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文史论文 >> 新闻传媒学论文 >> 正文

画面的价值和意义╠╠重估影视概念之五

时间:2007-7-29栏目:新闻传媒学论文

 
这题目乍一看,一定很傻。没人不知道,画面的价值和意义产生于画面,有什么样的画面(空无也是画面的一种)就有什么样的价值和意义。画面包含着情感,也孕含着思想和意义,可以说,清楚得无需赘述,明白得不成问题。
的确,画面是事实,不是问题。 但画面的价值和意义,就是问题了。而且,“一个问题必须是在说清楚了之后,仍然是需要解决的问题,才是真正的问题。”(赵汀阳语)常常清楚的问题,不一定明白,知道的事情,不一定理解。
比如我问:“任何画面都有价值吗?”
常常有两种回答:“是”或“不是”。
其实,这两种回答都不是哲学意义上的回答,不是从根本上理解的最后回答。因为,人们总是习惯于用生活的态度看待生活,不习惯用哲学的思想理解生活。对生活者来说,情理之中,无可厚非。而对艺术的创造者来说,却可能是致命的缺憾。
从哲学的意义上讲,画面的价值和意义,其实并不像人们看到的那样“理所当然”,那样“一目了然”。细想之后也许会发现,并不是问题很傻,而是“习惯”桎梏了我们的思想,使我们显得很聪明,其实很傻。尼采说得好:“习惯使我们双手机巧,使头脑笨拙。”
依我们所见:
画面的价值不取决于画面本身。

画面的意义不决定于本身的画面。
画面的价值,只是智慧的名称;画面的意义取决于思想的组合与配置。应该说,“任何画面都有价值吗?”还不是一个问题,因为它缺少问题存在的条件,亦如,“存在本身不是问题,但某东西的‘存在’却是一个问题”一样,只有当画面成为对象——“存在成为存在”的过程中,任何画面才具有价值和意义。因为我们不能无条件地谈论存在,也不能无条件地界定价值存在和不存在是思想的判定方式,只有当具备某种判定或界定条件,这种判定或界定方式才生效,不然,“某物有价值”和“某物无价值”这两种断言在意义上是无区别的。
从根本上讲,我们谈论画面,其实就不是谈论画面本身,因为任何画面都是对象性的。没有对象就没有画面。为什么说空无的画面是画面的一种特殊形式,同样基于“空无”是“无”的对象(亦如,无声是有声的一种特殊形式一样。甚至无声可以成为一种更有震憾力的声音)。举个例子,战场上,一名士兵被一颗炸弹炸瞎了双眼,瞬间,一片浓烟过后,画面上一片空无,只能远远地听见士兵的叫喊,“我的眼睛呢……”显见,空无的画面是双眼失明的对象,不是对象的空无。因此,有价值的画面,画面一定是对象性的。对象性的关系是画面与对象的实际的现实关系。 “万物皆人之对象,万物也是万物的对象……不仅万物皆有对象,而且万物都互为对象”。(陶同《对象学》第13页)也正如马克思所说:“非对象的存在物是一种‘根本不可能有的’怪物。”
有对象才有画面,不等于说,对象的价值就是画面的价值, 因为其中忽略了一种重要因素——人的记录和选择。“里根遇刺”一定是个很有价值的拍摄对象。然而,记录了什么?抓到了多少?其画面的价值会截然有别。如果说,对象是画面价值的根本,那么,人的记录和选择就是画面价值的条件。
事件天天在发生,又时时在过去,只有把时时发生的事件(对象)记录在胶片或磁带上,画面的价值才存在。否则,没有留住事件(对象),事件的价值仍然存在,画面的价值却无从谈起。因此,只有在对象成为画面时,对象的价值才能在胶片或磁带上显现,成为画面的价值。成为画面的过程,就是人的记录和选择的过程,失去了这种过程,无疑便会失去画面的价值。我们说,有对象才有画面,只是画面价值的一种可能存在,而使对象成为画面,才是画面价值的现实存在(这里的介质——胶片或磁带,只是影响画面价值的技术条件,非存在条件,故可忽略不计,却不能无视)。
从哲学的意义上讲,画面的定义应该是,纪录在胶片或磁带上的现实对象(或曰,反映在胶片、磁带上的影像——现实对象)。其中包含了这样三个元素:一是对象,二是记录,三是介质。正是这三个元素构成了画面的概念。而且三个元素缺一不可。用个形象的说法,画面就是对象和记录生产在介质(胶片、磁带)上的“娃”,这“娃”的名字叫画面。
人们常说,这画面真感人,真美,真棒,其实是在说,对象真感人,拍得真美,胶片或磁带质量真棒,或者是其中之一,或者是其中之二,或者是三者的最佳合作。总之,画面自己既无思想,也无价值,只是思想和价值的符码;画面自己既无情感,也无理智,只是情感和理智的代表。这很像我们身边有两个截然不同的人,名字都叫吴用。对他们俩人来讲,仅从名字上是无法区分的,这样一来,吴用这个名字,真就没有什么实际用场了。
实际上,画面的价值,只是理智的名字,因为每一次画面的构成(选择对象、记录对象),都是一幅智慧的作品反映在胶片或磁带上,就具有了画面的价值。往往

[1] [2] [3]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