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商务管理论文 >> 会计论文 >> 正文

数豆者新说-CFO直面的关键问题

时间:2007-4-2栏目:会计论文

请欣赏:《数豆者新说-CFO直面的关键问题》

    CFO的角色定位曾经是如此的简单:一个戴着绿颜色眼罩的迪尔伯特式会计师,日常工作也就是数数豆子(清算公司的账务),和决定是否有足够的资源去开展一场并购或是设立一个耗费巨大的工厂。之后到了上世纪的90年代,只需要懂得轧平账目的这一职业却开始成为通向权力的“大道”。他们其中的一些荣耀缠身,而也不乏惹火上身之流。伴随安然,世界通讯,泰科和环球电讯的轰然倒塌,人们也渐渐明白,CFO已越来越难以摆正自身的职业定位。作为财务真实资料的主管者,他们通常比CEO更为了解公司的内部运作, 他们已经成为CEO的左膀右臂。

    除此之外, CFO还不得不担纲比以前多的多的关键性角色。他们不仅需要拥有综合的管理经验和财务专业技能,还得有能力去代表公司在资本市场上驰骋,为CEO扮演着一个重要的传声筒的角色。对了,还要确保公司能在当今苛刻的会计监管法规之下不越雷池一步。

    如今,保持与CFO之间的坦诚沟通显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重要。这也是医疗制造商百特国际(Baxter International)的CEO Harry Jansen Kraemer向外界说出这番话的原因,他说如果接连两天未与CFO Brian Anderson会面,那一定是”出什么问题了。”
 
    以下就是他和其他CEO认为应该在与CFO的会谈中询问的问题。

“我签了字会不会坐牢?”

    在今天的”举国声讨”的环境里, CEO实际上不得不把公司的命运押注在CFO的判断力上,因为一个以往习以为常的财务报表的失误就可以将一名CEO的职业生涯毁于一旦。作为软件制造商Transora CEO 兼Sara Lee公司前CFO的Judy Sprieser认为问题出在”许多人相信会计是件黑白分明的事情。其实不然。会计事实上是一系列的职业判断,在很多方面它是非常模糊的。”

    《全球财务执行官》杂志主席Colleen Sayther回忆到,”当我在美国电话电报公司(AT&T)工作的时候,我常常将我们的会计政策与世界通讯,奎斯特以及环球电讯公司相比较。”因为这四家公司当时的情况类似,都在修建光缆并向外出售网络能力。但是公司之间的会计处理却不尽相同,其中环球电讯公司在前期就将未来两年的收入提前确认,而AT&T则是将收入在两年时间里逐步对收入进行确认。”显然,他们的做法太过激进,如今其后果已经暴露出来了。” Sayther说到。

    如今诸多的CFO也反映说现在用在与董事会和审计委员会开会的时间正在不断增加。在百特国际期间, Anderson甚至给审计委员会作过一次财务知识测试,并在随后举办了有关递延税款,收入确认和新披露规定的专家讲座,以求确保委员会成员能够解读财务数据。

“也许会计处理本身正确,但公众会这么认为吗?”

    即使是遵照一般公认会计准则,也有多种确认费用和收入的方法可供选择。”账面上你也许会百分百的准确,但在判断上却无法做到滴水不漏。 Sprieser说到。与此同时,公众舆论似乎比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更加急于得出快速的结论和作出仓猝的定论。

    连续使用”混合租赁”的会计操作是安然公司使用较多的一种利用表外合伙关系进行融资的手段。 脆奶油多纳圈公司(Krispy Kreme Doughnuts )CFO Randy Casstevens称该公司也有使用这种方式为工厂融资。 尽管Krispy Kreme已经在报送SEC的备案文件中作了披露,但在安然问题曝光之后,新闻媒体对Krispy Kreme的怀疑也铺天盖地而来,充斥了各大报纸的头条。 为了防止公众关系危机的愈演愈烈, Casstevens不得不对交易作了公开并将工厂重新列示在资产负债表上。

 “公司的现金流充裕与否?”

    当Jay Marshall还在商学院求学的时候,他的财务教授就常常告诉他们财务上有三件事情是最应该予以关注的,第一是现金流,第二是现金流,最后还是现金流。”当时,如此基础性的东西看上去并无多大现实意义,” 现任AlixPartners (一家企业重组公司)总裁的Marshall回忆说。但从那以后,我已经亲眼见到太多的公司因现金流短缺而陷入困境,我现在明白了他当时这番教诲中包含的大智慧了。

    当Marshall评价一家问题公司的时候,它的小组会按照惯例对收支情况进行检查,如现金是如何产生和花费的。然而他感到奇怪的是,许多状况良好的公司竟然也未遵循那些最基本的原则。

    但是更多的公司不得不开始接受这些基本准则。在90年代经济繁荣的时候,各财务机构热衷于以惊人增长的盈利来拓展公司的信贷底线。这些盈利如今已经滑落到谷底,而债务问题也由于银根紧缩而日益凸显出来。在这种环境下,举步维艰的银行和其他放款者也不愿象以前一样的慷慨放贷,结果使得变现能力/流动性(liquidity)这一公司的生命“氧气”趋于枯竭。

    安然不过是那些盈利丰厚但现金流短缺以至不能履行到期的债务合约的公司中的一家(但其债权人不是这样)。许多90年代的新兴公司依靠发行可转换债券为其公司的发展筹措资金。但是如果股价低于一定的水平,债务问题就会凸现出来, 而股票也由于价格过低无法完成下一步的借贷。这就是CEO应该调查公司债务契约的原因。是否有合约被推延的先例?是否有任何合约被撕毁导致款项提前支付的风险?

    必须心知肚明的是,”公司储备状况的水平”。福特公司令人称羡的缓冲现金储备在其面临”探索者”系列多用途越野车的诉讼的时候迅速的枯竭了。菲力普莫里斯公司由于要支付高达120亿元的联合赔款而面临着破产的威胁。” Sayther认为CFO应该先看看储备状况,以确定现金流是否能在突发事件出现时

使企业幸免于难。

“公司采取了哪些措施来改善现金流?”

    根据《国际财务执行官》最近的一份调查,255名上市公司和私企的CFO中有80%的受访者将成本削减作为优先考虑的措施,有66%的CFO选择了收入增长,另有45%的受访者提到了资本结构调整和再次融资—所有这些都是导致现金流变化的因素。

    有些公司通过削减开支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