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文史论文 >> 语法论文 >> 正文

俄汉语篇名词回指对比

时间:2007-3-28栏目:语法论文

摘要:名词回指、代词回指和零形回指并列称为三大回指形式。名词回指主要通过同形、部分同形、同义、上下义等形式表现出来,而各种形式的使用则受到语境、语法、修辞等多种因素的影响。俄语与汉语在许多回指方式和运用上都存在着明显的差异。本文通过对大量语料的对比,找出俄汉语篇衔接方式的异同,并从语言系统和文化传统的角度分析存在差异的根本原因。
关键词:语篇;回指;俄汉;差异

1.引言
在语篇或上下文中,一个事物往往要被多次提到,针对第一次来讲,后面的提及叫做回指。举个例子:
(1)Откуда-то упал кирпичi. Онi ударился о стену, точно егоj кинула атлетическая рука, и 
0iразвалился на куски. (Н. Тихонов.)
这四个小句里都叙述一个共同的事物,前面最早出现的词叫做先行词(antecedent, антецедент) ,在本例中就是кирпич;后面各句中与先行词指称相同事物的词叫回指形式(anaphora, анафора) ,本例第二句的主语он、第三句的补语его和第四句的零形式都是回指形式。回指形式所指代的事物叫做回指对象(anaphor, анафор)。
国内从事回指现象研究的主要有陈平、廖秋忠和徐赳赳等人。陈平(1987)认为回指有三种基本形式:零形回指、代词性回指和名词性回指,按照陈的划分原则,例(1)里он、его属于代词回指,而第四句里是零形回指。廖秋忠(1986)把回指分为同形表达式、局部同形表达式和异形表达式,并把异形表达式分为同义词、统称词、指代词和零形式。徐赳赳、Jonathan J. Webster(1999)对名词回指现象有详尽的分析,将它细化为同形、部分同形、同义、上义/下义和比喻。在俄罗斯,研究回指现象的代表人物是Г.Я.Солганик和Л.М.Лосева,只不过他们使用了的不同术语。Г.Я.Солганик(1973、1993)在分析句子之间链式联系时提出构成这种联系的三种基本手段:词汇重复(лексический повтор)、同义词联系(синонимическая связь)和代词联系(местоименная связь)。Л.М.Лосева也提出了类似的词汇重复(повторение слов)和同义词替代(синонимическая замена)手法。在我国俄语界,史铁强(1997)曾对比分析了俄语和汉语语篇衔接的异同,着眼点在? 侍娲⑿稳荽侍娲⒏贝侍娲屯宕侍娲厦妗4尬溃?998)对俄汉语零形回指现象做了较详尽的分析。上述各项成果无疑为我们提供了一定的理论基础和研究思路,使我们得以对各种回指现象做进一步的挖掘。
本文研究的对象是陈平(1987)提出的三种回指现象之一——名词回指,研究的客体是俄汉两种语言中的文学作品,对各种现象的分类则更多地借鉴于徐赳赳、Jonathan J. Webster(1999)的划分原则。

2.名词回指词的类别及特征
2.1 同形
指名词回指词和其先行词是相同的词。这里俄语与汉语有所不同:汉语里的同形可以做到先行词与回指词的词形一模一样,而俄语因有词形的变化,只能做到同词但不一定同形。我们对比汉俄两个例子:
(2)他没有受过多少父亲j的教诲,父亲i一回家,脸就是阴沉的、懊丧的、厌倦的,然后就和母亲无休无止的争吵。(张贤亮)
(3)Минька долго шел рядом с окном, смотрел на отцаj. Отецi тоже смотрел на него.
 (В. Шукшин.)
还要指出一点,同形未必是同指,即先行词与名词回指词为同一个词,但它们的回指对象却可能不是同一个事物。廖秋忠(1986)将它们区分为“泛指”和“特指”。我们举两个例子:
(4)他却在瓷器商店挑了一个两块多钱的泡菜坛子j。坛子小巧玲珑,转圈用黄色和棕色的花纹组成古色古香的图案,就和汉墓的出土文物一样。这样漂亮的家庭用具,是西北的小县城里没有见过的。秀芝早就想有一个象样的泡菜坛子j,老是说她家乡的泡菜坛如何如何好。(张贤亮)
(5)Он носит красный вязаный свитерj. Такой же свитерj я видел давно, еще во время 
войны, на режиссере Эйзенштейне. (К. Паустовский.)
从上下文中可以清楚地看出,例(4)里先行词“泡菜坛子”和回指词“泡菜坛子”指的不是同一个物体。同样,例(5)的свитер所指也是不同的。
还要强调一点:许多俄语里只需原词重复的地方在汉语里往往要加上“这”、“那”等字样,因为俄语里重复的名词本身就可以表达特指意义,而汉语却没有这种自动回指的功能。我们看两个俄汉互译的例子:
(6)Он… смотрел на горячившегося помещикаj… Помещикi жаловался на народ. (Л. Толстой.)他……看着那个神情激动的地主j……那地主i正在抱怨农民。
(7)她……好象没有回答,只是一遍一遍地用刷子j刷手。那刷子i好象是新换的……(谌容)Она, кажется, промолчала в ответ, продолжая сосредоточенно тереть руки щеткойj.
 Щеткаi, видно, была новая…
从两种语言的表达中我们不难看出,俄语里再次被提及的事物带有很强的特指意义,而汉语里单独的名词往往不具这个功能,必须冠以“这”、“那”等帮助回指的词。
2.2 部分同形
    指名词回指词与其先行词在形式上部分相同。徐赳赳(1999)的研究

发现,汉语里如果先行词是人名,其部分同形名词回指词可以选姓,也可以选名,如先行词是“徐良”、“陈保国”,回指词就可以用“徐”、“陈”。但选名时必须是双名的,如“保国”,单名不行。俄语无单、双名之分,名或姓都可以选,但选什么却不是随意的。在Ю. Трифонов的《Победитель шведов》中有两个主人公Эдик Дуганов,Майка Сорокина。这两个人物只有在刚出现时用了名+姓,在以后的叙述中基本上只用姓或名。我们发现,对Эдик Дуганов回指词只选姓Дуганов,而对Майка Сорокина则只选名Майка,原因在于用姓时强调的是人物的正式身份和社会地位(小说从一个小男孩的角度看这两个人物,在小男孩眼里,Дуганов是著名的冰球运动员,是公众人物),而选名则像平时的称呼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