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文史论文 >> 新闻传媒学论文 >> 正文

演员的媒体:舞台和银幕

时间:2007-7-29栏目:新闻传媒学论文

 [内容摘要]20世纪初以来,从德国表现主义戏剧开始,戏剧由舞台向银幕过渡,从而引发了戏剧艺术尤其是现代戏剧表演艺术的相应的转化。本文以这一特定历史时期的典型的戏剧文本(包括电影和舞台剧)为对象,具体阐述了这一嬗变的发展过程;在戏剧表演观念、演员表演的心理体验、表现内容与造型方式及演员在不同媒体中的地位和作用等方面,剖析了戏剧表演艺术在不同媒体中所体现的美学规范和特征,以及它们之间的相互联系与区别。
[关键词]演员;媒体;舞台;银幕;表现主义
比较研究演员在各种媒体的功用,将涉及到与之相关的广泛的问题。包括风格样式、物质因素的作用、观众期望、技术影响以及文化和历史的规定性等。为了抓住研究重点,我将着重讨论一个特定的演员媒体的案例:在20世纪第一个10年的后期至20年代早期的德国,演员从表现主义戏剧舞台向表现主义电影转移。通过对七十多年前这种案例的研究,我希望能够将关于舞台与银幕之间复杂交错的历史性的争论延续到20世纪90年代。
在一个新世纪即将到来之际,录像机、卫星传送、数字化这些制作、存储、接收图像的技术,似乎已经拖垮或取代了电影,更毋论戏剧。但是,就像戏剧在电影的进攻面前没有消灭一样,电影也不会在我们眼前衰亡,演员必定会在新的媒体上发挥新的作用。的确,近来一些颇有影响的戏剧陆续被搬上银幕,例如彼得·格利维纳名为《普洛斯帕罗之书》的电影就是自莎士比亚的《暴风雨》改编而来。这表明了传统的演出媒体如何继续影响着我们的观赏期望。在我看来,戏剧与电影之间互相的竞争和借鉴,反映了持续不断的文化统治权的争夺,以及艺术实践的哲学论辩。尤其是,对20世纪10至20年代的戏剧和电影的特征的热烈讨论,已然成为一种评判标准——回顾过去,现代主义危机引起了一种普遍的社会变革,以至于很多东西都可被看作这种变革的一部分。当我们进入一个后现代的时代,在超越和模仿的意义上像认定某种边界、以加引号或省略等方式来命名和界定某个问题等也就不免再次出现。因此,早期参照其他艺术形式对电影的界定,也为当今对电影多重性和共通性的描述和设计提供了一种历史性的参考。回顾一下历史,我们可以看到,不要说当今,早在20世纪初就没有一种媒体被人们孤立地加以理解和接受,而且一种媒体只有在与其他媒体的相关联中才能显示出它的重要作用。

20世纪初,演员从舞台转向银幕,对这种转移之中演员的性质和功用的研究,使我想到表演艺术是否会随媒体变化而变化。我的结论是肯定的,而且以此推断,历史的演变暗示着类似的变化一直持续着。在我看来,电子时代中身体在逐渐地消失。对此,社会产生了普遍的人文回应。这其中,应包括对演员形体及表演理论和实践的讨论。当代的表演形式反映了现今对躯体理解的文化转变。像早期电影那样,它从大众化的戏剧和其他娱乐样式中吸收了表演和表现的模式。这里我提出一种“技术化躯体”的命题并重新阐释主体与客体的关系:例如健身房里被电动机械和电脑化练习训练出来的完善的身体;录像厅里那种充满发动机式电动张力的躯体;网络聊天室里,不见其人的人性在电脑支配下进行角色扮演;或者在肉体里布满电极,把身体和心理的反应设计成电子反应从而成为一个有机的“硬盘”。因此,在电影《终结者》中,演员阿诺德·施瓦辛格的身体变成了由复杂电脑软件组成的材料,而产生一种难以置信的特殊效果。近来一些网络电影的雏形也表明了电子传媒可以以不同方式来解放或控制人的身体。
传统表演形式随着新的媒体的出现而产生变化,历史地展示出这一发展过程必须有一个整体假设性的前提。我们没有亲身经历早期戏剧和电影之间的竞争,只能依靠间接的资料来理解这一切。戏剧史学家善于利用印刷材料进行重建工作,如评论、文献记载、手册、理论文章、图片。他们也知道解释学的观点,即考古学的构建过程总是经过了当代人的法则和观念的过滤。就电影来说,这些问题似乎并不存在,因为总有或多或少的保存完好的影像资料,记录着电影演员和他们表演样式。但我们也要意识到我们是以今天的眼光来观看这些移动的画面,从而就不免有一定的历史的局限性。事实上,我们和默片时代的观众观看方式是不一样的,即使是同一部电影,我们所看到的就和他们所看到的可能都不一样,因为我们对于视觉魅力有了不同的联想和反应。德国在这方面提供了一个具有特殊意义的历史案例。因为德国在一战和战后时期,戏剧与电影的联系比其他国家更为密切。人们会记得,当时许多电影导演、演员和技术人员都是

[1] [2] [3] [4]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