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文史论文 >> 文学理论论文 >> 正文

火焰战争

时间:2007-1-31栏目:文学理论论文

所谓火焰战争,是计算机行业的行话,指的是尖刻辛辣的在线交锋。它常常是公开进行,出现在电子发布栏里围绕主题而形成的群体讨论中,也有通过Email将毒辣的信件寄给私人信箱的,但这种情况较少些。约翰·A.巴利将“flame”(火焰、冒火,既做名词又做动词)定义为“通常是以电子为媒体的谩骂”,这就意味着这种交锋有时是在不在线的情况下发生的,尽管电脑网上的很大一部分东西被公认为是些无聊货,因此很可能更喜欢实际的痛骂与抨击,而不喜欢在线的面对面的舌战。1
    再者,电子媒体交流所具有的幽灵般的性质——在这里,血肉之躯成了言语,发送者的躯体以信件形式飘荡在终端显示器上——加速了怒火中烧时那股敌意的升级;游魂也似的,匿名的战斗者往往感到他们可以将人侮辱一番而不受惩罚(至少不会受肉体伤害)。而且,Email信件似乎鼓励误解,就像手写函件的情况一样。一如“蜗牛信件”(这是计算机的行话,指传统信件),电子信件的解释不需非言语的提示——也就是社会语言学家彼德·法布所称的超语言的帮助。这些提示包括有表达能力的声音现象,如音高、音强、重音、节奏、音量等,它们的重要性已获得普遍的承认。不用说,关于这一话题的书籍,成了超级商场里出纳台的主要销售品。法布写道:超语言对精确阅读的重要性,不亚于语言本身:“说话者声称自己说的全是真话,并不等同于他说话的方式含有的关于这话的可信性的非言语确认。”2有意思的是这两者都不存在于网上在线,或以文本为手段的交流中,这就是为什么人们在网上常会对一些善意的话发脾气的缘故,这也说明何以要聪明地用标点符号来简洁地表现面部表情。以下是一些常用的“情感图标”的答案。“情感图标”(emoticons)在《新黑客字典》里被定义为“用于表示情感状态的图像”? G氩嘧趴聪旅娴姆牛?BR>     :—)=微笑的脸;用以强调使用者的善意。
    :)或(较少用):}=上义的变体。
    ;—)=眨眼;用以表示带讥讽的幽默或挖苦。
    :(=悲伤,有时用于滑稽。
    当然,正如一位网上漫游者所言:没有一种符号系统是十分简单明了的。
    网上时有无聊事发生。在网上,每一个人都以一种平淡的情感说话。我认为以小小的微笑来表明作者的意图是无用的。因为诸如笑容之类的东西往往会像任何其他符号一样,难以达意。说到底,任何一个想在“在线”上花时间的人都得在心理上长几层老茧才行。3
    登在网上小组讨论上的电子短信与手写或打字机打的信函在几个方面有重大差别。正如公共厕所里的涂鸦一样,他们的作者有时是匿名的,通常用的是假名,几乎总是陌生人。这就是无实体交流的混乱所在。这是一种借技术而存在的后现代多元文化的身份景观。它没有性别、种族之差,也没有其他的问题建构。在网上,使用者脱离了生物的、社会文化的决定因素而自由飘荡。至少他们具有个性特征的语言使用并不表露他们是白人、黑人,是否受过高等教育还是一个初中插班生等等。35岁的SFNet经营者和电脑咨询人韦恩·格莱葛里说:“这里没有视觉接触,也听不到各种口音,人们是凭着写的内容而被评判。”4
    电脑使用者阅读网上邮件并作出反映,而这些使用者遍布所有的因特网和有着信息服务的全球元网络。如Bitnet、私人网络、学术网络和由全美科学基金网(NSFNET)交织而成的政府试验室;主流网络如美国在线(AmericaOn-line)和计算机服务网(CompuServe),及较小一些的新闻栏之类,如三藩市的维尔网(WELL,——WholeEarth’LectronicLink)和纽约的MindVOX(米奇·卡帕尔荷叶发展公司的创始人。他曾将因特网比成“一个图书馆,里头的书籍丢了一地,并无特别的秩序”5)。与厕所里的那些涂鸦不同的是,在线交流展示了一种有趣的准生活;当读者往下翻页、浏览到那些发生在几个星期、几个月甚至数年来的生动的你来我往的问题讨论时,他所读到的那些双关语,真实的表白,不拘形式的论文和某某辈的在线者,仿佛都是发生在实际生活中似的——这些,对于阅览他们的读者来说,都好似飘荡在他的屏幕上一般,实际上也如此。
