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文史论文 >> 新闻传媒学论文 >> 正文

视点的模糊与清晰

时间:2007-7-29栏目:新闻传媒学论文

 不知不觉“升民视点”絮絮叨叨已经有十。看了什么?说了什么?在诸种产业之中,媒介产业本来就很复杂,而中国的媒介产业更加复杂,许多事情,看到了不好说,有些事情说到了,但是不能做。好机会很多很多,但是,总够不着,让人干着急。然而,身在一线内外交困的经营者有更多难言的苦衷,急于进入媒介投资的资本家期待“指点迷津”,而困守在市场迷宫的管理者则希望“一语道破”。
其实,视点没有这种法力。它以第三者的角度聚焦扑朔迷离的媒介现场,模糊清晰与时俱进。
媒介的资本运营一直是视点关注的问题,最直接的理由就是两方都有强烈的需求。资本需要一个腾挪跳跃的空间,而媒介则需要新的血液维护和发展自身的事业。从眉来眼去到谈婚论嫁,气氛是何等的热烈。2000年笔者曾欢呼大资本悄然而至,然而,遗憾的是时到如今,依然还在进行没完没了的苦恋。
媒介的竞争很有戏说的成份。报纸的竞争,电视的竞争如火如荼,但是,仔细一看,竞争大都停留在浅层,局限在内地,从争夺眼球、争夺订户转向争夺广告投放者,行政高压和削价倾销同时使用,局外人多少也能看出内中的同室操戈、兄弟相残;
媒介的品牌经营时下成为风潮。报纸的改版,频道的包装经常都与媒介的品牌经营扯上线,然而,经营者容易忽略一个重要的事实,“品牌经营”的目的是“品牌资产”的增值,前提条件是品牌必须成为可作交换的商品,可以评估,可以交易,当然,也可以抵押。迪斯尼的发展和扩张,以自身牌子做资本,通过交易、合作、合资不断扩充,成为“媒介品牌经营”的典型。问题是,我们的媒介现在具备了“品牌资产”的属性吗?

还有媒介的集团化经营。规模化的趋势无可非议,理论上推算通过合并可以减少成本支出、消除内部竞争和迅速扩大规模。的确,集团化后这些目的大体达到了,但是,通过捆绑扩大的队伍失去了原来的活力,经营队伍的剧烈振荡,触发了广告收入的滑坡。
当然,还有诸如媒介的数字化、媒介国际化的问题。越往深里说,视点越模糊。许多一线经营者都有这种经历,从劳碌的事务堆中抬起头来依然是一片混浊的概念空间,于是情不自禁怀疑起媒介经营的出路。这种心路历程我也有过,排解的方式不外乎告诫自己,不要纠缠于概念之争,不要沉迷于意识形态游戏,媒介经营永远是实践先行。在世事难料的今天,经营者最好的应对方法就是依据求生存谋发展的本能,上下求索,曲折前行。如果感到实在精疲力竭,不妨漫步长安街,向东眺望,自然会发现“打造朝阳CBD”的海报、标语飘荡其间。这里原来就聚集了诸如《人民日报》、《北京青年报》之类的报业集群,近来又受到电波媒介的青睐,几年之内,中央电视台、北京电视台、歌华有线网络相继在此投资数百亿,建筑新的媒介大厦。在它们的周围,聚集了无数的金融投资者。再向东,定福庄那个小小的学院隆然崛起,从几千人迅速膨胀到上万人……
把握媒介市场的运程,掌握媒介经营的机会,过于死板的传统教科书往往解释不清,最好的办法是跳开以往的概念框框,从“人、财、物”的走势来作判断。无论古今中外,无论东南西北,一个地区的产业兴盛或者衰亡,必然与“人、财、物”三个基本元素聚合或者分离有密切关系。当媒介的“物”、媒介的“财”和媒介的“人”高度聚集北京东部的时候,意味着一个新的媒介经营时代悄然降临。(完)
视点的模糊与清晰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