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文史论文 >> 文学理论论文 >> 正文

当代文学与“大众文化市场”学术研讨会侧记

时间:2007-1-31栏目:文学理论论文

当  由上海大学中国当代文化研究中心、上海大学中国现当代文学专业和《文学评论》编  辑部联合召开的“当代文学与‘大众文化市场’学术研讨会”于2002年11月2-3日在江  苏省昆山市周庄镇举行。来自北京、上海、广东、山东、江苏、浙江、湖北、福建、新  疆等地的三十多位学者出席会议,并就当前中国的文化和文学生产机制,最近十年的文  学创作和文学批评,及其新的可能性等问题各抒己见,进行了广泛、深入的讨论。
  上海大学的王晓明首先代表会议组织者介绍本次会议的缘起、主题和基本设想。他说  ,从80年代至今这二十年来,中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文学与社会的变化同步,进  入到一个关键、但又令人感觉困惑的阶段。我们都认为现实环境所呈现出的一切已经改  变了我们以往的生活;而对那些引起文学和现实生活变化的各种因素却又缺乏认真的分  析研究和透彻的见解,对其中新的可能性的方向并不明朗。他指出,要想回答大家的困  惑所指,短期内靠个人的努力并不能完成,需要我们大家一起讨论,充分交流彼此的意  见。他还说,为避免这次学术讨论会异化为一种形式,我们没有惊动学术界的前辈,也  没有请各级领导为会议“打开场锣鼓”,甚至没有按照所谓国际会议的惯例,要求提交  并宣读论文,更不组织旅游活动;而是充分利用会议的四个半天共八个时段(每个半天  分发言与讨论两个时段),讨论中你来我往,使问题从表层而至深入,在充分展开批评  和反批评中,使真正有价值的思想观念在分歧中慢慢呈现出来。
      (一)
  如何认识当前文化/文学生产机制是会议的主要议题之一。王晓明认为,当前文化与文  学的生产机制与过去相比发生了很大变化。以文学为例,五六十年代国家主要通过作家  协会和出版机构来组织和管理文学活动,现在这种管理的重心明显向出版方面转移;而  出版社一方面产业化,以追求利润为原则,另一方面又是国家体制的一部分,具有垄断  性,它对文学的管理就尤具特色。他同时列举从文学教育到社会对历史的集体记忆等多  方面的因素,认为这些都构成了当前文化和文学生产机制的重要部分。他强调,今天的  文学研究应该充分考虑生产机制的影响,才可能对当下的文学创作和批评作出贴切而深  入的分析。他同时认为,这方面的研究,如果仅仅援用“文化工业”、“大众文化”之  类西方概念是远远不够的,必须通过切实而具体的研究探索新的观念和方法。福建师范  大学的南帆说,在这个新的机制中有几个环节是他特别关注的:一是关于市场的概念,  在这里,“利润”是好字眼,但不能仅仅把创造利润当作衡量作品好坏的标准。目前文  化产业的利润仅次于航天业,文化产业是21世纪的朝阳产业,但他认为值得注意的是目  前大家都在谈论市场,但是文化市场是值得进一步分析的。现在市场已经不仅仅是一个  公平交易的平台,市场已经成熟到可以制造热点的地步,比如,如果你没读过一本十分  幼稚的畅销书,你就是落伍的人,等等,这就是市场所形成的一种新意识形态。二是市  场与话语权力的结合,80年代建立了这种想象:市场是与思想解放联系在一起的;特别  在文化人想象中,市场是与民主联系在一起的,对市场的好感主要来自这方面。三是市  场与大众复杂的联系,30年代提倡大众化,连同40年代提倡文艺为工农兵服务,当时的  “大众”是革命主力军;而现在在“大众文化市场”中,“大众”是创造利润的人,虽  然都使用“大众”一词,但其间已经发生了深刻的转化,市场掩盖了许多复杂的历史关  系。
  南帆的发言还强调了文学与意识形态的关系。他说,文化是意识形态的一个层面,即  使了解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的关系,政治与意识形态的关系,并不一定了解文化与意识  形态的关系。他引用阿尔都塞关于集体记忆的理论,说明一种想象性关系所形成的控制  力量。他说,文化层面的意识形态不容易察觉,它通过符号体系发挥作用,例如在文学  中,在武侠小说中,都可以传递出诸如种族、性别等意识形态的信息。在文化里面,文  学是意识形态变化中非常活跃的因素,文学往往以敏锐而深刻的感性洞察力来宣布恩格  斯所说的“现实主义的最伟大的胜利”。《视界》主编李陀在发言中探讨了文化/文学  生产机制的动力问题,他认为不能忽略民族国家这个动力。在20世纪的世界局势中,地  缘政治成为国际政治最重要的方面,跨国资本在中国经济领域的渗透与反渗透所形成的  张力,已经进入中国文学、文化生活领域。他特别强调应该充分认识这种动力中的张力  关系,比如建设社会主义民族国家与西方启蒙传统的紧张关系,当前不仅精英文化与大  众文化,社会与市场之间也有冲突,我们的会议就体现为与市场的一种紧张关系,对知  识界不能下简单结论。鉴于动力中复杂的张力关系,李陀认为,必须意识到套用西方理  论解释中国经验的有限性,虽然这是一份可贵的理论资源,但对中国经验而言,它不足  以提供有效的反思,也就无法作出有效的阐释。对当代文明面临的危机进行新的阐释性  描述,这是人文知识分子的重要任务,否则无论科技为我们提供多少物质方便,人类都  还是没有摆脱黑暗。总之,李陀认为,我们必须注意分析动力机制的复杂性。
  在一般人看来,当今发达的传媒业正在不断缩小传统意义上文学的空间。对此,上海  大学的蔡翔在发言中探讨了“纸面媒体与文学生产经验”的关系。他先着眼于微观,分  析时尚类杂志生产的特点:一,不靠发行获取利润,利润主要来源于广告,并根据对读  者群的定位寻找广告商,再由此组织刊物的叙述方式,因此,它面对的其实是“小众”  而不是“大众”;二,当刊物确定它的读者群的概念后就是叙述,即表达一种生活方式  ,并以此来检验我们的生活是否“时尚”;三,极力抓住未来的可能性,提供关于未来  而不是关于过去的想象,比如关于“家庭”、“幸福”、“身份”、“健康”的未来想 &

nbsp;象与可能性。蔡翔认为,正是第二、三部分转化为一种意识形态,由某种生活方式转化  为表意叙事,并成为既定生活模式,生活方式由此被文化工业生产出来,以“时尚”或  “不时尚”的观念来控制我们。再来看文学,从表面看,出版社鼓励长篇小说的繁荣,  但实际上版税的影响非常大,艺术创新在版税制度面前退缩了,目前中短篇小说创作正  不断萎缩,使文学创作

[1] [2] [3] [4] [5]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