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文史论文 >> 文字学论文 >> 正文

藏缅语的形修名语序

时间:2007-3-28栏目:文字学论文

 一 解题与说明
  1.类型学研究中,形名关系(形容词修饰名词的结构关系)一般被看成类型学意义不大的参项,因为形修名语序灵活,形名/名形与VO/OV、前置词/后置词这两个最重要的语序类型参项相关度低,没有什么语序和谐性,与同是名词修饰语的领属性定语和关系从句定语相比,也看不出优势语序的存在,但与指示词定语、数量定语共同修饰名词时存在优势语序(Dryer1992)。我们在藏缅语的研究中,看到以下三个现象:1)形容词作为构词成分和作为句法成分与名词的关系不一样,也就是说,形修名复合词和形修名短语这两个层面的形名关系可能不一样。2)形修名短语中,形容词定语前置还是后置于核心名词在形式和功能两方面都有所区别。3)形容词定语和指示词定语、数量定语共现时存在制约关系。
  上述现象可以引导我们作出如下两个假设,而这两个假设可能补充或修正已有关于形名关系参项共性的论述:1)构词层面的形名关系可能具有不同于句法层面的形名关系的类型学意义;2)形容词定语和指示词定语、数量定语共同修饰名词时,不一定共同处于名词的某一侧;即使是同处于一侧,由于量词的介入,Greenberg(1966)的第20条共性总结的“指示词+数词+形容词”(前置于名词或后置于名词)或“形容词+数词+指示词”(后置于名词)这两种语序的限制可能被突破,从而发现包括量词这一参项的新的蕴含共性。
  2.基于上述现象和假设,本文至少可有以下两方面的研究目的及若干考察重点:
  1)用藏缅语的语言事实检验已有关于形名关系参项的基本观点,以确定藏缅语形名关系与世界语言的共性。重点考察:形名/名形与VO/OV的相关性,与领属性定语、关系从句定语修饰名词的差异。
  2)用藏缅语的语言事实来证实上述两种假设,从而发现形名关系参项新的蕴涵共性。重点考察:复合词与短语形名结构的一致性和差异性;形容词定语前置与后置于核心名词在形式和功能方面的差别;形容词定语和指示词定语、数量定语共同修饰名词时可能出现的语序及其等级序列,影响等级系列的条件等等。
  3.样本语言的确定及语料的收集方法
  1)考虑到语言的地域分布及结构特点(形态、动宾语序等),我们选取安多藏、羌、普米、景颇、独龙、纳西、凉山彝、哈尼、白、克伦等十种语言为样本语言。
  2)问卷法、特定语序测试法(如指示词定语的单复数测试、数量定语“一”缺省的测试)、准语篇(自然语境会话)。
    二 复合词与短语的比较
  (一)复合词的形修名
  十种语言中,除白语是“形+名”外,大都以“名+形”为主。如:
  附图
  值得注意的是,有些语言的“形+名”复合词,似乎不难找到形容词前置的理据。如形容词往往不是原型的形容词,或不具备典型的形容词性;表度量的形容词一般不出现在前面;出现在前面的形容词,有不少是动词性较强的。
  (二)短语的形修名
  “名+形”为主的九种语言大致可分为以下两种情况:
  第一类,“名+形”和“形+的+名”两种语序并存,可重复,可预测。如安多藏语、景颇语、纳西语、哈尼语。
  附图
  两种语序形式不同,功能有别,主要体现为:
  1)“名+形”有双数节律要求,常体现为双音节或四音节,并容易出现语音变化,如声韵母改变、音节缩减等;而“形+的+名”一般没有节律的要求,也没有语音变化。如景颇语:
  附图
  2)“名+形”结合较紧,不能插入别的成分,结构特点类似复合词;而“形+的+名”结合较松,形容词定语可根据需要扩展(如加状语、补语性的程度副词、或重叠等)表达复杂的概念。如:
  附图
  3)“名+形”的语义焦点在核心名词上,而“形+的+名”则在形容词上。因此,语用中若需突出事物的属性,多用后者;而强调事物整体时,多用前者。如安多藏语:
  附图
  第二类,“名+形”为主,只有少量的“形+名”,且用法上受到多种限制。如彝语、普米语、克伦语。
