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文史论文 >> 新闻传媒学论文 >> 正文

三媒体英雄访谈录:我们与“世界一流”的距离

时间:2007-7-29栏目:新闻传媒学论文

 嘉宾:
IDG全球高级副总裁、亚洲区总裁熊晓鸽
Tom首席执行官兼执行董事:王兟
新闻集团星空传媒(中国)副总裁李映红
主持人:今天能把三位请到一起来,真的很不容易。
熊晓鸽:这要感谢《21世纪人才报》的陈宗周社长,这次他请我们来重庆聊一聊媒体的发展,就这个问题,我也很愿意和大家一起来交流。
主持人:今天我们的话题就是围绕媒体人才来展开,熊晓鸽先生本身是学新闻出身,又一直在从事媒体工作,应该对国内外的媒体人才比较熟悉和了解。
熊晓鸽:王兟和李映红是行业中的资深人士,我也很想听听他们的看法。
主持人:那我们就先从国内的编辑记者们说起吧。 
我们比别人差什么?
主持人:三位经常往来于海内外,对各地的媒体从业人员都比较熟悉,在你们看来,与国外或者港台的编辑记者相比,中国内地的媒体人有些什么优势和差距呢?
熊晓鸽:做记者,在美国,在中国,要求应该都一样:文章写得好看,采访能力强;可是国外因为竞争激烈,我个人觉得,美国记者能力更强一点,更专业一点。
李映红:在新闻集团,我们很重视“can do”,也就是能力。你在接受任务的时候,不能说“我做不了这个”,只能说“我来想办法”,或者“我去找狗仔队”,哪怕是说“这事需要100万,3天才能搞定”……这也许有点勉为其难,但这要看他试过没有,这一点对于记者来说是最重要的,不只是能力问题,是个思维方式的问题。比如说采访东帝汶的一个记者,在很危险的时候仍然不肯撤回,坚持呆在那儿采访,发回来的报道成为全世界了解东帝汶局势的权威材料。

主持人:新闻集团在招聘新人的时候,是以什么标准来挑选的?
李:我可以举一个例,我的一个老上司,现在是《澳大利亚人报》的广告经理、悉尼公司总经理,他是第一流的报人,他最大的特点是——简单、干脆、成绩说话。我们喜欢的也是这类人。我们最近在上海招人,很有意思。招财务经理,要那种不是指挥人,而是既能作分析又会记账的那种,跨度很大。这样的人很难招,都是高不成,低不就。招系统部经理更有意思,系统部经理要求要支持七八十个人,包括装机、杀毒等许多小事,压力是很大的。许多人一听都不来了,开再高的薪水都不来,而我们对这方面的人才需求量是很大的。
主持人:刚才熊先生说到专业化,TOM和新闻集团也应该有这样要求吧。
王兟:香港的采编人员专业分得是很清楚的,跑经济的跑经济,跑娱乐的跑娱乐,他们会以专业的精神来跟踪新闻。
主持人:国内的主流媒体也分口,但感觉他们的专业素质却差得比较多。
李映红:确实是这样,在澳大利业,一名记者对他分跑的行业的评论可以做得很细,对读者的影响力也很大,比如一名汽车记者,他建议什么收入水平的人买什么样的车,绝对就是很权威的。
熊晓鸽:比较而言,在美国和欧洲,采编人员的专业化技能好一些。国内缺的是几点:一个是金融知识(financial),一般学校里也不上这方面的课;二是商业、管理方面的技能。你也许会说,这有什么关系,文字好就行!但现在大家的文字功底都非常好,但你要写经济现象。国外都是记者报出来的,怎么捅出来的?是看财务报表。我们记者去采访一个公司的CEO,问得都比较浅,问不出深度来。只要看财务报表,就能提前看出它的问题来。我没到美国当记者前,老外看到我的稿子的时候都说:“你写得太好了。”什么意思呢?就是说我写的都是正面的,这些别人都知道。
主持人:我们的记者拿新闻稿的人太多了,不够勤奋,也不怎么去学习和钻研。
熊晓鸽:上次我去汕头大学新闻系讲课,我对学生说,哪怕你去商学院,听听会计课,都有好处。为什么很多记者与他们的被采访者能成为很好的朋友?因为你在这方面有很好的积累,当你做好准备时,你就能与他在平等的地位上进行交流。
李映红:内地的媒体人才有一些长处。比如年轻,文化素质也都不低。但他们的敬业精神与西方记者有很大差距,我可以讲一个《世界新闻报》的例子。
主持人:你是说索菲王妃攻击英国王室的那件事吧?
李映红:对。《世界新闻报》是《太阳报》的姊妹报,它的一位阿拉伯裔编辑一直想采访英国王室的内幕,苦于没有机会和渠道。后来他知道索菲王妃办有一个公关公司,于是他就扮成阿拉伯酋长,去跟索菲做生意,做成几笔生意后,取得了信任,索菲就在他面前对女王、查尔斯、布莱尔攻击了一番,他都悄悄录了音。这在世界报业上被称为“最可耻的狗仔队行为,最伟大的采编行为”。这个记者

[1] [2] [3] [4]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