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文史论文 >> 新闻传媒学论文 >> 正文

做秀的时代与时代的做秀

时间:2007-7-29栏目:新闻传媒学论文

 虽然身临一个世纪的终结,但是我们的文化却似乎没有任何的世纪末情结,甚至没有任何的反省或者自问的冲动。这一年来,在各种大众传媒上,形形色色的文化“秀”(SHOW)你方唱罢我登场,“南极人”的嚷嚷声每天不绝于耳,“网上选秀”的新闻被人们津津乐道,王朔的文人漫骂让记者们欣喜若狂,所谓的几个“美女作家”的挤眉弄眼也搅得人心惶惶,还有什么各种名人官司、记者自杀、歌手被刺、神童退学等等等等,沸沸扬扬、乱乱烘烘,让人喜怒无常、真假难辨。文化成为了一个光怪陆离的滑稽“秀”,一切都可以被看作是表演,所有表演的实质都是广告,一切广告的背后都是赤裸裸的金钱欲望。红色被作为“秀”拍卖,爱情被作为“秀”推销,垂死者的手记被作为“秀”零售,即便将旧闻包装成新闻直播也不过是一个媒介“秀”而已。我们几乎不能从今天的文化中信任任何的诚实,哪怕是廉价的诚实。即便那些以诚实开始的文化叙述最终也都会被“秀”的逻辑改造得充满铜臭、充满造作,连流行文化中那些最普及的迷惑、渴望和乡愁似乎都显得虚假。在这样的氛围中,我们无法信任任何文化的严肃、任何的喜悦和痛苦,任何的刻骨铭心或形而上学,因为我们会担心自己也被看作一个后现代的“秀”被人观看、被人消费。

这是一个文化“秀”的时代,这个“秀”时代的舞台是由那些拼命地试图向大众献媚的大众媒介所搭建起来的。在网络那种带有隐秘消费性的传播方式的冲击下,在媒介产业的巨大诱惑下,眼下的大众媒介似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变本加厉地作“秀”,从那些耸人听闻的标题到故作惊人的影像,每一个信息、每一种修辞,都是一个“秀”,一种变相的广告,一种置真善美于不顾的对于利益的如饥似渴。传媒在贩卖产品的同时也贩卖了文化所有的终极意义。
只要仔细看看我们周围的媒介,我们就会意识到,如今的大众媒介已经隔绝了我们与现实的真正的血肉联系,也隔绝了你我他之间真实的人际交流,我们无法通过文化来观照世界,也无法通过文化来与人沟通,一切喜笑怒骂都被无限地夸张,一切细枝末节都被无限地放大,一切生活的感受都被那些灾变的奇观、那些矫情的姿态所淹没,优雅和精致都变成了一种奢侈,我们似乎生活在一个粗俗的假面世界,不仅不认识别人甚至也迷失了自己。
然而,“秀”总归是“秀”,媒介作为一个现代社会的公共空间,它不可能真的放弃其人文的意义--我们或者无家可归,或者茕茕孑立,或者孤苦无告,或者殚思竭虑,这一切,我们都无法从那些“秀”中找到共鸣。所以,我希望我们不会真的像,当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大众媒介“秀”的本质的时候,就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像《真人节目》(TRUMAN SHOW)中的TRUMAN一样,从“秀”的天蓝云白、柳暗花明中毅然走出,即便前面是黑暗,但毕竟我们走进的是真实的生存。
(完)
做秀的时代与时代的做秀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