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商务管理论文 >> 企业管理论文 >> 正文

2004年中国经济热点展望

时间:2007-4-2栏目:企业管理论文

[摘要] 2004年,中国经济在保持快速增长势头的同时,结构性矛盾将日益突出。新一轮经济增长引发的能源紧张和资源配置结构失衡的现象在明年将会进一步凸显,因此,在确保宏观政策稳定性和连续性的同时,政府必将拿出相当大的精力来缓和或消解结构性矛盾,因此2004年经济工作的重点是质量而不是数量,经济发展的协调性将是重中之重。城市化、工业化和全球化仍是推动经济高速增长的持续力量。2004年总体投资仍将保持较高增速,但是增幅会比2003年有所回落。

2004年,中国经济在保持快速增长势头的同时,结构性矛盾将日益突出。新一轮经济增长引发的能源紧张和资源配置结构失衡的现象在明年将会进一步凸显,因此,在确保宏观政策稳定性和连续性的同时,政府必将拿出相当大的精力来缓和或消解结构性矛盾,因此2004年经济工作的重点是质量而不是数量,经济发展的协调性将是重中之重。

2004年,城市化、工业化和全球化仍是推动经济高速增长的持续力量。考虑到2003年投资和出口增速很高的基数效应,以及政府可能采取的一系列控制投资、预防通胀的措施,2004年GDP增长率将略低于2003年,估计为8.3%左右,按照安邦经济增长趋势指标的定义,应该依然属于"强劲增长"。2004年GDP绝对值将超过12万亿元人民币。

2004年总体投资仍将保持较高增速,但是增幅会比2003年有所回落。以2003年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实际增长22%为基准,2004年实际增长率可保持在18%--20%,绝对值超过63000亿元人民币。

能源瓶颈如何突破

2003年入冬以来全国大部分地区出现了"电荒"、"煤荒"和"油荒",反映了能源瓶颈对经济增长的制约作用已经开始显现,这也是资源配置失衡的第一个信号。由于重工业化主要集中在资源贫乏的东部地区。中国的工业结构进一步向缺乏资源的东部地区倾斜,意味着中国对国际资源的依赖将日益加深。

就短期而言,这种资源配置失衡所引发的第一轮紧张发生在能源领域。到2004年底,近两年上马的重工业企业基本进入投产阶段,届时为了保证一定的产能利用率,企业之间将展开对原材料的争夺,导致原材料供应紧张。同时重工业的另一个特征是高污染,在市场需求的刺激下,上马了很多"短平快"的工业项目,净化、排污、处理设施的建设滞后,这将使原本"人----资源----环境"关系就十分紧张的东部地区形势进一步恶化。

因此,我们判断,2004年下半年开始,表面上的能源瓶颈问题,将会综合发酵,逐渐演变成为"人----资源----环境"的全面紧张关系,而中国这种紧张关系将日益成为制约东部地区经济发展的瓶颈。

这种资源配置失衡的影响是极为深远的。从国内来说,由于东部的重工业化进程,将进一步增加对中西部地区资源的索取,未来中西部发展的一个重点将是保障东部地区的各种资源的供应,这将进一步扩大地区经济发展差距。如果处理得不好,将令区域之间、中央和地方之间的矛盾激化。

另一方面,由于重工业化主要集中于东部,增加了对国际资源和国际市场的依赖,这促使中国加入对全球资源的争夺,将对其一贯坚持的"韬光养晦"战略带来冲击。

至于从2003年末开始的能源紧张状况,我们判断未来问题虽然严重,但不至于造成严重经济后果。原因在于:油、煤两项资源的供应中,2004年的石油供应无论国内外的资源保障,价格虽然可能波动,但基本没有大问题;而国内煤炭供应的问题是体制性的,非资源性的,现阶段的症结性问题在于运输环节和对中小煤矿的限制,如果综合运输成本能够降下来,小煤矿的管理和规范措施到位并恢复开采,则制约煤炭供应的因素将会逐渐消失。

