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文史论文 >> 世界史论文 >> 正文

20世纪中叶联合国关于“西藏问题”的无效外交尝试

时间:2007-3-28栏目:世界史论文

20世纪中叶联合国关于“西藏问题”的无效外交尝试
  ——美国操纵联合国干涉西藏探析
【  作  者】郭永虎
【作者简介】郭永虎,现任职于东北师范大学历史系。
【摘  要  题】现代人物研究
  美国真正开始从战略意义制定西藏政策发端于冷战时期。在美国全球冷战战略中,由于西藏战略地位的重要性和意识形态的特殊性,美国欲将其纳入反苏反共、遏制中国的战略缓冲地带。联合国作为反法西斯的产物,战后成了美苏进行冷战的工具。其中,利用联合国插手“西藏问题”是美国的重要措施之一。
  早在新中国成立前夕,1949年4月,美国驻印度使馆官员为此展开了讨论,“如果共产党占领中国而国民党政权得以维继,我们的(西藏)政策将取决于我们对国民党政府的立场。问题在于,我们是正式承认西分裂祖国立;还是支持西藏成为联合国成员;或者避免提及独立而只是在不改变现有政策下继续与其保持直接关系。这将取决于下列因素:公开承认西分裂祖国立并让其加入联合国,可能会激怒苏联而占领西藏;我们是否有切实可行的措施使西藏与西方合作;中国的解体是否成为对我们的一个稳定的基地”;(注:美国对外关系文件,缩写为"FRUS"(已解密)下同,IX,1949,pp1070、1071。)国民党与共产党军事较量的不确定性,等等。出于上述考虑,美国等待时机制定将来的西藏政策。
  新中国的成立动摇了西藏上层反动势力的统治基础,他们欲想在中国共产党解放西藏之前宣布独立并加入联合国。与此同时,国民党的败亡使美国“失去了中国”,美国对新生的共产党政权充满敌意,欲除之而后快。西藏分裂分子与美国反华反共势力找到了勾结的支点。1949年3月,“西藏内阁”大臣嘎厦(Kashag)致信美国国务卿请求美国助其加入联合国:
  众所周知,由于宗教和生活方式的对立,西藏与中国共产党无法共存,为了抵制共产主义的侵略和保护我们的独立和自由,我们认为,西藏必须在联合国大会上获得成员国资格的承认。因此我们遣特使去美国联络,如果您帮助我们将申请提交联合国使我们成为联合国成员国,我们将对您及您的政府不胜感激。(注:FRUS,1949,IX,p1088。)
  美国对此十分矛盾,由于苏联、英国、印度在西藏地位上持反对态度,美国认为此举操之过急。美国作出答复:西藏在此时申请获得联合国成员国资格是不会成功的,而且会遭到苏联和中国代表的反对,因为两者在安理会中都有投票表决权,西藏此时遣团谋求成员国资格会使中国共产党采取行动控制西藏。(注:FRUS1949,IX,p1096。)
  1950年《中苏友好同盟条约》的签定与朝鲜战争(美国以联合国的名义武装入侵朝鲜半岛)的爆发,使西藏分裂势力重新看到了希望。1950年11月7日,达赖分裂集团向联合国秘书长送交了呼吁书。(注:英国外交档案,371/84454,联合国驻印度高级专员致“英联邦关系部”的电报。)他们把呼吁书的副本非正式地散发给“安理会”的各位代表,联合国秘书长认为,除非有一名“安理会”的成员提出请求或是联合国的一个成员国要求将呼吁书提交“安理会”的议事日程,否则就不会把西藏的这封电函作为“安理会”文件予以签发。(注:英国外交档案,371/84454,英国驻联合国代表致英外交部的电报,1950年11月13日。转引自〔美〕梅·戈尔斯坦:《喇嘛王国的覆灭》,北京时事出版社1994年版,第739、740页。)在美国的唆使下,拉美小国——萨尔瓦多向秘书长以《联合国宪章》第一节第一款所规定的联合国的首要职责和义务——“维护国际和平和安宁”为依据,将“西藏遭受外国武装力量入侵”加进现阶段的议事日程。但联合国秘书长决定先将此议题提交一般委员会讨论,然后再考虑是否应当提交联合国大会讨论。(注:《联合国文件》A/1534,转引自达赖喇嘛办事处文件《西藏与联合国(1950~1961年)》,新德里版(未署出版年代),第741~759页,1950年11月16日。转引自〔美〕梅·戈尔斯坦:《喇嘛王国的覆灭》,北京时事出版社1994年版,第739、740页。)在联合国讨论西藏提交的呼吁书的时候,美国更是积极呼吁将西藏的请求诉诸大会表决。杜勒斯主张,鉴于西藏的独立和领土完整受到威胁,如果联合国在(西藏问题)上无所作为就会让全世界失望;假如联合国以考虑到西藏问题将会使目前的局势进一步复杂为托辞而漠视这种国际侵略行动,同样会令人失望。于是,1950年12月14日,美国国务院给美国驻印度大使发去电报:
