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文史论文 >> 新闻传媒学论文 >> 正文

j校里还需要教些什么?

时间:2007-7-29栏目:新闻传媒学论文

 你可能听说过哥伦比亚大学新任校长伯林格先生已暂缓寻找新的新闻学院院长的消息。伯林格先生说,在这样一个整个世界正在朝着一条全球化,信息饥渴,市场利益决定一切的道路处飞速进化的极其不稳定的大环境下,学校必然重新审视它的使命所在。
你可以想像,这对于那些已经在J校——新闻圈的人都这么来称呼这一新闻训练基地——学习了10个月的学生们的心目中造成怎样的影响。在这里,他们——或者是他们的父母,他们的经济资助人——把三万多美金交给了一个现在看来既无固定领导人也无许可的学校,他们把学费的现金支票都交完了,却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哥伦比亚大学也还是有些说法的。或许有些人正在重新考虑该如何来教授那些能让新一代的记者一个个都成为合格的“Mc Laughlin 集团”的成员的技巧。
自从伯林格说了这番话之后,新闻业的人事引发了对新闻学院未来前景的争论。一些老者教授校友对于那些一尘不变的基础技能将让位于例如交流理论这样虚无漂渺的课程表示了关注。担心者们说,这样以来,当新闻线索在截稿期限前5分钟才出现时,这些年轻的记者们将如何应对?这种担心引致了学校代理院长大卫克拉特作出承诺,任何课程的改变都不会破坏我们对传统技能课程的提供。

现在你可能会感到奇怪为什么你会在意这件事。显然,新闻媒体正如现代巫术一样具有广泛的覆盖面。它消息灵通,无所不能。主宰着一切,从Britney Spears 的流行到美国是否会发动战争打击伊拉克。从来不去在乎这些报道究竟有多少的现实性。只有猜测。
即便如此,我们是否就该去养活一大批该说话时却不说话的记者呢?新闻从业者的受训情况关乎每一个美国人,包括一名专栏作家,尽管他从来没有在J 校上过学,对这件事情也很有些想法。
对于新手来说,年轻的新闻收集者必需知道如何明智地运用技术。也就是在任何情况下他们必须被教会始终手握铅笔。  
电脑瘫痪,掌中宝失灵,或圆珠笔油因为严寒而冻结,钢笔的笔尖一碰到火类的东西就报废,要不就是笔迹经水一浸就模糊不清了。铅笔就不会给你造成这些麻烦,当然,只要你把它削尖了。
年轻记者需要掌握外语,越带有异国情调越好。试想一下如果他们会说普什图语而且在阿富汗工作。再试想一下,誰想睡在坎大哈的泥沼里?最好还是留在法国,为被委派到巴黎做准备,或者是在任何一个晚上,让餐馆掘走你的钞票。
道德伦理课是无法避免的,可以选择的是学生们通过简单的记忆新闻道德学来把节省的时间更多地投入到他们的兴趣追踪去。而对于那些过于庞大的章节则弃之窗外。
年轻的记者需要学会躲避灾祸。
站在他们立场,他们必需被选拔告知千万别与摄影师一起进入危险的环境,因为摄影师们都是疯狂的。他们之中最优秀的就是彻头彻尾的狂人。当有人在互相扫射的时候,他们就站在那儿。而你在这种情况下也会受伤。
忘记那些课本中教你的措词吧。诸如,“不可引用”“背景资料”“深入背景资料”。因为没有人会理解其中的区别。除此之外,它们通常都是没用的,除非你要在华盛顿开创你的事业生涯,正如拉塞尔贝克所说的那样:等着那些政客们撇开一切真相,跟你大撒其谎。
J校的学生们还应当学会如何求得生存。比如说安排你去采访某一事件,当食物已经摆好,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就是先吃后付帐。借用我以前在纽约邮报的一个同事Bernard Bard的一句话,如果不能随机而动,那就不是新闻学。
最后也是最关键的一条。新闻学院的学生必需学会,从来不要在心情好的时候来准备你的支出帐单。
好好想想吧,这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一个合理的财政建议。记住伯林格说过的话:只有在你身陷其中的时候,你才会想到,要是能听听商业学院的 课程就好了。
来源: www.nytimes.com, 中华传媒网编辑编译
What They Don't Teach at J-School
By CLYDE HABERMAN
YOU may have read that Columbia University's new president, Lee C.Bollinger, has suspended the search for a new dean of the university'sGraduate School of Journalism. First, Mr. Bollinger said, the schoolmust re-examine its mission in a world that is uncertain, rapidlyevolving, globalizing, information-hungr

[1] [2] [3] [4]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