从长远来看,中国的不少生产资料的生产和开发行业,还依然处于初级阶段的"血汗工业"阶段,完全不发生工业事故几乎是不可能的,因此现阶段市场规范的重点应该集中于事故的合理保障方面,确保伤亡者和受灾者的合理利益,而不是力图根治事故的发生。

资金成本可能上扬

在2004年的宏观调控政策中,货币政策将是最大的变数。在维持汇率稳定的大前提下,央行的利率政策只能在控制通货膨胀和防止经济过热之间作出权衡。随着通胀压力日益释放,央行上调利率或通过公开市场操作等措施使资金成本上升的可能性大大增加。

从2003年下半年以来,通货膨胀的苗头开始出现。目前中国一年期的居民储蓄年利率为1.98%,除去20%的利息税,储蓄年利率为1.584%。考虑到通胀因素,2003年底的实际贷款利率只有2.4%,一年期名义存款利率已经为负值。

尽管2003年8月央行将存款准备金利率从6%上调到7%,并且近几个月信贷增幅在逐步放缓,表明紧缩信贷的政策已经开始见效,相应减轻了通货膨胀的压力。

但是,我国现在已经进入了新一轮的经济景气周期,2003年投资需求引发的原材料价格上涨,供求格局变化引起了农产品价格上涨,以及2003年货币供应量的快速增长,这些价格变动的滞后效应将在2004年得到集中释放。此外,目前居民和企业已经形成了通货膨胀的预期,这将推动消费物价水平的上涨。如果通货膨胀超过2%,将会使实际利率为负的情况持续存在,进一步刺激投资,这与控制投资的宏观政策将出现冲突。

同时,在人民币升值预期下,大量的国际资本涌向中国,加大了人民币升值的压力。当前决策层对于保卫人民币币值的态度是坚定的,要缓解升值压力的任务也非常艰巨,维持低利率是对抗游资的有效手段。

但是,美国的经济复苏势头明显,市场普遍预测明年中期美国很可能会加息,这无疑也相应给人民币的加息提供了空间。综合各项因素判断,2004年中期,人民币利率调升或综合资金成本上升的可能性很大。

从监管层的表态来看,国有商业银行的改革目标已经确立,各界已经预测,短期内就会开始进行大力度的改革。从央行和银监会最近推出的一系列改革措施来看,2004年将是国有银行改革的关键一年。

四大国有银行上市,肯定是2004年中国金融改革最大的事情。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由于2003年末中国人寿在香港和美国两地上市成功,集资30亿美元,中国人寿的上市实际是2003年全球最大的IPO,它的上市预示四大银行中的一家或两家在国际市场上市也是可能的。我们判断此事将极大刺激决策层的决心,将使得从高层开始认真推动四大银行的上市。

值得注意的是,如果四大国有银行为了改制上市而努力的话,那么它首先要做的,就是要降低不良贷款率、提高资本充足率。

我们认为,国有银行改革的政策措施将对银行经营的微观机制带来冲击,尤其是信贷方面,总的方向是抑制信贷。各项改革措施会增强银行对信贷风险的控制。

在银行改革如此关键又如此"微妙"的时刻,如果盲目扩张信贷,可能就会导致不良资产的增加,这种"险"估计是四大行谁也不敢冒的,而在国有银行对企业的信用鉴别还远未完善的情况下,可能的合理的选择就是会在信贷的发放上非常审慎,那么造成的结果就是信贷规模的温和收缩。可以说,信贷的收缩将会是国有银行改革的一个"伴随效应"?


资产价格泡沫成为常态观调控政策中

2003年以来在人民币升值预期下的"热钱"大量涌入,以及相伴随的货币供应量的迅速增长,虽然带来了通胀的压力,但是由于传导的时滞,并不会马上反映在物价指数上。而由于中国金融市场和资金配置结构的问题,新增货币很可能引发资产价格泡沫,这是未来经济发展中值得警惕的现象。

作为一个发展中的大国,中国总体上是资金短缺的。但由于地区经济发展差距的存在,中国的总体资金流向是向东部集中,导致东部少数地区出现资本过剩的局面;另一方面,由于金融资源配置方式不合理,东部地区过剩的金融资本又

[1] [2] [3]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