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文史论文 >> 新闻传媒学论文 >> 正文

中国媒介集团会上市吗?

时间:2007-7-29栏目:新闻传媒学论文

 这是一个非常敏感的问题,也是许多人很关心的问题。实际上,现在成立的广播电视集团中,有些早就有上市公司。比如,中央电视台属下的无锡影视外景基地股份有限公司,湖南广播电视集团的电广股份,上海的东方明珠电视塔股份有限公司。
在政府不允许媒介整体进入股市的情况下,精明的媒介只好化整为零,借壳上市,比如,四川的《成都商报》通过博瑞公司来控股四川电器股份公司,一石三鸟,一举两得。湖南电广股份能够上市是经历了艰苦的努力,其中内幕恐怕股民很难了解。而上海的东方明珠电视塔股份公司和中央电视台管辖的无锡外景基地股份公司则是悄悄上市,细心的股民会发现他们有雄厚的电视台背景,而不买股票的传媒界人士倒反而不大知道这回事。
这两年,中国股市上似乎是“两个凡是”,凡是和高科技有关的股票价格都在上涨,凡是“触电”的股份价格都在上跳。这个触电就是指跟电视有关。电视在20世纪末有幸搭上了高科技的班车。这种现象至少反映了股民的两种心理,一种心理是,电视在中国这些年超常发展,影响巨大,明显是绩优股;另外一种心理是,电视台都是国家开办的,跟银行一样,不会倒闭。
但是,股市毕竟是有风险的,媒介的经营也有好坏之分,所以在这一点上,许多股民仍然有些盲目。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政府并不盲目,所以政府才不会轻而易举地让媒介整体进入股市。制播分离曾经一度被列为中央电视台的改革重点,电视界也为此热烈讨论了一番,虽然局外人士很难搞清楚制播分离这个专业术语的确切含义,但是很快这个词汇就被淡化了。如果制播分离,那么电视台在制作权上会不会失控?如果说新闻节目不能搞制播分离,那么像中央电视台的《春节联欢晚会》能不能搞制播分离?

从媒体的角度说,许多媒体是愿意上市的,成为上市公司,就可以吸引更多的投资。在国家对媒体上市有所限制的前提下,许多媒体力图采取的是一种“剥离式上市”,也就是通过把新闻宣传部分和非新闻宣传部分剥离开,从而希望能够减少或者干脆杜绝股市对新闻宣传的影响。但是,这种剥离是不是能够像外科医生的手术刀那样精确?非常难说。正如电视台的制播分离试验目前处于搁浅的状态,原因就是剪不清,理还乱。
去年,《哈尔滨日报》报业集团在北京大张旗鼓地搞了无形资产评估,虽然有专业的评估事务所负责评估,但是许多传媒界人士还是对评估结果和评估方式怀有疑问,党报的牌子值多少钱?这毕竟和大楼以及印刷机等有形资产不同,同时,它也与可口可乐的商品品牌评估不同,由此,就会有疑问,用什么标准来衡量党报的无形资产?另外,《哈尔滨日报》报业集团为什么要搞这次无形资产评估?显然,这种评估对《哈尔滨日报》报业集团将来的剥离上市非常有利。
湖南电广上市时,湖南广播电视界有关人士反复强调湖南电广不会对湖南广播电视集团的新闻节目有什么影响,言下之意,新闻节目已经被剥离出来了,现在是非新闻节目部分上市。但是这对股民多少有些误导,因为在股民眼里,湖南电广就是湖南广播电视集团的一种象征,这当然包括湖南的新闻节目,尤其是有趣的湖南卫视晚间新闻。
奇怪的是,当许多企业,尤其是上市公司,极力突出自己的国有色彩时,传媒界的股份公司却似乎在淡化和回避这个问题,好像讲多了,就会给人一种广电集团已经整体上市了的感觉。其实,从国内的情况看,银行和证券公司都在整合上市,包括最有垄断色彩的电信业也在上市,为什么偏偏唯独传媒业心虚呢?这让人不由地联想到某些传媒专家的名言,为什么教育可以产业化,而传媒业却对产业化概念如此敏感?要知道教育是千秋大业,是关乎下一代的问题。
所以,有些传媒人士就认为媒体完全可以上市,因为股市现在流行的就是炒作概念,而媒体在这方面有资本。问题是媒体为什么上市?为了多筹措到钱?如果钱来了,用它干什么?湖南广电集团用它盖了大楼和世界公园,四川《成都商报》用它在云南等地搞了一些连锁报。广电集团搞大后,业务就会多元化,这样就会出现两种形式的集团。第一种是仍然集中搞媒介,业务主要投放在媒介业,会吞并别的媒介,广电集团会吃掉某些报刊,成为媒介业的航空母舰;第二种是多种经营,不仅仅在媒介业投资,并且很有可能媒介业在整个大集团中的业务并不占有绝对主导部分。这后一种是国内目前比较敏感的。
在西方,许多媒介人士对媒介集团化的担心是,媒介集团越来越庞大,对新闻和言论的垄断越来越明显,导致舆论越来越商业化,媒介作为社会公器的作用受到经济因素的限制,中小媒介越来越难以生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