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文史论文 >> 中国史论文 >> 正文

九世班禅转世灵童寻访和认定纪略

时间:2007-8-16栏目:中国史论文

>

  1937年12月1日,九世班禅尔德尼在青海玉树圆寂。此后,九世班禅转世灵童的寻访与认定,历时12年之久。其间,西藏地方政府和班禅堪布会议厅之间纠葛叠起,斗争不断。国民政府遵循历史定制和宗教仪轨,审时度势,制定了一系列的方案,始终关注九世班禅灵童转世和坐床事宜,在最后的关键时刻,当机立断,批准官保慈丹继位为十世班禅尔德尼。追寻这一段历史的轨迹,我们也许会从中得到一些有益的启示和借鉴。

  一、九世班禅圆寂,国民政府明令追赠班禅封号和致祭
  1937年12月1日,九世班禅尔德尼在青海玉树行辕甲拉颇章宫内圆寂。15日,蒙藏委员会即向行政院递呈《褒恤班禅大师办法》,提出了“国府明令褒扬,追赠封号,给费治丧,派员致祭,开会追荐”等五项办法。(1)国民政府发布追赠九世班禅“护国宣化广慧圆觉大师”的封号令,并特派考试院院长戴传贤前往康定致祭。(2)

  二、九世班禅转世灵童的寻访
  1940年达赖喇嘛、热振摄政卜得九世班禅灵童已在“青康境内转生”;班禅行辕陆续派人赴青海西宁、香日德等地寻访。蒙藏委员会在审核班禅行辕提出的善后处理意见书后,于1941年4月22日向行政院呈报了《班禅行辕善后办法》,提出“寻访灵童,责由罗桑坚赞办理”。〔3〕5月2日,行政院发出指令,同意由罗桑坚赞办理班禅转世灵童寻访事宜,并发给旅费五千元,以便其前往青海任事。罗桑坚赞于1941年7月初抵达西宁,随即派员分十余路赴青海、西康各地寻访。至9月底,在青海“访获聪明孩童甚多,其中有三四名灵异昭著。西康方面及其他各地,虽有聪明孩童,然无合乎班佛象征者”。同时,丁杰佛于康定告称“在理化所寻获之灵童,必为班禅佛化身无疑”。10月30日,蒙藏委员会分别电嘱罗桑坚赞和丁杰佛,要求他们将“寻获各灵童之姓名、年庚、家世先行呈报,以便转呈核夺”。〔4〕1941年11月25日,罗桑坚赞向蒙藏委员会递送了三份长篇报告:一篇是呈报办理寻访灵童经过情形及拟派员赴藏请发给旅费以便成行问题,并附《寻访灵童经过报告书》;一篇是呈送各方大喇嘛推算及护法降神所示班禅大师转世方向、地域及寓言的《各方推算班禅大师转世灵童证明书》;一篇是呈报办理九世班禅灵榇回藏及寻访转世灵童等费用情况,并附有《寻访灵童支出各项费用数目清册》和《班禅大师灵榇回藏支出各项费用数目清册》。〔5〕同年12月9日,班禅驻京办事处向蒙藏委员会呈送访获诸灵童的姓名、年庚及家世略表。从表中可以得知,共访得灵童15名(丁杰佛所报理化寻获的灵童没有列入)。籍贯青海的13名,西康和不丹国的各1名;灵童的家世,务农的占9名,千户2名,百户、活佛、土司各1名。

  三、国民政府拟定《征认班禅呼毕勒罕办法》
  1941年灵童寻访工作告一段落。1942年灵童征认工作随之开始。1942年1月3日,班禅行辕派恩久活佛、卓尼巴等40余人启程赴拉萨,准备与西藏当局商定班禅转世征认事宜。蒙藏委员会认为“班佛真正化身之征认,关系黄教兴替,自非郑重办理,不足以昭大信而使各方心服”,遂于2月19日致电罗桑坚赞,请他电嘱恩久佛等,“请西藏当局就灵童名册中所列各名照旧例先行卜定心、口、意化身三名,报候中央核夺”。〔7〕随即又于2月28日致呈行政院,提出班禅转世办法。3月26日,行政院制订《征认班禅呼毕勒罕办法》。办法共三条:

