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文史论文 >> 文学理论论文 >> 正文

人体摄影是时尚还是堕落

时间:2007-1-31栏目:文学理论论文

卖点越来越“诱人”  

  杭州西子人体摄影展的宣传材料上说,所用模特均为杭州各大学在校女生及浙江艺院、杭州艺校毕业生,“裸女”、“女人体”、“如花似玉”、“春情迷漫”等过于直白和煽情的字眼让很多参观者极不舒服,传单甚至还标上了“少儿不宜”,引起舆论一片哗然。  

  前不久,一场名为“人体摄影创作团比赛”的活动在武汉一家照相器材市场举行,现场上演惊人一幕———人体模特当众作秀。两名妙龄女子面对数十名摄影师及观众,坦然褪去衣衫,摆出各种姿势,“尽情”展示胴体以供创作。  

  2003年9月,重庆人体模特大赛决赛在山城重庆举办,这个声称“以全裸挑战传统观念”的中国西部模特大赛人体艺术专项赛重庆赛区决赛,举办现场可谓戒备森严,不仅有保安把守,而且要凭证进入。最后一个环节时,3组全裸女子活生生地出现在大家面前。每个造型保持约五十秒钟,如此反复了3次,而比赛并没有现场宣布名次。三十余位摄影家、美术家目睹了两个多小时的现场“全裸美人秀”。  

  对此,观众开始质疑,艺术就一定要脱衣服,或者不脱衣服就不是艺术了?这些全裸的人体摄影到底还拥有多少“艺术含量”?一些激烈的反对者干脆用“肉体摄影”、“集体观淫”等字眼来形容。  

  艺术与色情的分界  

  关于艺术与色情界限之争历时已久。以健康的心态、真诚的心灵来面对人体艺术,才能让它得到发展。  

  其实,人体艺术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国外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早在1885年摄影术诞生之初,法国就出现了有记载的第一幅“人体写真”。20世纪80年代末在中国美术馆举行了新中国首次人体艺术绘画大展,引来了一段长时间的争议,但也为人体在美术领域争得了合法性。  

  一些人体摄影活动组织者表示,摄影到了一定的境界之后,应该展现的不仅仅是漂亮衣服,而更应该让人脱掉衣服,展示人体之美。人体摄影大赛的一个重要目的就是要向大众展示纯粹的人体美和艺术美,还要向存在于人们观念中的陈规陋习挑战。对摄影师而言,拍摄人体就应该和吃馒头一样正常,但现在的情况却截然相反,很多搞摄影的人一辈子都没有拍过人体,这是极其不正常的。  

  广州市摄影家协会名誉主席廖衍猷却向媒体表示,拍人体不一定非得拍裸体,即使在人体摄影发达的国家,也要有相应的尺度,有些部位不能暴露,而现在国内的不少人体摄影纯粹是“大暴露”。  

  据了解,诸多人体摄影活动中,除了个别是纯粹的艺术创作外,其他的要么是打着旅行社的幌子,要么是想借摄影家出名的商家,甚至干脆就是目的不纯的所谓“创作”。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圈内人士说:“一些摄影活动组织者、摄影艺术家曲解了摄影艺术的本义,表现过于暴露、过于病态极端,热衷于色情的行为,以这些场面强烈地刺激人的感官,以达到获利、成名、饱眼福的效果,这不是艺术,是视觉污染,这样下去摄影艺术的路会越走越窄。”  

  法律认定存在难题  

  业内人士指出,我们并不是全面反对人体摄影,而是要讲艺术性,不能庸俗化。但是,种种问题使得认定“人体摄影”和“淫秽图片”的界限显得模糊。  

  广东民生康田律师事务所的余建军律师表示,现在国内法律法规在这方面并不健全。1988年新闻出版署曾经颁布实施了《关于认定淫秽及色情出版物的暂行规定》中虽然写明“夹杂淫秽、色情内容而具有艺术价值的文艺作品;表现人体美的美术作品;有关人体的解剖生理知识、生育知识、疾病防治和其他有关性知识、性道德、性社会学等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作品,不属于淫秽出版物、色情出版物的范围”,但在实际的操作中,并无具体标准可依。  

  据悉,鉴于这种良莠难分的局面,中国摄影家协会已有内部精神,不鼓励会员介入人体摄影活动。  

  有评论文章指出,那种全裸摄影的“艺术形式”与那些在穷乡僻壤叫卖的“草台班子”并无太大的区别,只不过“草台班子”的观众是一些出了钱的普通人,而“全裸挑战”的舞台下面则是一些所谓的“艺术家”而已。可是,“艺术表现形式”几乎完全一样的“全裸”表演,为何由那些“草台班子”来演出,就成了被打杀的黄货,而一旦由那些所谓“艺术家”来组织,并换上一顶“挑战传统”的红帽子,就立即成为“阳春白雪”了呢?  

  所以,为防止人体艺术变“肉体艺术”,人体摄影活动必须规范,不能让其在时尚的潮流中堕落。文/何勇海(来源:法制日报)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