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文史论文 >> 新闻传媒学论文 >> 正文

大投入—大制作—大产出版权交易打响三“大”战役

时间:2007-7-29栏目:新闻传媒学论文

 随着中国出版走向国际化、产业化,中国出版界也走出了求稳、保本的小制作水平,开始角逐大投入-大制作-大产出的版权项目,从而开始制造出与世界同步、同质的图书。
大投入: 中国出版界开始争购海内外名家名社作品,打响了版权争购战、作家“转会”潮;大制作:中国出版界开始加大包装营销等制作投入,筑高市场进入门槛,形成了图书注意力大战;大产出: 中国出版界开始意识到构筑自身的核心竞争力,实现图书销售的同时更注重品牌的增值。
以习惯了计划经济和教材双重保障的中国出版社为主体打响的这三“大”战役,表明中国出版已经进入一个新的时期,原有的出版格局会在这样的背景下分化、改组。不管结局如何,可以肯定的是,中国出版业将会更加强大、自信。
大投入:积累能够开出“天文数字”的版权资源
作为一项内容产业,出版产业主要成本是版权购买。在全球化大潮袭来的今天,出版社版权交易的范围已经拓及全球。
显而易见,无论是发现培养本土作家、就近引进香港台湾地区版权,还是直接引进国外版权与世界同步,只要是那些市场前景明朗的名家名社经典之作,版权费用都维持在相对高的水平上。比较而言,版权引进作品的成本总体上大于本土原创作品。电子工业出版社世纪波公司刘露明介绍说,从国外引进版权的作品,成本主要有两项:一是翻译费,有时候翻译费数额与本土作者的稿费相当;二是版税,引进作品的版税普遍要高于本土作者,有的版权引进图书还要预付金。此外,引进图书编辑成本也比本土原创作品要高。总体来看,引进版权作品成本约为本土原创作品的两倍。在本土原创作品中,由于简繁体等文化差异,港台作品需要计算一定的改编费用。初步估算,内地本土作品、港台作品和国外作品三者的版权成本比例约为1:1.2:2。

既然版权引进成本总体高于本土作品,为什么版权引进依然成为不少出版社的集体选择,像《哈利·波特》这样海外名家、名社、名作者的作品,甚至引得国内数家大社抢、逼、围,这笔帐怎么算?
辽宁教育出版社社长俞晓群指出,国外图书市场比较成熟,引进那些经过市场检验的作品,相对而言成功的把握更大一些。也就是说,较高的版权引进成本实际买来了更高的成功系数。
清华大学出版社有选择地引进一些经典的、前沿的甚至超前的外版书,并且合作对象都是微软、剑桥、哈佛等名社。科海电子出版社负责人以电脑图书为例说,由于高端电脑类图书大多是欧美出版社先出版,因为这些技术是最先进最新的,本土作者的理解和消化需要一定的时间,短期内还形不成本土的创作力量。对这类高端电脑出版物,走版权引进的道路能够减少时间差。科学出版社一位编辑也表明了同样的观点,科学出版社版权引进最大宗的是医学和生物类教材、教辅。国外在这些领域较国内是相对领先的,并且国外教科书的编写形成了自己的特色,语言、体例都非常吸引读者。据悉,科学出版社引进版科技图书销量平均都在5000册以上。
与此同时,一些千锤百炼的作品即使版权成本高一些也是物超所值的。辽宁教育出版社引进的《国家地理摄影经典》,每张照片都可以说是千里挑一,算得上张张精品,国内不可能这样去做。据介绍,有的国外作者报酬甚至按工作小时来支付,写上三五千字,报酬高达三五千元。从这个角度来说,相对昂贵的版权引进成本买到了时间和品质,仔细算算其实并不贵。
版权成本高的不仅仅是海外作品,成功的本土原创作品,特别是名家作品,版权成本也开始爬升到接近引进图书的水平,金庸作品由三联花落别家,原因之一正是因为三联没有就金庸开出的12%的版税达成一致。而近期成功的本土原创文学作品,如余秋雨、池莉、崔永元等,他们的版税水平也并不比国外引进作品低多少,当然,最终都成为大投入-大制作-大产出的出版典范。
大投入才能积累起出版社核心竞争力,国外出版商正是把握着这类版权资源才能够从版权交易中源源不断地获取财富。据中国少年儿童出版总社海飞社长透露,当初中少社与比利时埃尔热基金会联系购买丁丁作品时,对方曾经开出一整套包括丁丁电视卡通片、形象、玩具等涉及多个产业的版权、生产权、开发权引进方案,其总金额是“天文数字”。
中国出版社现在是到了积累足以开出天文数字的版权资源的时候了。当然,并不是每一家出版社都有实力参与对这些高成本的版权项目的竞争,对不少出版社而言,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大制作:出版中国图书“大片”
不少业内人士都认为,出版已经进入了微利时代:图书品种和数量攀升,而单种图书发行量却在萎缩,规模上不去,成本自然居高不下。如何让图书更容易地从每年十多万种的出版物中脱颖而出?在内地魔法般复制了《哈利·波特》畅销奇迹的人民文学出版社社长聂震宁说:“图书市场的创新、培育与宣传可以说是畅销书的武器

[1] [2] [3]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