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文史论文 >> 新闻传媒学论文 >> 正文

“霍金热”遐想

时间:2007-7-29栏目:新闻传媒学论文

 几天前,一场“膜的新奇世界”的演讲会,把“霍金热”带到了北京,斯蒂芬·霍金这个名字也不胫而走。他的著作《时间简史》和《果壳中的宇宙》一时在书店脱销,演讲会场听众“爆满”,新闻报道连篇不断……人们评说,继陈景润之后,科学家很久没有受到这样的礼遇了。
“膜的新奇世界”是一个怎样的世界?坦白地说,我们很难理解。我们只知道它是霍金新著《果壳中的宇宙》的最后一章,书中阐释了他独特的宇宙观;我们还知道这本书是那部在全球行销了二千五百万册的专著———《时间简史》的姊妹篇。而霍金所说的“人类可能生活在一个更大空间的膜上”的新奇理论,即使用十分通俗的语言,也难被听众所完全理解,但这丝毫没有影响公众对这位英国科学家的巨大热情。
“膜的新奇世界”虽然不能被完全理解,但透过“霍金热”这层新奇的膜,我们看到了怎样的世界?
最直观的,是人们亲眼看到了“果壳”中的那个挑战命运的不屈灵魂:几十年被禁锢在特制的轮椅上,全身只有三个手指能活动,与人交谈要靠计算机合成语音……就是这样一个重度残疾的人,却把研究的目标直指浩瀚的宇宙。在《果壳中的宇宙》一书中,霍金引用了莎士比亚戏剧《哈姆雷特》里一句充满诗意的台词:我即使被关在果壳里,仍自以为无限空间之王!这句台词形象地道出了霍金的崇高精神追求。数学家丘成桐教授在主持了“膜的新奇世界”的演讲后说,从事基础理论研究是辛苦的,但我们要想想霍金,一个身躯行动如此艰难的人,却能成功地攀上科学的高峰,健康的年轻人为何不可以。是啊,想想霍金,没有什么困难不可以战胜。

透过“霍金热”,我们不难看到公众尤其是青年对科学的向往和对科学精神的追求。不必否认,听霍金演讲的人当中,不乏怀有好奇心理的听众,因为霍金太具有传奇色彩了。但应该承认,绝大多数人被霍金在科学上的巨大成就深深吸引。一位中学生说,我们慕名而来,尽力去听那些很难懂的理论,就是为了表达对科学、对科学精神的崇敬。这使我们想起当年人们对数学家陈景润的景仰。一篇《哥德巴赫猜想》的报道,曾鼓舞了多少青少年献身科学事业。从这个意义上讲,科学事业万古长青,而科学家永远是明亮的星。
“霍金热”还使我们认识到,科学没有国界,中国人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渴望学习先进科学技术,渴望科学的国际交流与合作。这种时代特征反映在人们的精神面貌上,就是对科学事业的热爱和对科学家的尊敬。而“霍金热”使这一时代精神得到了充分展示。我国科学技术飞速发展,全社会尊重科学、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风气越来越浓厚,这一切令国际科学界对中国刮目相看,这也是近年来包括霍金在内的国际著名科学家纷纷到中国访问讲学的重要原因之一。我们有理由相信,“霍金热”对于在更大范围提高公众的科学素养,普及科学知识,弘扬科学精神,促进中国科学事业的发展,将有很重要的意义。
(文章来源:《人民日报》2002年08月26日第四版)(完)
“霍金热”遐想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