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文史论文 >> 文学理论论文 >> 正文

布什原则西方人文传统新保守主义

时间:2007-1-31栏目:文学理论论文

2002年6月1日,美国总统布什在西点军校毕业典礼上发表讲话,首次阐述了被西方舆论界称为布什原则的三大要素 。第一,美国战略不再主要是"冷战时期的遏制与威慑原则",而是要保持"先发制人"( preemptive strike ) 的权利,"在最坏的威胁出现之前"主动出击打败 "敌人";第二,美国价值观是普适全球的,特别包括伊斯兰国家;第三,美国 "试图保持不可挑战的军事力量,从而使以往时代的军备竞赛不再有任何意义,国家间的竞争将局限于贸易和其它和平事业"。

    2002年9月17日,布什正式签署发表了"美国国家安全战略" 报告。该报告更系统地解释了"布什原则" 的三大要素。报告指出,从遏制与威慑原则向"先发制人"原则的转变,是由于非理性的恐怖主义份子不受遏制与威慑的阻扼;美国价值观的普适性,是因为"地球上没有人渴望被压迫,渴望受奴役,或热切期待着秘密警察的夜半敲门";美国保持不可挑战的军事力量是基于"美国特色的国际主义"(a distinctly American internationalism),它"反映了价值观与国家利益的统一"。美国将创造出一种"17世纪民族-国家出现以来"的崭新局面,即国家间将只有经济竞争而无军事竞争。总之,美国"将通过打击恐怖主义组织和独裁政权而保卫和平"。伊拉克战争就正是"布什原则"的第一次应用。

    "布什原则"问世后,西方舆论普遍认为它是后冷战时代的"大战略"(grand strategy),其意义与1947年乔治.坎南提出的冷战时代的"遏制"战略相当。但是,也有一批美国主流国际关系学者对"先发制人"战略表示不解和怀疑。耶鲁大学冷战史专家盖德斯(John Lewis Gaddis)指出,"先发制人"对于打击恐怖主义组织的必要性可以理解,但对打击独裁政权的必要性则不清楚,因为独裁政权毕竟在保证自身生存的意义上是理性的,"遏制"战略仍应该管用 。芝加哥大学的密施海默(John Mearsheimer) 和哈佛大学的瓦尔特 (Stephen Walt)认为, 布什发动伊拉克战争是不必要的,因为 "逻辑和历史经验都证明"用 "遏制"战略对付萨达姆.胡塞因是有效的 。他们特别强调,伊拉克侵略科威特的行为本身并不证明萨达姆.胡塞因是非理性的。萨达姆侵略科威特的原因是,他认为伊拉克保卫海湾国家免受伊朗扩张主义之苦,但科威特不仅不报答(不减免伊拉克在8年两伊战争中所欠债务),反而超过石油输出国组织的生产定额,从而使世界石油价格下降,减少了伊拉克的石油出口收入。萨达姆在出兵之前征求了美国大使和国务院的意见,得到的答复是"美国对科威特没有特殊的安全承诺"。不管这其中是否出现了美伊之间的交流误解,萨达姆侵略科威特并不是非理性的发疯行为,并不证明"遏制"战略已经失效。

    对"布什原则"的另一种批评,是认为它违背了美国国务卿韦博斯特(Daniel Webster)于1837年率先提出的一般情况下不得使用"先发制人"的"国际习惯法"。 杜克大学法学院的贝耶斯( Michael Byers) 在"伦敦书评"上撰文, 介绍了"先发制人"一般情况下不得使用的这一"国际习惯法"的形成过程 。1837年12月29日, 英国袭击并在美国水域击沉了美国私人船只 "卡落琳"号。事后英国大使致函美国国务卿韦博斯特,说这是"先发制人"攻击, 因为"卡落琳"号近来曾向加拿大的反英独立力量偷运武器。 在给英国大使的回信中, 韦博斯特列出了合理使用"先发制人"必备的严格限制条件, 即"必要性"和"比例性"。 所谓"必要性",即对方发起攻击的危险已经迫在眉睫且其它谈判与防御方法均已失效; 所谓"比例性",即"先发制人"的打击度应和直接危险成比例,应区分军事与民用目标。简言之,在韦博斯特眼中,"先发制人",如果合理使用,仅仅是? 恢痔厥馓跫碌?quot;自卫"方式。英国不先经谈判和警告就袭击美国私人船只"卡落琳"号并造成无辜船员的伤亡,在"必要性"和"比例性"上都不符合采用"先发制人"的限制条件。贝耶斯进一步指出,"布什原则"中的"先发制人"显然不符合合理使用的限制条件。例如, 萨达姆10多年前使用过化学武器,但这并不能证明危险已经迫在眉睫。

