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文史论文 >> 新闻传媒学论文 >> 正文

报纸业的新一轮出击

时间:2007-7-29栏目:新闻传媒学论文

 早在1972年,每十个澳大利亚人中,年龄在18岁拥有表决权的和30岁以下人中,就有5位年龄介于18至29岁的人表示,他们每天都阅读报纸。而今天,这个数字已变为1:5,专家说这个数字将在2010年下降到1:10。
编辑对出版商:我们有一个问题
针对全世界的青年读者群进行的“战役”正在谋划,讨论和关键性的试验当阶段。这场战斗并不轻松:年轻人拒绝与日常的报纸进行“交战”,他们对阅读没有多少兴趣。这是因为受互联网中提供的扣人心弦的图片,电脑,游戏以及电视的诱惑吗?亦或是他们对新闻就没有任何兴趣-他们对那些内容枯燥,说教性质的东西越来越感到乏味,对外界漠不关心?
或者两者兼而有之,或许是与其它因素相结合而综合作用的结果?
不管答案是什么,问题的确存在。一项对1991年至2002年澳大利亚Morgan读者倾向性所做的调查显示,年轻的报纸读者们的数量占读者总人数的比例正在稳步地下降,尤其是介于14至24岁年龄段的人数。在过去的十年间,周一到周五的读者降低了30%,周六为16%,周日为11%。
25-34岁和35-44岁的人群当中,平时报纸读者的流失量为19%。这两个年龄段在周六的读者流失率极为接近,为5%和4%。

令人高兴的是25-34岁的周日读者人数保持稳定,而且35-44岁读者还增加了12%。
面对这个全球基本相似的数字,来自伦敦,墨尔本和芝加哥的英文报纸的出版商们正密切观注着事态的发展,并在寻求“争取日益衰退的年轻读者的兴趣”的良方。
英国联合报业的《伦敦都会报》是最成熟的具有时尚风格的出版物,它于1999年为抵制由Swedish Modern Times Group创办的《地铁报》而克隆发行出版的。
过去《每日邮报》的发行商处于领先地位,而如今《地铁报》发行量达82.5万份,运往伦敦,曼彻斯特,伯明翰,纽卡斯尔,格拉斯哥以及爱丁堡,它与市场中年龄在44岁以下的77%的年轻办公人员有着紧密的联系,其中有81%的在职者通常很难有机会与经销商打交道,即便如此,目前它还是处于赢利之中。
在墨尔本,News Limited's Herald与Weekly Times出版了MX,这是一份充满活力并且色彩艳丽的小报,每个下午免费发行9万份。MX剔除了对早报的竞争-由Fairfax出版的《墨尔本快报》,在第一年里,它恰到好处地把握住丰富的市场目标(年轻人),约有68%的读者年龄在34岁以下,有超过一半的人是全职工作者。MX在上周为它的第二个周年纪念进行了庆祝,尽管还在亏损,但很快就能看到收益。
在芝加哥,作为本地市场的先锋,《芝加哥论谈》在去年十月已经预备了一个名为Red Eye作为其分枝的报纸,其对手《太阳时代报》为与其相针锋相对,开办了针对年轻人的名为Red Streak的新报纸,直到今天,虽然已经撕下了“年轻人至上”的标签,但他们仍然在一决高下。看来,在芝加哥他们将网罗任何一位读者成为其观众。
Herald Sun的主编Peter Blunden说,MX并非是在国外的一个克隆产物,但是越来越多的机会将会填补市场的缺口,而且试验性的出版计划将触及年轻读者的心弦,使他们为之心动。
他将MX定义为一份不把自己弄得过于真诚的报纸,远离阴暗和死亡,热衷于让人捧腹的小故事,不必假装成一份记录性报纸,始终触及流行文化,不惧怕冒险行为。
“如果给予年轻人以挑战的机会,他们的所作所为将会是让人感到震惊的事。” Blunden说,“这样做没什么不好。”
MX是一份完全准备就绪的报纸,25位编辑当中有13位是助理编辑,他们的工作就是将六位记者的报导或一些非传统的原始资料去粗取精,并进行删减,小的修改以及润色。
编辑Mark Gardy说:“我们希望它快捷而显而易见。我们希望它的日常新闻轻松,欢快,积极和谐而且信息广博。至于我们的晚间读者-我们提供电视中的有价值的信息,电影讯息以及在哪有最好的酒吧。”
“在这里没有评论,没有领导者,没有演讲。最重要的是我们无需对读者们进行说教,因为他们无需接受说教。”
评论家们在Salon.com中写文章,认为他们夸张且并不令人兴奋,Jack Shafer说:“有关这两份报的消息,评论越少越好。在糟糕与最糟之间,还是应该有一个嬴家的。”
Joe Knowles告诉媒体:“我们迫切想要吸引年轻读者,所以我们不一再为18-34岁的人群谋划些什么了,让读者们自己来决定Red Eye是否适合他们。”
“我们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