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文史论文 >> 世界文学论文 >> 正文

伊拉克战争和战后重建的人文因素

时间:2007-3-28栏目:世界文学论文

1.逊尼派主导地位的形成和萨达姆的权力基础
  一般来讲,阿拉伯国家的穆斯林绝大多数都是逊尼派,只有波斯人的伊朗才是什叶派的天下。但由于同伊朗接壤必然产生的长期交往,除占人口比例约4%的非穆斯林之外,伊拉克这个阿拉伯国家的什叶派国民占了人口总数的58%,逊尼派只占38%,其中还包含了将近22%的库尔德人。也就是说,伊拉克的逊尼派阿拉伯人只占人口总数的16%或者稍多一些。
  但这16%的逊尼派阿拉伯人在伊拉克的历史上却从来都是政坛的主导力量,即便在奥斯曼帝国统治时期也是如此。1920年,当英国委任统治者决定在两河流域扶植一个伊拉克国的时候,他们选择了穆哈默德的直系后裔哈希姆家族作为这个国家的王室,原土耳其人任命的麦加行政长官侯赛因的儿子费萨尔被立为国王。当时的英国人没有别的选择,因为费萨尔在同英国人携手推翻奥斯曼帝国统治的战争中立下了汗马功劳,带领阿拉伯军队一直打到了大马士革,被阿拉伯人拥戴为叙利亚国王,但被法国人赶走。英国人必须履行战前的诺言,给他一方天下,何况他是一个现成的国王。这个费萨尔就是个最纯粹的逊尼派。
  此后的伊拉克政权尽管多次更迭,费萨尔王朝所有王室成员也被斩尽杀绝,但逊尼派一统天下的局面始终没有改变。1968年复兴党接管政权之后,情况更是如此,因为当时的复兴党员90%以上属于逊尼派,什叶派党员只占党员总数的6%。没过几年,当来自提克里特同一逊尼派部落的总统哈桑·贝克尔和副总统萨达姆·侯赛因的地位得以巩固后,提克里特的逊尼派又成了复兴党领导核心,而提克里特地区的人口连全国人口的1%都不到。
  事情很明显,尽管复兴党是一个跨宗教和民族的世俗政党,里面也有基督徒(比如外交家阿齐兹)、什叶派穆斯林(比如宣传家萨哈夫)和一些库尔德人,但由于萨达姆任人唯亲,只是把复兴党作为家族统治的工具,因此这个政权的代表性是靠不住的,社会基础是非常脆弱的。
  2.萨达姆统治下的什叶派
  在伊拉克2400万人口中,什叶派穆斯林占了1400万。历史上,什叶派为了争取更多的权益,曾多次向逊尼派的权威发出挑战。但在1958年前的费萨尔王朝时期,教派冲突并不严重,一个原因是费萨尔的教派平衡政策做得比较好,另一个原因是什叶派信众要么受南方落后的大地主阶层控制,要么是沦落为城市中的贫民,而且宗教观念较强,总之在现代化过程中难以成为社会中坚。意识上的落后必然导致政治地位的低下,即便在复兴党内也是如此。伊拉克复兴党组织原本是什叶派无产者创建的,但当大量逊尼派知识分子入党后,什叶派领导人就只有被逼不愿上进的行为的份了。复兴党对什叶派领导人的排挤,将占人口大多数的什叶派群众推向了对立面。
  一个更为严重的后果是:当上世纪60年代初期,什叶派宗教领袖开始组建宗教政党、向世俗政权发起挑战之后,特别是在伊朗宗教领袖霍梅尼1965—1975年流亡伊拉克宣传宗教革命期间,什叶派群众的宗教意识得到了加强,在他们同逊尼派政府的对立的基础上,宗教势力和世俗势力对立的色彩也越来越浓厚。
  复兴党执政后,执行一系列强硬的世俗化政策,进一步激化了什叶派同政府的矛盾。从1974年起,双方的矛盾转变为持续不断的暴力冲突。1979年伊朗伊斯兰革命成功后,伊拉克的什叶派变得越来越不安分,政府的镇压也越来越严厉。据伊朗方面和国际人权组织公布的统计,不同政府合作的什叶派宗教领导人全部遭到暗杀和囚禁,只有极少数逃亡国外。1991年2月底至3月底,伊拉克南部的什叶派军队和民众趁海湾战争之乱,发动了规模空前的大起义,占领了包括巴士拉在内的伊拉克南部和东部几十座城镇达一个月之久,直至萨达姆明白了老布什并不想要他的命。在美国的默许下,萨达姆调集了从科威特逃出来的共和国卫队,仅在什叶派圣城纳杰夫和卡尔巴拉就杀了3万人,直杀到新的什叶派宗教领袖发出求饶信号。
  伊拉克的什叶派公民对萨达姆政权的仇恨和恐惧是不言而喻的。难怪萨达姆连共和国卫队都信不过,因为除了“特别卫队”之类的贴身内卫部队之外,伊拉克军队都以什叶派士兵为主体。