    本文认为,上述这些对"布什原则"的批评,虽不无道理,但都忽略了一个要害, 即广义的"先发制人"(即不加韦博斯特的严格限制条件),实际上是罗马共和国晚期的西塞罗所开创并经欧洲文艺复兴获得发展的西方人文主义传统中的核心战略思想。

    先发制人与西方人文主义传统

    把"布什原则"与西方人文主义传统相提并论,初看起来,似乎牵强。但其实不然。 布什的政策班子里,有不少西方古典政治哲学的饱学之士,其中最重要的一位是现任国防部副部长伍福维兹(Paul Wolfowitz)。西方媒体甚至常常将"布什原则"称为"伍福维兹-布什原则",因为伍福维兹早在1992年的"防务计划指南"(Defense Planning Guide)中就已经提出了今日"布什原则"的基本思想。当时正值冷战结束,海湾战争胜利不久,美国的军事优势不可匹敌。伍福维兹认为,美国的根本利益在于使这种优势永久化,"使潜在的竞争者想都别想发挥更大的地区或全球作用" 。为此,美国必须先发制人,运用军事力量来制止大规模毁灭性武器的扩散。但这份正在高层传阅的"防务计划指南"被泄漏给纽约时报,遭到美国的欧洲盟国和公共舆论的强烈反对,于是老布什总统决定不予采纳。直到9.11事件后,小布什才逐渐接受了伍福维兹的思想。

    伍福维兹于1972年获芝加哥大学政治哲学博士学位。他最亲近的教授是柏拉图"共和国"的英译者阿兰.布鲁姆(Allan Bloom)。布鲁姆是列奥.斯特劳斯 的真传大弟子。他1987年以其"美国心灵的封闭"一书轰动全美国。该书猛烈抨击当代美国校园文化和教育体制,号召回到西方文明的精神源头―古希腊罗马政治哲学。布鲁姆的芝加哥大学同事兼好友索尔.贝罗(Saul Bellow,1975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以他为原形创作了一部小说,其中特别描写了他与伍福维兹(在小说中名为Phil Gorman)的亲密师生关系。小说中一个场景是,1991年海湾战争期间,Gorman(伍福维兹)从华盛顿给布鲁姆(小说中名为Ravelstein)打来电话说:"鲍威尔和贝克尔建议总统(指老布什)不打到巴格达。总统明天将宣布停火。他们害怕一点点小伤亡。在展示了无坚不摧的高科技战争技术后,他们竟然把独裁者留在原位。" 小说中的"布鲁姆"高度称赞"伍福维兹",说他是"现代性第四波" 中最杰出的学生,"担任部长职务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这是美国的一大好事" 。

    果然不出"布鲁姆"所料,小布什总统将伍福维兹从老布什政府时的国

防部第三号人物提升为现任国防部第二号人物。在克林顿当政时期,伍福维兹回到学术界,任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长。1997年,他和切尼(当时为一大公司总裁,现任美国副总统)共同创建了一个名为"新美国世纪工程"的思想库 。该思想库的两位主任是新保守主义年轻一代的健将威廉.克里斯托(William Kristol)和罗伯特.凯根( Robert Kagan)。威廉.克里斯托的父亲是有"新保守主义之父"之称的欧文.克里斯托 (Irving Kristol), 罗伯特.凯根的父亲则是耶鲁大学罗马战争史讲座教授唐纳得.凯根。罗伯特.凯根请他的父亲出阵。在唐纳得.凯根主持下,"新美国世纪工程"思想库于2000年9月完成了"重建美国国防"的报告 。该报告以继承发扬1992年流产的伍福维兹"防务计划指南"为宗旨,明确提出建立美国军事力量的四项"核心使命"(core mission):1.保卫美国本土;2.同时在多个全球主要战区作战的能力;3.在塑造关键区

[1] [2] [3] [4]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