    人们时而会遇上一场火焰大战,尽管打笔仗没有打嘴仗那般唇枪舌剑因而也不能为人们所激赏。在WELL举办的Mondo2000大会上,网络用户的争吵甚至脱离了主题,而说到了关于“火焰信箱”的实际版本上去了。争论中只见个个摩拳擦掌,直要把对方打个一塌糊涂才罢休。“一塌糊涂”的情形正是眼下我所见到的火焰之战的样子。战斗中,涂鸦者的似乎专于那种由Alex在《有时钟装置的桔子》里惯用的讽拟莎土比亚的秽语来骂人,什么:“你瞧,你这长梅毒的又蠢又恶的女人,”“你这长毒化脓的畜牲,”“让你的狗屁见鬼去吧!你这乌了叭叽,脏了叭叽的东西”等等,不胜枚举。有个网络用户曾不无厌恶地预言,“这种不务正业的东西决无好下场”。
    从某种意义上说,火焰之战不讲仪式,它是被称之为“一伙人”的非洲裔美国人现象的网络文化的翻版。在这种现象中,打架的人互相狠命地诅咒对方,占对方上风。有时用押韵的脏话骂对方的娘。火焰之战最激烈时,会有许多绝技表演,谓之“怒吼”。那是一种疯狂的独白,由肥皂剧式的煽动到伴以猩猩表演般的艺术形式,应有尽有。其特点有擂拳式的标点符号,加强语气的大写字母,有享特斯·汤姆逊(HuntersThompson)式的“宰了他们,让上帝把他们去分类”的恶言。“怒吼”在精神上属于安托宁·阿尔托(AntoninArtaud)的亵渎性文字,与文汉姆·刘易斯(WyndhamLewis)《爆炸》一书中漩涡派画家的高谈阔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以下是一位自称为“前驱”的女性网络使用者写下的经典:
    永不屈服,永不妥协。或者说,从此永远足不出户。二十年后,生活就会是如下情形:呆在家里不要出门,出门太危险。你不能在外面吃牛、羊肉,也不能吃糖、油炸货。绝对不能抽烟;从电脑上获得所有的灵感,信息,与他人的接触,蔬菜食品,钱等等。所有的东西都会由全副武装的坐在坦克里的人送上门来。那些人必须穿过全是鳄鱼、水蛭和可怕的水中疾病传播有机物的地方,经过安全门检查,在最后一道关口经过DNA身份检查——他们断然拒绝所有小费及免费的赠送品。在美美地享受了一顿微波冰冻食品之后,你可以一蹦蹦到网上去,读一读每日新闻,浏览图书馆,下载《包法利夫人》法文原作,及一本像样的法语词典。然后在舒适温暖的床上慢慢读着。屋子有三层钢结构护卫网,你会非常安全。养养狗,养养猫,把下身洗个干净,睡觉。去梦想些更像生活的生活,想想过去你能晚上去外面散步、串门。那时你能驾着车这里那里地兜风……然后再睡去。6
    这一期特别的标题,故意弄得有讽刺意味,语

气也如大多数知识分子的说话一样,不乏藻饰。这里没有火焰之战,也没有正确意义上的“怒吼”,倒是特里西亚关于《女权思想的母亲是最危险的“母亲侮辱者”》的那篇演说,极富激情。有些近乎“怒吼”。文章号召女性要争取到她们自己想要的所有权利,想生多少孩子就生多少孩子,要创立一个具有女权思想的儿童世界。尽管如此,这个以电脑行话作的标题,使人想起我们与周围世界的交往正越来越有了电脑技术的介入。而且我们正逐渐被数字化所“吞噬”。正如《星际旅行:下一代的光景》的爱好者所说的:由于日益频繁地与机器打交道,或通过技术的纽带而彼此交往,我们已被变为技术与生物学的网络化杂拌儿。
    (据在纽约紫禁星科幻小说书店和纪念品商店工作的科拉克·法福说,商家利用博格品牌所具有的说不清的魅力制造了一套帽子加T恤服,眼下无比走红。法福说:博格牌之所以走红,是因为它与网络意识产生共鸣,成了吸引人们的技术牺牲品的象征。同时,人们“追星”式的狂热也说明了科幻小说

[1] [2] [3]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