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文史论文 >> 新闻传媒学论文 >> 正文

“提问”在采访中的作用

时间:2007-7-29栏目:新闻传媒学论文

 
新闻深度报道节目的水平有时往往取决于“采访”,“采访”的水平往往取决于“提问”,因此,一个好记者的高明之处不在于自己讲得如何,而在于如何让别人“说”得精彩,因此“提问”便是采访最先决、最重要的前提。要想让别人“说”得好,记者就得“问”得好。怎样做好“提问”,“采访”和“提问”究竟是一种什么关系,“提问”又涉及那些具体的概念与内容,便成为研究新闻深度报道节目不能不涉猎的问题。
一、“角色”与“提问”
如果说“提问”是一种艺术,那么这种艺术所面临的基本问题便是“角色”与“提问”的关系。一个“记者”在采访中应该“问什么”、“怎么问”这类具体问题固然重要,但我们在开口“提问”之前给被采访对象的第一信息不是话语,而是我们的态度,是我们在“提问”时所扮演的“角色”。应该说,什么样的“角色”我们都不应该“扮演”。我们是记者,我们的任务是采访,记者在采访当中的“角色”就是一个问询者、探询者,仅此而已。因此在“提问”之前,你首先要一百次地提醒自己哪些身份你绝对不可充当,比如:“牧师”、“教师”、“律师”、“警察”、“法官”和“辩手”;哪些行为举止你绝对“不可为”:比如自以为是、居高临下。作为一个职业化的“记者”,什么时候,你面前无论坐着的是什么人,情绪上你都不能激动,或悲或喜,或扬或抑,你得“一碗水端平”,如何端平这一碗水,“与人为善”是惟一的基调,这里的“与人为善”不仅专指对好人,对坏人也要有“善”,这个“善”就体现在尊重他人的人格上。

二、“倾听”与“提问”
我们知道,尊重人的最好方式就是让人说话。要想让人说话,一个最便捷的方法是学会“倾听”。
“倾听”是“提问”的又一个前提,采访中“记者”常会遇到这种情况:你想要被采访对象说出来的内容,往往是人家不愿意说的;而被采访对象想讲的又往往不是你所要的。此时,“倾听”就派上了用场。在一般的情况下“倾听”的功能主要是让你忘记功利,不要只想着“提问”,你权且耐下心来先听一听被采访对象最想说的话,然后对方往往就不好意思拒绝你的采访,这里的耐心不仅仅是技巧,也变成了一种采访不带任何先入为主的主观意识的平等进入,这样的“进入”是与任何被采访对象沟通的点化剂,实践证明:只有当被采访对象感觉到了你的“平等”与“真诚”,只有在他看到了“你愿意听”,他才愿意对你敞开心扉,才会和你交流,才会慢慢向你端出“心里话”。
三、“准备”与“提问”
“记者”采访前的“准备”不仅决定着采访的成败,也决定着采访的深度。通常“准备”工作主要是指做好“案头”,具体地说就是你得在上阵采访前动笔把要对被采访对象的“提问”事先写下来,而怎样设计“采访”提纲,凭空想是想不出来的,你必须翻阅大量文字资料,向知情人了解被访者的背景情况,如果被采访对象是罪犯或犯罪嫌疑人,那你还得认认真真看卷宗。 哪怕一个人的卷宗有十几本、几十本,你也得舍得拿出时间。“磨刀不误砍柴工”。当然“提纲”的“准备”有许多原则可供遵循,比如问题宜小不宜大,宜具体不宜空泛,宜直接不宜绕弯子,同时千万不要选择只能让对方回答“是”或者“不是”的提问。总之,有“准备”和无“准备”采访结果完全不一样,对于任何“记者”有“准备”才能工作,没有“准备”,临阵磨枪、仓促上阵有时候只能是打败仗。
四、“角度”与“提问”
想办法让被采访对象开口讲话,这并不就意味着采访获得了成功。采访不是目的,采访出“好效果”才是我们的追求。怎么“提问”?怎么能让你的“提问”得到回应?有的时候“角度”也是很重要的事情。认真找好一个“角度”就好比在千万条路径中找到了一条惟一能够到达目的地的道路。你的采访一下子就会于纷乱中切入主题。对于非常难采访的人,你最好从寻找“共同语言”这个“角度”去做文章;对于不爱讲话的被采访对象,你可以先和他聊天,聊着聊着再渐渐进入主题;而对于和记者有抵触情绪的采访“对手”,你必须有办法调动他心里哪怕是最后一点点的“善良”,让他流露真情。“记者”不是“演员”,但这并不等于采访中你不能“巧于心计”,好的“角度”必须用心才能找得到。
五、“回合”与“提问”
动用一切手段使你的被采访对象配合地接受你的采访,这是“记者”为自己顺利进行采访构筑的“第一平台”;而调动一切智慧使你和你的被采访对象在谈话中“出彩儿”是“第二平台”,在这个平台上必然呈现的一种境界就是“回和感”。“回合”的境界是美妙的,但“回和”只产生在对话中,只产生在好的“提问”所诞生的好的对话机会中。学会“提问”是采访迈出的第一步,对于这一点,也许今天的中国电视记者已经开始意识。但是在西方记者的眼里“提问”早已是从业者最基本的“看家本领”。
(作者单位:中央电视台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