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文史论文 >> 新闻传媒学论文 >> 正文

中日关系与日本舆论导向:从美日安保重新定义到朱閒基访日

时间:2007-7-29栏目:新闻传媒学论文

 [内容提要]中国和日本这两个亚洲大国的关系究竟如何,不仅历来为世人所瞩目,而且也为学者所重视,尽管两国政府在公开场合或外交场合都强调友好是主流,但实际上目前仍处于比较艰难的阶段。而日本媒体的舆论导向又为中日关系起到哪些作用?著名日本问题专家、新加坡学者卓南生教授,围绕以上问题作了精辟的分析。下面是卓氏在北京大学一个公开演讲会的发言,读来饶有趣味。
[关键词]中日关系 日本舆论导向
[中图分类号] G210 [文献标识码] A
各位朋友,各位同学,很高兴今天能有机会和大家谈谈朱镕基总理访日后中日关系走向的问题。中国和日本都是亚洲的大国,两国的关系,正如大家所知道的那样,不是那么理想。尽管两国政府在公开场合或外交场合都强调友好是主流。但在实际上,就事论事,现在是处在比较艰难的阶段。今天我就想谈谈朱鎔基总理访日前前后后中日关系的一些问题,特别是针对日本方面的一些论调进行分析。
最近几年以来,促使中日关系发生最大变化的,首先是1996年4月17日日美安保条约的重新定义。接着有两个受人瞩目的外交访问活动,一是1998年11月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访问日本;中日双方对此次访问还是十分重视的,因为这是中国的国家主席首次访问日本。再就是2000年10月朱总理的日本之行。


我个人的看法是,1996年4月17日日美安保条约的重新定义有几个重要的含义:首先是意味着美日之间达成了新的协议,日本被迫放弃与美国争夺世界第一交椅的念头。
我们知道,在80年代后半期90年代初期日本处在经济泡沫期。哈佛大学的傅高义教授所写的《日本名列第一》是在70年代末期出版的。在这之后,世界上掀起了一股“日本热”,日本曾经一度自我陶醉,认为日本将在21世纪名列第一。在谈到21世纪是亚太世纪时,实际上不少日本人就一厢情愿地认为21世纪就是日本的世纪。在那个时候,我们如果看看日本的报纸或接触其他媒体,经常可以看到类似“金满国”的字眼。“金满国”就是遍地黄金的国家。当时日本的经济学者提出了“亚洲雁行论”(“雁行形态发展模式”理论),它的主旨就是日本是亚洲经济的火车头,是带头雁。在大雁之后紧接着起飞的是四小龙,也就是韩国、新加坡、台湾和香港。随后是东盟国家,再后也有人加上了中国。老大的中国是殿后的。按照这个“雁行论”的模式,日本的领导地位是不能被取代的,这是一个铁的规则。其他国家只能在日本之后顺序起飞,谁都不能超越日本。这样一个以日本为中心的理论在当时是颇有市场的。日本人在当时一提起经济大国,一提起21世纪,就眉飞色舞。在经济泡沫越吹越大的年代里,日本人到处收购土地,大玩金钱游戏,连美国也不看在眼里。不少日本人称美国患了“美国病”,认为美国样样都不如日本,美国是日落西山,日本则是高高升起的太阳。在这样的背景下,日本国内掀起了一股“嫌米论”。“米”是指美国,讨厌美国的情绪达到非常高昂的程度。在泡沫期顶峰时,名画都以天价被买下来,他们认为日本已经到了可以和美国分庭抗礼的时期。换句话说,在泡沫期,日本一方面认为亚洲当然是日本的腹地,同时也要和美国争夺第一。在日本传媒的引导下,我们可以看到当时日本国内正在争论如下问题:日本是名列世界第一还是屈居第二?现在是不是到了和美国可以争夺第一的时候?诸如此类的言论是经常出现的。另外一个提法是日本究竟是要走美国路线还是亚洲路线。这并不能简单地理解为我们平时所说的亲美国还是亲亚洲的路线。而是说两者都是亲日本的,只不过两者提法不同,到底现在是到了联合亚洲其他国家和美国争霸的时候,还是仍然在美国的默许之下逐步推行大国外交政策。这样的情况持续到了1996年4月17日才有明确的结论。原因是日本的经济泡沫破灭后迟迟不能复苏。最初很多日本朋友都告诉我,他们的泡沫就像啤酒一样,喝掉三分之一的泡沫,剩下的三分之二就是日本的实力,因此他们可以处变不惊,或者处惊不变。但是往后那最初占三分之一的泡沫过去了,日本经济还没有恢复,另外一个三分之一也过去了,也未见到谷底。于是日本人开始慌张了,再加上欧美的一些信贷评级机构对日本的金融、经济频频给予不良的评估并施加各种压力,日本终于知道了自己的实力还是不能和美国抗衡。日美安保重新定义的第一个特点,就是日本再度承认日本失败了。换句话说,1945年8月15日,日本人认为日本败于美国的原子弹,但到了1996年4月,他们承认,这回不是军事的败仗,而是经济的败仗,这促使日本不得不同意继续走卧薪尝胆的路线。因此,1996年日美安保条约的重新定义实际上表明日本再度向美国称臣。日本人称之为是第二次败仗。在这一点确定之后,日本回

[1] [2] [3] [4] [5] [6]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