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文史论文 >> 新闻传媒学论文 >> 正文

新闻事实与关于新闻事实:“重估影视概念”之十二

时间:2007-7-29栏目:新闻传媒学论文

 从思维心理学的角度讲,思维的过程就是对问题的了解和解决的过程。
这个过程不但要历尽波折,还要克服种种障碍。“以一种过去解决相似问题起过作用的策略,即使对解决新问题并不恰当,但人们仍然会继续倾向于使用它,这就成为解决问题的障碍,阻碍了人们运用能使问题解决的新策略。”①克服障碍的过程就是解决问题的过程,思维就是在克服种种障碍的过程中,完成思维的全部活动。
有一点应该强调,许多障碍往往不是出在对象本身,而是出在关于对象的认知上。就是说,思维的障碍往往不是在对象本身,而是在对象以外。比如,新闻的根本问题,即新闻的观念问题,障碍就不在新闻本身,而是在对新闻的理解上。可以讲,新闻不是障碍,障碍存在于关于新闻的理解之中。
在思维心理学的研究上,有个著名的试验,叫“邓克尔的盒子问题”。
试验是这样的:给被试者四种材料——火柴、几枚图钉、几支蜡烛和一个纸盒子,目的是要制作一盏壁灯(要求蜡烛垂直地放到墙上),一种方法是将这四种材料摊开来摆放;一种方法是将前三种材料放到纸盒里。出人意料,就是由于材料的摆放方法不同,影响了问题的解决。
后一种方法由于三种材料都放在盒子里,盒子就没有被看作是解决问题的材料,而是被看作盛装材料的工具。但是,第一种方法由于没有将盒子作为盛装材料的工具,被试者很快就将其视为了材料——作为了蜡烛的平台,被钉在了墙上,解决了问题。

这个试验给了人们一个重要的启示,当材料被放入盒子里时,明显地限制了人们对盒子的利用,就是说,盒子不像是被利用来解决问题的材料,即:不是解决方法的一部分,而是另一部分;不是盒子限制了我们什么,而是我们如何看待盒子的功能和作用。
(盛装材料的工具)这种限制,就不是出在问题本身,而是出在关于问题的理解上,出在我们解决问题时思维的障碍上。在我们思维时,盒子的工具作用遮蔽了盒子的材料功能,盒子的习惯定义限制了盒子的新的作用。一句话,盒子的观念成了盒子功能的牢笼。
这个试验,让我联想到了关于新闻的思维。
这个问题说来很大、很复杂,我只想就新闻的观念谈上一点儿。我发现,关于新闻的观念,有许多说法,许多定义,但归拢起来都少不了这样三个关键词:(1)新近(2)事实(信息)(3)报道(传播、传布)。
以我所见,这三个关键词,就像是三个盒子,不但限制了我们的思维,也拢住了我们的思考。当然问题不是出在三个概念本身,而是出在概念以外,确切地讲,出在我们对概念的理解和诠释上。对概念的解释不是概念给予我们的,而是我们给予对象的。也可以讲,装进“盒子”里的东西不是“盒子”决定的,而是我们决定的。是我们限定了“盒子”的功能,而不是“盒子”限定了自己的作用。
新闻是新近的信息,新鲜的事实,不然就不叫新闻。这是字面上的理解。深入想一下,新闻一定不全是新近发生的,有许多是已经发生,新近出现的。严格地讲,时间概念上的发生和出现是同时的,但新闻概念上的发生和出现往往是异时的,10点钟的事,10点10分出现在新闻中,就不能说发生和出现是同时的。
这当然不是抬杠,而是为了说明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新闻不是历史,但新闻离不开历史,就如今天离不开昨天一样。长期以来,人们总是将新闻与历史对立起来,二者仿佛仇人一般,其实,二者是一体,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新闻现生于历史,新闻的血脉是历史血脉的一部分,割断历史就是割断了新闻的生命。我们对新闻的传播一定是带着历史影子的新闻传播,而不可能是新闻事实本身的传播,脱离历史的新闻是不完整的新闻,也是不存在的新闻。新闻的含义,不应该只是新闻事实本身,而应该是历史背景下的新闻事实。就是说,不是事实的报道,而是关于事实的报道。
其实很明确,任何一个事实,一定是在关系和联系中的事实,这个事实才具有意义。否则,孤立的事实没有意义(当然,孤立本身也无法构成事实),分离历史与新闻的关系,就是在抽取新闻的精髓和含义,割断意义的联系,没有意义联系的新闻,就不是具有意义的事实。
我们总是要用时间的概念来区分历史与新闻的个性,似乎这样才是最准确最有说服力的。但是我们却恰恰忽略了这样一个事实,时间是一个过程,一个承前启后、流动不拘、无法割裂的过程。此时为新闻,彼时为历史,此起彼落,才是一个完整的时间过程。否则,有此起无彼落,一定不是一个完整、真实的时间过程,就像有上坡无下坡一样,不是一个真实的存在。
新闻和历史不是对立的“彼此”,而是融合的“一体”。确切地讲,历史是新闻的一部分,而不是另一部分。我们说,一株花,要有四个部分组成:根

[1] [2] [3]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