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文史论文 >> 新闻传媒学论文 >> 正文

走向国际电影节与走向国际电影:试论亚洲新电影在世界电影格局中的两种策略

时间:2007-7-29栏目:新闻传媒学论文

 第二届中国影视高层论坛论文
[内容提要]:上世纪90年代后伊朗电影和韩国电影的异军突起亚不仅给亚洲新电影注入了令人兴奋的强心剂,也令包括好莱坞在内的国际影坛为之侧目。从表面来看,伊朗电影扬威国际影展与韩国电影迅速占领包括本土在内的亚洲电影市场的震惊效果,同样让全世界电影人羡慕不已,但稍稍仔细观察一下就可以发现两者间的细微区别:伊朗电影算得上是“走向国际电影节”的成功典范;而韩国电影则是作为一个健康良性的电影工业“走向国际电影”。这一字之差,却表明了两种截然不同的文化策略,它们造成的结果也将大相径庭。本文试以伊朗电影《生命的圆圈》和韩国电影《共同警备区》探讨这两种“殊途殊归”的电影制作的选择,并以台湾新电影与香港新浪潮的历史作为类比参考文本。
[Abstract]:From the late 90’s in the last century, South Korea film and Iran film have been broken out and become the highlight of Asian films. As the new power of Asian films, they both attracted focus from all of the world including Hollywood.But in the view of culture strategy, they are rather different. South Korea film tries to become the mainstream film in the Asia-film-industry area, and further more, the international film world; but Iran film seems to intend to earn much more scholarship in the Europe artistic film circle.

This article cites two films: the circle (Iran) and JSA (South Korea) to discuss this different. The history of “the new wave of Hong Kong-Film” and “New Taiwan Film” will be made mention of in the comparison.
[关键词]:伊朗电影、韩国电影
背景:亚洲电影新力量——伊朗电影VS韩国电影
上世纪90年代后伊朗电影和韩国电影的异军突起亚不仅给亚洲新电影注入了令人兴奋的强心剂,也令包括好莱坞在内的国际影坛为之侧目。
戈达尔在戛纳这样说道:“电影始于格里菲斯,终于基阿罗斯塔米·阿巴斯。”在很多人心目中,阿巴斯已成为今日伊朗电影的代表,他那充满伊斯兰宗教精神、人道主义关怀与东方美学趣味受到了包括伊朗观众在内的普遍欢迎。而《樱桃的滋味》(1997)堪称阿巴斯的代表。这部由阿巴斯·基阿罗斯塔米自编、自导并担任制片人和剪辑师影片获得第50届戛纳国际电影节金棕榈大奖,使伊朗电影在世界影坛崭露头角。这是亚洲电影/第三世界电影的又一次胜利。从此,伊朗电影在欧洲艺术电影节的大奖名单上捷报频传。
以阿巴斯为代表的新伊朗电影也是在国际政治风云突变和革命后新伊朗政府对非伊斯兰教艺术和娱乐业审查制度得以实施的情况下出现的。这个政府积极支持符合伊斯兰教文化标准和基本规定的国产片。
一般说来,外界习惯将目前活跃在伊朗影坛上的电影人分成四代:早在1979年的霍梅尼革命发生的十年前,曾在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电影系就读的达鲁希•梅赫朱依就拍摄出了伊朗新浪潮的开山之作《奶牛》(1969),他被称为是伊朗的第一代导演。阿巴斯与另一位伊朗电影新浪潮的主将演慕森•马克马巴夫被称为是第二代。与阿巴斯同时代出现的新浪潮导演还有巴赫拉姆•贝赛(《一个叫巴书的陌生人》)、帕尔维滋•沙亚德(《任务》)等。而拍摄了《天堂的孩子》(又名《小鞋子》)的马基德•麦迪吉与贾法•帕纳西则被看作是伊朗第三代电影导演。慕森•马克马巴夫的大女儿萨米拉•马克马巴夫与拍摄了2000年度在伊朗本土及国际影坛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