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文史论文 >> 新闻传媒学论文 >> 正文

关于舆论监督与新闻法制问题的访谈

时间:2007-7-29栏目:新闻传媒学论文

 时间:1999年11月10日18 :00—18 :50
地点:北京广播学院专家楼
被访者:魏永征,上海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魏)
采访者:郭镇之,北京广播学院教授(郭)
一、新闻媒介监督与舆论表达
郭:我们正在作一个关于“《焦点访谈》和舆论监督”方面的国家社会科学课题。您对新闻法制作了很多研究,今天我想请您谈谈这方面的问题。很多人认为,舆论监督就是批评性报道,您是怎样看的呢?如果舆论监督与批评性报道不是一个概念,舆论监督不完全是批评性报道,那么它应该包括哪些方面的内容?
魏:根据宪法第四十一条的规定,公民对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都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我想,批评和建议都属于舆论监督的内容。公民批评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可以写成批评性报道,建议就不是。批评是负面的,建议是正面的。批评包括对决策和行为的批评,对行为的批评多一些。建议则往往是对决策的建议,并不一定是批评性的内容。
郭:但它可能涉及政策等比较宏观的问题,可能更重要一些?
魏:决策性的舆论监督也有很多。从早期来说,关于土地出租政策,学者的建议促成了宪法的修改。三峡工程,“上马”派和“下马”派都发表了意见,“下马”派提出的一些意见,如工程的副作用,文物啦,移民啦,应付战争的问题啦,在上马的过程中都尽量避免了。这些就是对决策的监督。

郭:除了在媒介上批评,舆论监督或舆论表达还有什么别的形式?
魏:那就多了。宪法这一条权利没有限定一定要在媒介上表达,开会发言、向有关部门写信、当面交谈等,都是表达手段。
郭:您能否举出几种与新闻媒介舆论监督不同的其他监督方式?也就是非媒介的舆论表达方式?
魏:非大众传播的方式最重要的就是我们国家特有的新闻单位的内参了。内参不是大众传播,而是组织传播(organizational communication)。但内参的作用是很大的。一部分人民群众的意见是通过内参反映上去的。这是我们国家民主政治很有特色的东西,它是依附于新闻媒介的,对于新闻媒介的舆论监督有不可替代的作用。因为公开的舆论监督要考虑舆论导向,保持一致啊,不能批评上级党委啊,(正面报道和批评的)比例啊,核实啊,等等;而内参相对来说限制较少,比如可以注明未经核实仅供参考,还受特许权保护,由于传播方式集中,一般都可以送到领导手中,新闻媒介上的内容领导官员不一定看,但对内参上的内容比较重视。在中国特色的政治体制下,内参的作用很大,有很多例子可说。
郭:就是说,舆论监督不一定要通过媒介来公开表达,也就是说,舆论监督与新闻监督、媒介监督还是有区别的,对吗?您能否对这些概念作简明扼要的区分?
魏:按照党的文件和法律文件的用语,舆论监督的行为主体是新闻媒介。如《消费者权益保障法》规定,大众传播媒介要对危害消费者权益的行为进行监督。《价格法》规定,新闻媒介要对价格体系进行监督。所以舆论监督基本上被等同于新闻媒介的监督。
但从“舆论”的定义(“公众意见”)来说,反映到我们的社会生活,从“对权力发生影响”这个意义上来说,舆论监督不限于大众媒介。当然,新闻媒介包括内参可以把一部分公众意见反映上去,并形成舆论。但是,其他渠道也有很多,如群众来信啊,信访部门啊,此外,通过各种形式的会议,人大啦,政协啦,以及专家学者发表各种意见,都是一定渠道的舆论表达,对于领导机关起到了监督作用。但是最大量的民意表达是在新闻媒介上。
二、舆论环境改善,立法障碍尚存
郭:应该说,近20年来,自改革开放以后,中国的舆论环境有了很大的改善。渠道比较畅通了,人民群众的愿望和意见得到了较多的表达。您认为,应该对现在的舆论环境给一个什么样的评价?如果说进步了,它进步到一个什么样的程度?如果说还有一些不足的话,有一些地方做得不够或者还有改善余地的话,它又在哪里?
魏:总的来说,20年来是发展了,改善了。比如媒介数量大大增加,这就大大增加了公民表达的机会。整个法制走向健全,推动新闻媒介在许多方面按照法律的程序进行运作,保障了公民的权利。等等。
郭:相对于人民的要求,相对于社会的经济发展和民主进步,我们当前的舆论监督是滞后呢?或是相当呢?还是超前呢?不过,好像不大听人说,我们的舆论监督做法是超前的。
魏:这个问题没有想好

[1] [2] [3] [4] [5] [6]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