  (一)班禅转世灵童由班禅徒属寻访。
  (二)班禅呼毕勒罕候选人,准由西藏宗教首领就班禅徒属所报灵童中负责认定三名
  (三)呼毕勒罕候选人三名决定后,由西藏政府呈报中央派员在拉萨大招举行掣签,签定一名为呼毕勒罕。蒙藏委员会将此办法于4月29日电告达赖喇嘛。

  四、西藏当局规避中央,蒙藏委员会拟订三种方案
  1942年4月,恩久佛抵拉萨。6月,当访获灵童名单递交西藏当局鉴核时,西藏当局节外生枝,以“班辕在青、康各区对于寻访事宜至为详尽,惟于西藏东部之塘泊、贡泊等处及距西藏东部之远近地方,均应去访”为由,〔8〕提出宜再度赴康寻访灵童,决议由“恩久赴金沙江西岸寻访,东岸电请班禅行辕或委丁杰或加派员往访”。〔9〕国民政府一一允准。然寻访一无所获,西藏当局又有在西藏境内寻获班禅化身之意。其时毕隆活佛称黑河琨雄之地有一灵儿,“右足履石插印,能识访员及班佛用物”〔10〕,后几经考察,并无其他奇异之处。1943年5月,再访事宜告竣,寻访人员陆续返回拉萨复命。再度寻访灵童仍无所获,然西藏当局“欲将班佛转生于西藏所属之地,希图避免中央势力入藏”之阴谋暴露无遗。〔11〕鉴于上述情形,蒙藏委员会于1943年6月11日致呈行政院,提议修改原订班禅转世办法。其间,罗桑坚赞等也致电蒙藏委员会,以“俾班佛正身早日确定”。〔12〕10月,罗桑坚赞提出折衷办法:(一)青海寻得三人即为正身候选,拟仿照达赖第七世在塔尔寺决定先例,由此三名决定一名;(二)决定时,敬请中央指派大员主持,……在班佛业师宗喀巴诞生之塔尔寺举行隆重之决定典礼。〔13〕

  11月3日,蒙藏委员会再次致呈行政院,提出班禅转世的三种处理方案:(一)仍遵照上次决定办法办理;(二)由西藏当局自行认定班禅呼毕勒罕一人,报请中央核定后,派员主持坐床典礼;(三)采纳罗桑坚赞主张,仿第七辈达赖旧例,就所报灵童中,由青海拉果呼图克图及各大喇嘛以宗教方式遴选班禅呼毕勒罕候选人三名,报请中央特派大员在西宁塔尔寺宗喀巴大师座前举行掣鉴,决定一人为呼毕勒罕,就近暂安禅榻,容后再派遣大员护送回藏,定期正式坐床。12月21日,行政院指令:“征认班禅呼毕勒罕办法应依照旧日体制办理”。〔14〕

  五、罗桑坚赞擅定班禅正身,国民政府不予承认
  1944年1日13日,罗桑坚赞再次致电蒙藏委员会:西藏当局最近有决定班佛正身之趋势,而“揆其用意,仍以宗教之掩护手段将藏内之孩童决定为正身,阴谋益著”,故决计先行卜卦、降神,于农历十二月三日经法事手续签定官保慈丹为班禅真身,并决定于农历正月(藏历十二月)择吉举行庆典,除“电恩久佛转达藏方并呈请青海马主席转呈鉴核外,理合电呈钧座核夺,遴派大员飞青,正式举行决定典礼,以继法统而昭郑重”。〔15〕

  蒙藏委员会就此事于1月31日致呈行政院,认为“在西藏当局未正式表示意见以前,自未便赞成罗桑坚赞之主张,增重处理此案之困难”;应遵旧例办理,“崐并视前途演进情形,随时妥慎应会,以

[1] [2] [3] [4]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