商务经济学,他们的观点是认为经济学没有变,网络经济虽然兴起了,但经济学没有变,所以原来经济学的分析工具完全可以用来分析网络经济学。他们也出了一些书写一些东西,他们的分析方法基本上是原来主流经济学的边际分析,他们特别强调信息问题、不确定性、对策论等。他们的基本立场是经济学不需要做什么大的改动,只是说把原来的一些分析方法,主要是边际分析方法用到这个网络经济的分析,甚至可以把原来的一些模型作一些新的解释,原来说是卖一般产品,现在说是卖信息产品,同样的有信息不对称问题啦,有这个道德风险啦,有逆向选择啦,有这些问题。 


但是,我的看法跟这个不一样。我们也搞了一个网站,我们的看法是,网络经济学的兴起对经济学形成了一个很严重的挑战。当然我们也同意他说的观点,即经济学的分析方法应该是一致的,能分析没有网络经济时的经济现象也一定能分析网络经济。但是我们觉得经济学原来的边际分析方法对于分析没有网络经济时的经济现象本来就有问题,本来就不够,网络经济起来以后就更加突显了这个问题。网络经济的兴起使传统经济学,特别是边际分析方法的局限性更加明显。所以今天的题目也说网络经济对这个经济学的一个挑战。如果从这个观点来看,要应战不是说用传统的边际分析方法就能应战的,而是说经济学本身要改革,要升级,才能够分析现在的所谓的新经济。这里有两点要说明的,一个是新经济有时候并不像现在国内炒的那么新,也就是说它跟旧经济有连续性,有些东西你本来理解旧经济没理解透,然后这个新经济起来了,你总要赶赶时髦,想要制造一个卖点,把有些不那么新的东西故意说的很新,这是一种偏向。从这个角度来说,Varian他讲的那个也有一定道理,他是强调新经济没有一般人说的那么新。另一方面呢就是从我们这个角度来说,不管新经济旧经济,它的边际分析方法都不够用,所以在你强调新经济和旧经济的共同点的时候我们也要强调一点,就是网络经济的兴起使传统经济学的这个局限性更加清楚,因此在这点上说新经济有一些不同的地方。 


今天呢,我主要是想来讨论这个问题,就是为什么边际分析处理网络经济不够。边际分析在经济学和数学上来说就是一种分析所谓内点解的一种分析方法,就是最优。现在一般搞经济学和搞数学的人,或者一般搞工程的人都同意我们要用数学优化问题来描述自利决策,就是用一个数学规划问题把一个目标函数在服从一定的约束时最大化,用这种问题的解来代表自利行为。有个目标函数,有个约束优化过程,就是有一个自利决策的过程。 


但是优化有很多很多种方法,基本上可以分两大类。一类叫做古典数学规划,另一类是非古典数学规划。古典数学规划的基本假定就是假定最优决策是一个内点解。内点解,如果要用非数学的语言来说呢,基本上就是中国孔子说的中庸之道,也就是它基本上都是决策中间都有两难的冲突,有好处有坏处。我们说机会成本就是说你要做任何事都要付出代价,不可能有免费的午餐,你要吃午餐就一定要付钱。午餐吃到了就是这个好处,要付费也就是你要放弃一些东西,这就是坏处,这种好坏处之间就有两难的冲突,你要折衷选择一个最优解,比如说午餐吃的太多得不偿失,成本超过你的好处,午餐完全不吃肚子饿,增加的成本比增加的效用要少,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就要吃。完全不吃是不对的,吃很多也是不对的,这个中庸之道就是找最优的,这一顿饭吃多少花多少钱,这个东西使效用在服从预算约束下最大化,这是中庸之道。那中庸之道就是说最优决策既不是把你的钱全部花在吃这个午餐上,也不是一分钱不花在这个午餐上,它既不是零也不是所有的钱都花在这里,所以它是叫做内点解。内点解就是一个中间的解,既不是它的最大值,也不是它的最小值,是它中间通过这个最优折衷两难冲突找出来的解。所以古典数学规划的特点就是叫做内点解。内点解的一阶条件就叫做边际条件。你们学过经济学的都知道边际效用等于边际成本等于边际收益,这都是内点解的一阶条件。 


