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文史论文 >> 新闻传媒学论文 >> 正文

dv不过是一枝笔

时间:2007-7-29栏目:新闻传媒学论文

 DV运动正在被越来越多的谈论,这个还处于青春发育期的事物,已经被赋予太多的文化意义。我们这个急速运转的社会,总是迫不急待的寻找并歌颂一切新鲜的东西,总是要把它上升为一场颠覆性的革命,甚至为此献上了无数“新”或者“后”的限定,比如“新生代作家”、“新状态写作”、“新纪录片运动”、“新诗歌”“后文学时代”,美学特征的模糊使得评论家们只能借助于时间概念来描述,更为典型的例子是一些文学杂志在推出“70年代作家”、“80年代作家”“少女作家”“中学生作家”之后,又把苏童、叶兆言这些作家的孩子的作文拿来吹捧,按照“老鼠的儿子会打洞”这个反动的血统论,文学已经进入了新老鼠时代。
我非常担心,DV运动也会被无限上纲,变成所谓“后纪录片运动”。
照我看来,DV不过是一枝笔,价廉物美,如同傻瓜相机,它最大的意义就是飞入寻常百姓家。但是你不能说,因为人人都用得起原子笔,书法或者文学就产生了多么革命性的进步。再往深了说,DV的出现使得影像行为带有更多的游戏色彩,不少人对这种即兴自由具有个人色彩的行为寄予厚望,因为它克服了发表的障碍,用法兰克福学派的语言叫,它可以避免意识形态神话和权力话语的陷阱。对于这种理论的乌托邦,我同样不以为然,你只要看看网络文学的状况,在超越了出版发表的“话语权力”后,我没有看出它产生了什么杰作,即使那个痞子蔡的作品,也不过尔尔,简陋得一塌糊涂。我很赞同范曾的观点,真正的大师都是艰苦训练的产物,游戏产生不了大师。

所以,我想套用一个东北的黄色笑话说说DV,啥文化不文化的,乐呵乐呵得了呗
在去除了笼罩在DV身上的神话色彩巫魅色彩后,我想说说我们的DV实践。2002年,“凤凰”推出了一个新栏目《DV新世代》,又名“中华青年影像大展”。作为一个商业台,“凤凰”的原则历来是少花钱多办事办大事,这个节目的运作其实很简单,卖上一些DV机,发动一些大学,再联络一些爱好者,活儿就算基本闹停了。不过,迄今为止,这个栏目仍然是极个别没有广告支持的栏目,我们赔了点钱,当然也赚了点吆喝。
刚推出这个栏目的时候,我非常担心,一是担心一些作者刻意模仿主流媒体,尤其是《生活空间》,本来就糙,再去东施效颦,不砸锅才怪;二又担心对于主流媒体的刻意反动,一竿子把自己插到“地下电影”的路子上,意识形态的压力不说,光是那种模仿出来的千篇一律的边缘感愤青感,就让人受不了。
节目磕磕趴趴的起步了,我的担心全都不幸言中。象广播学院的作品,很多是对《生活空间》的表皮的模仿,即使一个轻松的素材,也要用低沉和缓的配音,仿佛深刻的不得了。而对于“地下电影”的集体自觉的模仿更是明显,很多作者都把镜头对准摇滚乐队,树村那些乐队水平非常低下,明明是追逐时尚,却被作者看成文化反抗与意识形态的颠覆。
初期的作品大都非常粗糙,就象错别字很多文法不畅的作文。一个典型的通病是文字思惟,思想大于内容,一个8分钟的片子,开头片尾各有长长的文字,而且都非常抒情或思辩,我看过一个拍摄彝族人歌舞民俗的片子,作者上来就说,她要在片子中完成对于民间文化和传统文化的思考。还有拍树村摇滚乐队的片子,本来就是一种状态,作者却要提升到人生本原的意义上来思考。一个上海街头印象的片子,风格老套,却被当作现代化中的文化变迁来议论抒情。
所以,我们很快感到,再这样下去不行。不得已,我们利用寒假,发起了“我的父亲母亲”同题征集,由于父母的骨肉亲情,作品风格为之一变,一种真实的原生的生活状态在作品中浮现出来,本栏目也因此柳暗花明。电影导演张元在看完几个片子后说,它对自己的震撼,远远超过张艺谋的同名电影。
当DV作者用朴素的目光去观察自己亲历的生活,DV的价值渐渐浮出海面。那个山东沂蒙山区的女孩子,平静地讲述着自己的父母,“我大大属鼠,我娘胆小如鼠,为了我们三个孩子上大学,他们却干起了杀猪的行当。”镜头在不经意间,展开了日常生活的苦难与温暖。还有一些作品,并不陷于简单的人伦情感,还把镜头对准家庭的裂隙与矛盾,透过撕开的一角,揭示了许多被隐匿的中国家庭的悲哀。
这个活动结束后,我们准备出一本书,叫《中国青年眼中的中国家庭》,把他们家中的一些原始文本如帐单、日记、书信、奖状等一并收入,或许会具有意想不到的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