  1)彝语即使是复杂的定语,也用“名+形”表示。若形容词定语和数量词组定语共同修饰名词时,数量词组后置,若数词为“一”时,“一”要省略。如:
  附图
  但彝语也有少量“形+的+名”的语序,只是它不能像第一类语言那样转换为“名+形”,且多用于较新的概念中。随着人们表达概念的日益复杂,这种语序有逐步扩大的趋势。
  2)普米语形容词修饰名词只有“名+形”这一种语序;即使是和数量词组、并列定语同现时,也保持“名+形”的语序。因此不可能像第一类语言那样用两种语序来分别强调属性或强调整体;而且只有当形容词前出现程度副词时,才能将形容词前置。但前置还是后置,语用功能不同。具体为:“名+形”用于表达常规焦点;而“形+名”则用于表达对比焦点。如:
  附图
  以上语言事实引起我们思考以下几个问题:
  1.形修名的复合词语序在多数语言中基本一致,而且比较固定:除白语是“形+名”外,其余基本倾向于“名+形”(纳西语较特别)。即使在少量的“形+名”式中,也有不少能对其成因做出解释。因而可以认为原始藏缅语形修名的复合词只有“名+形”一种语序。至于短语,现在是两种语序并存,孰先孰后,或是两种语序都有?先有“形+名”、后有“名+形”的认识能找到以下几个理由:
  1)“名+形”是无标记的,形容词紧跟名词之后;而“形+名”是有标记的,大多要加结构助词“的”。从词源上看,结构助词“的”在藏缅语里无同源关系,即使是亲缘相近的大多也无同源关系,应是后起的。既然“的”是后起的,以“的”为标记的“形+名”结构应当也是后起的。
  2)如前所述,“名+形”是不能扩展的,而“形+名”是可以扩展的,即结构单一的定语后置,结构复杂的定语前置。这在藏缅语中具有一定的普遍性,能扩展与不能扩展的相比,后者应当是更为稳固的或先出现的。两种语序似乎是为了满足人类认知不同发展阶段的需要。但要证实以上认识,还需要解释以下事实:为什么彝语简单的或复杂的形名短语都只用“名+形”一种语序,普米语只有当程度副词介入时才出现“形+名”语序。
  2.形名短语主要用哪种语序与语言的形态是否丰富、动宾语序无关。因为:普米语在几种样本语言中,是形态较丰富的;而彝语则相对贫乏,可二者都主要用“名+形”。白语和克伦语都是动宾型语言,但选择完全相反的语序:白语只用“形+名”一种语序,而克伦语只有“名+形”一种语序。白语的语序无疑与汉语的深度影响有关,而克伦语与东南亚区域的形容词后置有关吗?Dryer(1998)认为地理分布是形名结构的语序选择的主要因素,但究竟有多大的解释力,则值得怀疑。
    三 形容词定语和指示词定语、数量定语共同修饰名词时的制约关系
  Greenberg(1966)的共性20指出,“当任何一个或者所有下列成分(指别词、数词、描写性形容词)居于名词之前时,它们总是以这种语序出现。如果它们后置,语序或者依旧,或者相反”。这条共性告诉我们:第一,形容词定语虽然不是重要的类型学参项,不如领属定语、指示词定语、数词定语那样与VO/OV、前置词/后置词等参

项高度相关,但和其他定语还是存在互相制约的关系,仍是有用的参项。第二,当这三个定语在名词之前时,只有一种语序:“指别词+数词+形容词”;在后时,也只有两种语序:“指别词+数词+形容词”或“形容词+数词+指别词”。相对六种逻辑上的可能而言,存在明显的优势语序:数词居中,形容词离核心名词最近,指别词最远。第三,这条共性实际上有更深远的意义,它体现了包含多个成分的语序研究中需要注意的两大类语序:一是各个成分彼此之间的相对位置,二是各个成分相对于另一成分的亲疏度(相对距离或者说相对接近度)。因此,在名词前的三个定语的语序既体现三者之间的相对位置,也体现它们相对于中心名词的亲疏度;而后置于名词时无法同时保持名词前的这两种语序,于是只能选择保持其中之一(刘丹青 2002)。
  上述的语序共性及其所遵循的原则是针对没有量词的语言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