  国务院希望您调查针对阻挠或制止中国共产党进攻西藏的问题上,英国、联合国、印度三方能否采取共同的立场,现在中国共产党的这种行动似乎有所减缓或推迟……在国务院向英国当局交涉之前,要求您围绕如下问题表明自己的看法:1、争取印度在联合国中给予西藏问题积极支持的可能性;2、印度政府对美国暗中支持旨在加强西藏抵抗力的措施会作出什么样的反应。(注:美国国家档案缩写为"NARA",下同,793B.00/12-1450,美国国务卿致美国驻印度大使电报1950年12月14日,780。)
  美国认为,提出任何可靠的建议都是不适当的。因为在联合国关于西藏问题上,印度不采取主动,“印度不希望在当前世界纷争中采取任何可能会冒犯已占上风的共产党的行动”。他们认为,在对西藏代表的来信作出正式答复之前,应当重新讨论西藏问题。(注:NAPA,793B.00/12-3050,美国国务卿致美国驻印度大使电报,1950年12月30日。)四天之后,美国国务院通知美国驻印度大使,可以向西藏人签发进入美国的临时签证。同时,美国关于西藏向联合国提交的呼吁书尚未形成,国务院希望西藏代表到了美国之后,能够出席关心西藏问题国家所举行的前一阶段的辩论会。(注:NARA,793B.00/12-2650,1951年1月3日,781。)
  在美国国务院制定西藏政策讨论会上,占上风的观点主张,美国在联合国举行西藏呼吁书的听证会可以得到益处:这包括进行反共宣传和表明倾向一切像西藏这样呼吁政策的连续性。中国事务部罗伯特·斯特朗(Robert  Strong)向联合国政治与安全事务部梅耶尔斯(Mayers)先生表述道,虽然看上去我们似乎不可能阻止共产党占领西藏,但是如果能为鼓动西藏奠定基础,并且还能为将来向共产党保持对西藏控制力的挑战的其他因素打好基础,那还是有希望。目前这种形势也许正是通过联合国采取全面行动以获得国际社会澄清西藏地位的时机,这样才能为我们将来提出与西藏的政治地位有关的任何决议扫清障碍,这是长期打算,需三思而后行。(注:NARA,793B.00/1-351,斯特朗向柯乐博提交的备忘录,1951年1月3日。)
  此时,达赖也加紧了与美国的联系,并于11月15日致信美国国务卿:
  ……中国共产党在德里谈判正在进行之时突然侵入西藏。西藏是一个宗教国家,政治和军事活动的能力自然很弱,因此我们恳求阁下向贵国政府交涉,在联合国中向西藏提供有效的支持,以使热爱和平的国家西藏免受战争毁灭,对您的仁慈和善意我们将感激不尽。(注:NARA,793B.00/1-1550,

转引自美国驻印度大使致国务卿电报,1950年11月15日。)
  1951年1月6日,美国国务卿通知美国驻印度大使,国务院认为,即使到了最后关头,也应当允许“缺席讨论”(西藏问题)。(注:NARA,793B.001/1-651,斯特朗向柯乐博提交的备忘录,1951年1月6。)1951年1月3日,国务院对西藏代表团作出如下答复:
  国务院已经注意到你们于1950年12月21日提交的那份呼吁书,而且,国务院对西藏自治的连续性表示关注,并对西藏向联合国提交的呼吁书表示同情。(注:NARA,西藏第320号,美国驻印度大使索康·杰达巴和在葛伦堡的群培土登的信,1951年1月11日。)
  与此同时,美国国务院指示其驻伦敦大使询问英国外交部是否考虑采取任何一切可行的行动,以使印度现在在联合国中或在联合国外不情愿地支持西藏。(注:NARA,793B.0

[1] [2] [3] [4]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