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时政专栏 >> 八荣八耻 >> 正文

社会主义荣辱观:凝聚多元时代的道德共识

时间:2008-2-21栏目:八荣八耻

 

当前,我国正处在实施“十一五”规划、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新的历史起点上。经过20多年的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建立,社会价值判断日益呈现多元倾向。环顾身边人们忧虑的是非感日益模糊的道德现实,认真学习胡锦涛总书记提出的“八荣八耻”的论述,深深感受到其鲜明的时代特征和强烈的现实针对性。在由于多元价值观而日益模糊了人们、特别是广大青少年道德判断力和荣辱观的当下,以旗帜鲜明的社会主义荣辱观凝聚多元时代的道德共识,引导广大干部群众特别是青少年明辨是非、善恶、美丑的界限,让大家知道该坚持什么、反对什么、倡导什么、抵制什么,已经是一项紧迫而重大的现实课题。
  中国当下正处于改革转型期,价值多元化是这个时期最鲜明的特征,不同的价值选择都获得了被尊重的道德空间。多元的价值一方面扩展了国人的选择自由,很多人都可按照自己的想法生活而无需背负很大的思想压力;一方面也在价值折中和多元妥协中模糊了一些基本的道德判断。许多主流价值被遮蔽和消解,绝对价值被相对主义所颠覆,基本的是非、善恶、美丑界限被杂乱无章的多元价值混淆了,社会在很多方面一定程度上丧失了基本的荣辱感。
  比如,艰苦奋斗曾是国人引以为豪的一种品质,可这种品质正被一种蔓延的骄奢淫逸之风所稀释,人们介绍自己“是靠艰苦奋斗而取得某种成绩”时,不再像过去那么充满自豪感;见义勇为、舍己为人、无私奉献、劳动光荣、谦虚谨慎等价值观也是如此,“纯”和“正”的价值形象不断被功利价值观消解,“另类”的价值形象则不断得到强化;雷锋精神在不少地方被娱乐化和边缘化,英雄人物甚至受到嘲笑与曲解。
  比如,官员公款吃喝为何难以根治?正在于用公款大吃大喝已经畸变成一种“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炫耀,在不少人眼里是一种能力和特权的象征———没有权势的人才掏自己的腰包吃喝———是非感在这里就完全颠倒了。还有包养二奶、公车私用、政绩造假、受贿行贿等,都存在着荣辱颠倒的反道德倾向。
  还有,文化中流行着那种消解主流、娱乐至上、玩世不恭的轻佻作风;那种讥讽主流价值、颠覆传统道德、戏谑民族英雄的论调常能博得掌声;那种油腔滑调的无厘头在众声喧哗中被高高地捧上了精英的地位。许多承载着正面道德教育的传统教材被改编得面目全非,卖火柴的小女孩成为促销女郎,《背影》中父亲大耍双截棍,闰土摇身一变成为古惑仔,《沙家浜》中智勇双全的阿庆嫂成了胡传魁的姘头,种种粗痞化的改编与戏说严重混淆了青少年的荣辱观。
  这种背景下,胡锦涛总书记提出“八荣八耻”的论述,精辟地阐述了社会主义荣辱观的深刻内涵和社会主义基本道德规范的本质要求,体现了中华民族传统美德、党的优良传统和优良作风与时代精神的有机结合,是对被多元化模糊的主流价值的一种重申,也是对多元化的一种价值整合。无论你追求何种生存方式,只要你是社会主义中国的公民,“八荣八耻”是一种最基本的价值共识,应以“八荣八耻”来区分最基本是非、善恶、美丑的界限。
  也就是说,是与非、善与恶、美与丑在程度上的差别,可能属于多元价值“见仁见智”的判断范畴,但判断的界限应以“八荣八耻”为标准。某个东西有多好有多坏,这是可以讨论的,但某个东西是好是坏是善是恶,应该有明确的主流价值取向。“八荣八耻”就给我们提供了这种知荣明耻、褒荣贬耻、扬荣抑耻的根本准则。在是与非的价值判断上没有主流价值的导向一个社会的道德生态上就会陷入一盘散沙、一片沙漠。考察整个国际社会可以看到,即使那些宣称自身“最自由、最个人主义、最能容忍多元主义”的国家,也有着根深蒂固的主流道德价值观念。一旦主流和传统道德被边缘化,社会就会陷入价值失调和道德焦虑,就难以凝聚起亿万民众的力量,更难以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八荣八耻”论述所主张的是一种“人同此心,心同此理”的基本道德。作为一个中国人,你就得热爱自己的祖国,这是最基本的;作为一个公民,你得遵守这个社会共同约定的法律,这也是最基本的。因为如果你有伤害别人的自由,别人同样可以伤害你,结果谁也没有自由。从服务人民、崇尚科学、辛勤劳动、团结互助、诚实守信、艰苦奋斗等价值中都可以找到社会主义道德最基本的要求。
  胡锦涛总书记提出的“八荣八耻”论述,切中时弊,对形成良好的社会风气、提升公民道德水平、推进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建设,有着极为重要的现实指导意义。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