另一种数学规划叫做非古典数学规划。它是说最优解不一定是内点解,允许所谓角点解。什么叫角点解呢?角点解就是说允许最优决策值是零。比如说有一千种食品,有馒头啦、包子啦、小米粥啦,这个那个,一千种东西。你只要吃其中的三种、四种、五种甚至十种,其余的九百九十种你都不吃,也就是那个消费量是零,这个就是角点解。古典数学规划是不允许角点解的,等于说你所有可吃的东西每一样都要吃一点点,这个是很不现实的。而非古典数学规划就比较像我们真正的现实决策,它只是吃其中的一部分,有一些就是零,零就是有角点解。所以这是角点解的问题。角点解是在生活中经常碰到的,我刚才说的这个吃饭的例子,哪些东西吃,哪些东西不吃,就是说你在一千种东西要选十种,有多少种可能的选择呢?有几亿种可能的选择,就是一千种东西里面只选十种,但是哪十种就有不同的选择,这个选择有上亿,比如说,一千种里面只吃三种,那就更多,是一个天文数字,这个决策是很难做的。但是你会说,我就是昨天吃什么,今天吃什么,其实蛮容易做这个决策。那我们再举个例子,同学们上大学的时候要选专业,这个选专业就是一个角点解,比方说你选经济学专业你就上微观、宏观、计量课,那最优值,所谓花在这三个课程上的最优值就是正值;你不去化学课,不去物理课,那它们那里几十种课程都是零值。所以这个选专业就是选一个角点,也是一个很难选的。你想想你报考大学的时候可能花了很多脑筋到底要选什么专业。这个选专业很重要,你比如说是文科理科,文科好还是理科好,商学院好还是经济学院好,这个决策做的对还是不对对你将来的命运影响是很大的。你与你高中同学比一比,由于现在进大学后选了不同专业,十年后命运是很不一样的。所以这个选专业是个很难很难的问题,比边际决策要难的多。边际决策就是你选了专业以后,在选的专业之中哪些课你已经决定上了,决定已经要上的课,我有限的时间在这些课之间怎么分配,这就是一个边际决策,这个相对来说比较容易。也就是说,边际决策就是已经选定专业以后把有限的时间在要上的课之间怎分配,而超边际决策,或者是有角点解的决策,就是选专业。所以中国人""女怕嫁错郎,男怕入错行",这个就是超边际决策的错和对,它是一个比较困难的选择。


这个跟我们网络有什么关系呢?超边际决策是yes/no决策,就是说你对哪个专业说"是",你就是要去选那个专业,对哪个专业说"不",你就不上它的课。这个女孩子对这个男孩子说"Yes",对那个男孩子就一定要说"No",是吧?这个说yes/no决策就是超边际决策。这个网络就是一个超边际决策,你跟谁连还是不连,就是Yes/No的决策。这个是超边际的,它不是边际性的决策,边际决策是how much,就

是说你花多少资源在这个活动中,这是边际决策。而连还是不连,我跟他有关系还是没有关系,女孩子对这个男孩子说Yes对那个男孩子说No,这个就是超边际决策。网络决策肯定是个超边际决策,对不对?因为它是一个连和不连的决策,是一个说Yes or No的决策,不是一个说所有的东西我都连,只是说有限的时间在不同的东西上花多少时间。网络的特点就是几乎世界上的人跟世界上其他任何人都可以连,那么为什么我们要搜索引擎,就是因为可以说yes的东西太多了,不可能对每个说yes,因此只能对其中很少一部分说yes,所以它就是一个超边际决策。


这种超边际决策的特点就是最优值在不同的网络模式之间是非连续的,它是从零到一个正值之间的这样一个非连续的跳跃,边际决

[1] [2] [3] [4]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