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商务管理论文 >> 会计论文 >> 正文

向前走,向后看——2003中国会计结账

时间:2007-4-2栏目:会计论文

请欣赏:《向前走,向后看——2003中国会计结账》

    说起2003年的不凡,大抵少不了两件大事:一件是《企业会计准则》实施十周年,另一件则是“非典”疫情的笼罩。两相比较,“非典”,以及由此派生出的非典型思维尤其令人难以忘怀。 

十年磨一剑 
  在我国的会计发展史上,1993年7月1日开始实施的《企业会计准则》无疑是一个重要的里程碑。就在这一天,计划经济体制下的会计模式悄然终结,代之以中国特色市场经济体制下的新会计模式;就在这一天,传统会计制度中“资金来源=资金占用”的会计平衡公式正式退席,国际通行的会计方程式与标准会计报表体系闪亮登场;就在这一天,“所有制会计”与“部门会计”变成了老照片,中国会计人的唇上,飘过了世人都能听得懂的商业语言…… 
  这的确是一场怎样评论都不算过分的会计革命,一场温柔的革命。没有1993年“结束旧帐,建立新账”的大手笔,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出《企业会计准则——关联方关系及其交易的披露》等18项具体会计准则的鱼贯而出,更想象不出《企业会计制度》特有的平台功效,至于会计核算质量和水平的提升以及与国际会计惯例的协调,可能永远只是一个激动而非行动的名词。 
  十年磨一剑,千里不留行。2003年是能够为会计改革作一“小结”的时点,不妨叫做“累计利得”吧:在立足我国国情、立足我国当前会计环境的条件下,积极主动地参与国际协调,除非相关的国际惯例与我国的法律法规存在冲突或明显不符我国实际——这就是我们对会计国际化的态度。后安然时代的会计准则——原则导向还是规则导向?采纳原则导向,不给定具体的政策界限,当存在利益分歧时,达成一致几乎是不可能的,最终只能诉求道德操守,而规则导向的会计准则,为聪明的经济人设法获取自我利益,设置了进行“对策”的接口。也许会计准则制订目标的责任前移——反映交易的经济实质——既不是规则导向也不是原则导向的目标导向,通过挤压手段逼迫财务报告提供者和使用者的利益趋向一致,算得上是别有洞天的思路。公司治理结构与会计信息质量的关系一再引起研究者的极大关注,上市公司国有股“一股独大”,流通股比率过低,董事会被内部人控制,监事会失效,激励机制与约束机制空洞化,使得会计信息蜕变为“真实地反映虚假的经济业务”,于是,基于公司治理结构的会计新视角产生。会计诚信,包括了注册会计师的独立性,尽管有关部门将会计职业道德归纳为“八项原则”,出台了诚信建设指导意见,但仅靠道德教化是不够的,道德保障需从人性伦理进入到经济学阐释和创新的制度安排层面…… 
  当研究者乐于将中国会计准则与IFRS(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的信息含量进行比较时,不免腾出手来,将2003年的会计人与十年前的会计人的专业胜任能力含量比较比较,你或许会有恍若隔世的感觉。 

非典型思维 
  非典的肆虐在强有力地改变着人们社会生活的同时,也强有力地改变着会计。许多过去被忽略了的东西,人们开始意识到了它们的存在,比如镇定、坚强,学界、业界的团结与关爱;一些过去司空见惯的东西,愈发显得苍白与无力,比如争待遇、争职称;一直认为现存会计体系大一统的典型思维,也许将要引入“非典型会计”的新思路,比如对突发灾难列报的研究、边缘会计的整合。 
  穿过长长的时间隧道,我们发现:人类历史上比较骇人的几次瘟疫,影响了社会结构,却间接的促进了文明(包括会计)的进步。人类与14世纪黑死病的斗争不仅使会计人平添战胜“非典”疫魔的勇气与力量,我们还惊奇地发现:在黑死病肆虐的佛罗伦萨和威尼斯,影响深远的复式簿记出场了。“在中世纪,人们有证明事物的习惯;文艺复兴则发明了观察事物的习惯”(贝尔特兰 .鲁塞尔《天主教和耶稣教的怀疑论者》),伟大的帕乔利把观察事物的习惯融入《数学大全》,将左右对照的威尼斯式簿记确立下来并加以升华。自此,历时500多年的会计史长河中,复式簿记消失了瘟疫之痛的记忆,闪烁出对称与厚重的美学光泽。 
  是的,瘟疫没有能阻断商业文明以及会计革命,从来没有。正是由于非典的出现,会计人与会计学又有了一次重新审视自身的机会。 
  我们的敌人不仅是冠状病毒,还包括恐惧本身。太阳总会升起,生活依旧继续。既然现代意义上的会计都是瘟疫后的产物,我们还有什么可沮丧的呢? 
  战胜非典,靠得是万众一心,众志成城。会计界作为命运共同体,同样离不开并肩携手,和衷共济,我们的命运从来没有像非典时期那样密切相关。正如海明威所说,没有人是孤岛,每个人都是大陆的一片!他人的安全,才是自己的安全。就让我们今后摒弃掉文人相轻、同行相斥的陋俗吧,祝福他人,欣赏对方。爱别人,就是爱自己——这是非典的传染方式带给我们的启示。 
  以历史成本和应计制为代表的传统会计已被我们驾轻就熟地运用,一切都是确定了的。但突发性灾难带来的却是巨大的不确定性,单一的表外披露相关损失信息够用吗?是否还要继续沿用中世纪以来的反应性的会计观呢?既定的或有事项准则能满足用户对非常财务信息的需求吗?传统会计进入了休眠期,等待会计人将其重新唤醒。 
  一个学科是否真正的繁荣,最终的检验标准是其自身的造血功能,会计亦然。“人文血液”的注入正是激活会计造血功能的标志,这种注入容易发生在非常时期。一旦会计与哲学、逻辑学、美学、心理学等人文科学有效地搭接起来,得以扩展其典型内容,会计才能告别炼金术阶段。 
  会计师事务所的执业对于非典更具敏感性,疫情高峰期的执业活动受限,业务量下滑,少数机构出现暂时的财务困难,后续教育培训工作受到影响,资格考试组织工作受到冲击,考试时间推迟。但这未尝不是生长的成本,只是在分摊了学费之后,也该盘点一下应对危机的精神收益。 
  说真话——难!即使是非典时期,说真话也不容易。然而,不管多难,你认了吧,做会计的,不能老让人戳脊梁骨。 

来源:“财务与会计”杂志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