  3.伊拉克库尔德人并不追求独立
  开战前后,库尔德人的动向一直是媒体上的大话题。这其中有切实的关注,也有不明真相的炒作。问题的关键归结为库尔德人是否会趁机独立。实际上,这次战争的确给解决伊拉克库尔德问题提供了一个历史机会,但库尔德人是绝对独立不了的,不仅所有相关国家不会允许他们独立,就是库尔德人自己也没有独立的打算。
  伊拉克库尔德问题始于1926年。是年,土耳其敌不过英国人的压力和库尔德人的武装反叛,被迫同英国人签订条约,将以摩苏尔为中心的库尔德斯坦南部7万平方公里划入伊拉克版图。二战期间,分散在土耳其、伊朗、伊拉克和叙利亚的库尔德人一度联手行动,试图建立独立国家,他们的后台是德国人。起义被英国人扑灭,伊拉克库尔德运动领导人巴尔扎尼(现在的库尔德民主党领导人巴尔扎尼的父亲)逃往苏联。1946年,伊朗境内的库尔德人又在苏联支持下建立了“马哈巴德自治共和国”,巴尔扎尼及其一万人的武装是这个库尔德自治国的骨干力量。但大国较量的结果是苏联收回了对库尔德独立的支持,世界范围内的库尔德独立运动从此同大国的支持无缘,此后各国的库尔德武装反叛无一不遭到严酷镇压。
  1958年伊拉克革命后,巴尔扎尼领导的库尔德力量分别在1961年、1965年和1975年同政府军发生激烈交战,原因都是政府不答应自治条件,或答应后又反悔,其根本原因是库尔德人的自治条件太高。
  1975年兵败之后,库尔德民主党发生分裂,派生出库尔德爱国联盟,双方对立严重,甚至相互残杀。萨达姆执政后,伊拉克国际环境恶化,库尔德人又在两伊战争和海湾战争期间大举兴兵反叛,但遭到萨达姆的铁血镇压,甚至动用了化学武器,国际上也无人声援库尔德人的反叛,只是谴责萨达姆的过度镇压。
  1992年6月至今,经过伊拉克政府同库尔德各派力量的集体谈判,伊拉克北部的库尔德地区一直实行事实上的自治,库尔德政府、议会、军队、货币和基层民事机构一直运转得很好。这一自治局面得到了美英法设立的禁飞区的保护。
  经过80年前赴后继的流血斗争,库尔德人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民族自治区是能够争取到的,但独立是万万不可能的。这个道理伊拉克的库尔德人明白,土耳其和伊朗的库尔德人也明白。因此,对库尔德人独立的担忧是不必要的。
  倒是土耳其政府受到了真正的压力。如果伊拉克库尔德问题在战后得到永久性解决,土耳其自身的库尔德问题势必也要进入更为理性的解决程序,土耳其不承认库尔德民族属性的国策势必彻底崩溃。
  正因为如此,我们在战争期间看到的只是土耳其政府的过度敏感和伊拉克库尔德地区的有惊无险。
      二、“全国保卫萨达姆”——神话还是笑话
  开战前,伊拉克的宣传机器叫得山响:“誓死保卫萨达姆!全国保卫萨达姆!”传递给各国电视台的画面,也尽是些雄赳赳接受检阅的各色武装人员,上至大腹便便的将军,下至神情肃穆的街道妇女,更不用说大大小小慷慨激昂的表态场面了。此外,据说还有300万民兵和100万“耶路撒冷解放军”严阵以待,全民皆兵的伊拉克总共有800万支自动步枪。
  不能怪各国的媒体

不公道,实在是他们拍不到真实反映伊拉克人民心态的镜头,因为外国记者在伊拉克是没有自由采访权的,所有的采访都有特务监视,伊拉克人更没有私下接受记者采访的胆量。仅仅在海湾战争之后的10年里,被萨达姆杀害的伊拉克记者和编辑就有500人之多,和他们同时消失的还有百倍于此的仅仅是说了几句实话的人。
  1.萨达姆的权威是怎样建立的
  1968年复兴党政变上台后,作为三个主要领导成员之一,萨达姆非常聪明地把自己摆在了一个安全而有实权的位置上。在复兴党夺权两周后,萨达姆亲自持枪,独自一人完成了逼走二号人物纳伊夫总理的宫廷政变,将所有权力交给了复兴党总书记哈桑·贝克尔,自己只当个“革命指挥委员会副主席”,不显山不露水地开始了长达11年的韬光养晦。
  在“两个人共同执政”的11年间,萨达姆和贝克尔确实把一个贫穷动荡的伊拉克建设成了阿拉伯世界最富强的国家。靠着丰厚的

[1] [2] [3]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