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文史论文 >> 新闻传媒学论文 >> 正文

文化误读与比较新闻学

时间:2007-7-29栏目:新闻传媒学论文

 [内容提要]本文运用大量实例集中讨论了文化误读的消极性——一种文化对另一种文化的曲解而造成的消极后果。文章分析了中西新闻学中双向误读的情况,认为目前比较新闻学急需梳理中西之间一些似是而非的概念。
[关键词]误读 文化 比较新闻学
[中图分类号]G210[文献标识码]A
误读(Misunderstand),这里指一种文化在解析另一种文化时出现的错误理解和评估。误读可能是有意也可能是无意的,不同的意识形态、相异的文化背景或粗疏都可以是造成误读的原因。误读的后果为远离事物的本来面目,堕入谬误泥沼。误读在大众传播中的消极性是显而易见的——误报,妄加评估,在新闻报道中的不客观以及对事实的歪曲会加深不同文化之间的鸿沟。避免误读是促进两种文化正常交流的必要条件,它要求人们用一种富于理解的心态,详尽地占有事实,准确地进行分析。
误读是文化交流中的普遍现象
误读在泛泛的意义上是生活中普遍存在的一种认知现象,它有积极和消极的一面。从积极方面来说,人们对艺术或人文作品的误读有可能是一个激活想象力、创造灵感的过程。作家祖慰推崇积极误读,他认为,法国大思想家伏尔泰因误读中国古代政治是“最有人权的制度”而建构起自由平等的君主立宪制,因误读中国儒学是具有崇高理性的“理性宗教”而批判并重建了“神示宗教”。没有误读就没有抽象画的产生,因为抽象画中的形象就是现实世界的变形。①

本文集中讨论误读的消极一面,探讨一种文化对另一种文化的曲解而造成的消极后果。在展开探讨之前还要廓清一个问题,即:确定何为误读本身就是主观的过程,“情人眼里出西施”,但要确定谁在误读,就一定要有一个比较的坐标(Coordinates)。本文是以假设有一个比较公允的客观衡量标准为前提来考虑误读的。
在异文化之间,大量概念是彼此同义的,比如在英文和中文中:Table=桌子,Weather=天气,计算机=Computer。这些概念在互译时一般不会造成歧义。但有些概念,具有特定的内涵,异文化接受者翻译的不准确就会产生误读,比如:“Black tea”是红茶而不能译为“黑茶”,“Blue blood”不是“蓝血”而指贵族,“Milk”是牛奶,但“Milky Way”不是“牛奶路”而是“银河”。如果望文生义就大错特错,离题万里了。但这种情况还不是主要的威胁,一旦知道了某个异文化概念的确切含义,完全沟通是可能的。值得注意的是那种貌合神离的现象——概念的内涵和外延不一致,这是引起中西之间文化交流歧义的主要症结,形式上相似而内容的不对应引起了误读。比如Professor虽然等于“教授”,但它们之间的内涵(或含金量)是不一样的。在英联邦国家的大学里,一般一个系只设一个Professor,其社会地位极高;在中国,“教授”并不限量,二者之间是不等值的。再如“作家”在中国是极受推崇的,有较高的社会地位,和“作者”是不同的概念,但在英语国家,“作家”和“作者”经常共用一个概念“Writer”,其中并没有什么区别,作家的待遇也很平常,一般的作家甚至经常与贫穷联系在一起,“We have a lot of starving writers!”一位去伦敦攻读社会学的中国学生被当地的朋友不断警告道。“Intellectual”与“知识分子”的关系也是不稳定的。美国大学中的许多教授认为法国人对知识分子的定义——“一种持自由的立场、随时对政治、经济、文化、政府提出批评性、否定性意见的学者”才是该词真正的内涵。②这和中国对“知识分子”的理解又是多么的遥远。
说到苍蝇,一般人会产生厌恶感,很多民族会说:“这家伙像苍蝇一样讨厌!”讨厌苍蝇似乎是全球性的现象,但偏偏就有例外,在澳大利亚,人们会将苍蝇视为宠物,因为这里的苍蝇与其他国家的不同,它们多以森林为家,以植物汁液为食,不带任何病毒及病菌,躯体翅膀形态柔美,澳洲人对它的评价是:美丽、干净、可爱。苍蝇是澳大利亚的出口商品之一,每年能换回大量外汇。可以想见,如果因澳洲人赞美苍蝇而指摘他们文化低下,就会陷入一种文化误读的泥沼。
中西交流中有相当一部分概念的互译貌合神离、含义相去甚远,比如:Editor(编辑),Socialism(社会主义),人道主义(Humanism)等。使用这些概念,如果不小心,就会误入歧途,所以要仔细甄别。
在新闻学中,中西互译的概念许多也是貌合神离的,并非对等的关系,比如:新闻自由(Freedom of the Press),客

[1] [2] [3] [4] [5]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