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文史论文 >> 新闻传媒学论文 >> 正文

唐龙国际“卡壳” 民营电视失语

时间:2007-7-29栏目:新闻传媒学论文

 唐龙的低调和缺席,在今年5月举行的北京国际电视周上,并没有引起公众和媒体的过多关注,但在圈子里,“唐龙出事了”的说法,却已像风一样被不可遏制地流传。很多业内人士都怀着一股莫名的兴奋与好奇打探着此事,紧随而来的,则是一种真正的恐惧。一向敏感的民营电视业,对政策的关注,也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叫停
事实上,事情可能并不像业界所盛传的那样严重。据了解,造成此次业界恐慌的直接原因,是唐龙最近被广电叫停一事。
按照唐龙方面的说法,此次被广电叫停,其政策只是暂时的、局部的,并未影响唐龙正常业务的展开。唐龙总裁陆兴东表示,之所以被广电叫停,可能是因为某些节目在播出时,没有执行严格的报审手续。
按照国内现行政策,一般科教、知识类节目在播出时无须报审,只需电视台自己终审即可,但电视剧、卡通类节目,为防止其市场泛滥,在播出时必须向上级主管部门报审。
“显然,我们对这一政策的理解并不是很清楚。”陆兴东说,“现在很多知识科教类节目,如Discovery,为叙述生动,加进了很多情节。对于这类节目,究竟是按科教类节目还是按电视剧来处理,目前还没有明确的界定。我们与维亚康姆合作的《尼克知识乐园》就是这样一个性质的节目。我们与电视台合作播出该节目时,因认识模糊,没有向有关部门报审。”

陆兴东否认了此事与维亚康姆有关。显然,他认为事出有因。
“最初,叫停政策下来时,我们也感到很惊讶。因为,如果说我们违规操作的话,那目前所有的民营电视机构都在违规操作。目前,北京没有一家民营机构获得上级主管部门颁发的正式的制作许可证,至于节目报审的问题,在圈子里也比比皆是。”陆兴东说。
陆兴东表示,目前国内民营传媒经营的最大风险在于市场的不确定因素,任何个人的想法和部门利益因素,都有可能导致一个公司或行业的动荡。
旁观者
虽然陆兴东认为目前被“叫停”可能来自其他利益部门的干涉,但业界对此却另有说法。
运作北京电视台“欢乐总动员”的欢乐传媒总裁董朝辉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唐龙的某些做法可能触犯了某些政策的底线。以本土公司自居并坚持本土原创的董朝辉认为,有着港资背景的唐龙,现在主要引进和包装国外的电视节目,这些节目从内容到形式,可能并不适合中国老百姓的口味。“只有注意生活导向,立足中国老百姓的心态,才能在市场上立于不败之地。”董朝辉说,“尽管我并不确知唐龙被叫停的原因,但主管部门做出这一决定,很可能是为了让它缓冲一下,重新寻找市场定位和风格。”
另一位业内知情人士则透露说,今年早些时候,唐龙国际曾邀请国内一些电视机构在北京怡生园召开了一个会议,其目的是想垄断国外一些知名通讯社的新闻节目在国内的发行权,此举直接触犯了包括央视在内的国有电视机构的利益,这可能是唐龙被“叫停”的直接原因。
“与本土公司不同的是,唐龙国际有着较为复杂的外资背景,其决策人当中,不少有海外或港台背景,他们对国内传媒政策的理解和把握,远不如本土公司那样准确。”这位知情人士说。
陆兴东对此并不认同。他表示,目前唐龙国际所有的决策人都是大陆本土人士。
关于唐龙被叫停一事,记者也曾向有关部门求证,没有得到任何有效信息。尽管如此,但可以肯定,唐龙被“叫停”在业内产生的震荡,已超出了自身的范畴。
国民待遇
颇具意味的是,此次唐龙事件是在境外传媒机构在国内高歌猛进的背景下发生的。自年初以来,诸如新闻集团、时代-华纳等国际传媒巨头已相继在中国内地部分地区获得了落地权。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国内民营电视机构在获得政策条件方面,处于明显不对称、不对等的地位。
中国人民大学舆论研究所所长喻国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入世之后,按照WTO相关条款,国内经济实体与外资、合资企业享有同等待遇。这一条款对双方都是适用的,这也就是说,在获得政策条件方面,除了外资、合资企业外,国内其他经济实体也同样有获得国民待遇的权利。喻国明解释说,按照我国宪法,在现阶段,其他非国有经济同国有经济一样,都是构成社会主义经济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这应该成为我们关于国民待遇理解的一个常识。”喻国明说。
北京光线传播的总裁王长田表示,国外一些传媒集团相继在国内获得落地权,事实上已变相获得了经营电视台的权利,而国内民营电视机构连节目制作权的获得都还是一个未知数,这确是一个令人尴尬的局面。王长田认为,造成这一状况的原因在于,相对于国外传媒集团强大的经济实力及其所裹挟的资源背景,仍旧处于小、弱、散状态的国内民营电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