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文史论文 >> 中国史论文 >> 正文

岳飞、文天祥的重新定位

时间:2007-8-16栏目:中国史论文

>

  岳飞、文天祥所处的时代中原板荡,夷狄交侵,国家危难深重,他们所表现的是惊天地,泣鬼神的民族正义。作者认为,将岳飞、文天祥从“民族英雄”降格为“杰出人物”,所造成的影响是令人忧心的。

  岳飞、文天祥不再是民族英雄了。这是怎么一回事?简单地说,这是自称依据唯物主义史观的学者,以今天对屋里屋外人的理解,回看历史所得出来的结论。当年原是屋外的人,今天变成屋里人了;换言之,岳飞、文天祥当年誓死抗拒的“外患”,今天变成了“兄弟”;当年气盖山河的悲壮之举,今天变成了“兄弟阋墙”,所以他们的历史地位在新的标准下改变了。

  中国教育部《历史教学大纲》编纂者将岳飞、文天祥从“民族英雄”降格为“杰出人物”,如果在教学上执意推行,所造成的影响是令人忧心的。民间在岳飞、文天祥身后为他们建祠立庙,树碑立传,历代人的追思怀念,是人们心中自然的意愿,广大人民会接受这种新看法吗?我怀疑。

  回顾历史,我们应该专注的是什么?应从哪一方面去撷取历史教训?相信这也是新加坡人不久前提出学习岳飞的“尽忠报国”所关心的课题。

入侵的是什么民族重要吗?

  岳飞、文天祥所处的时代,外患此起彼伏,国土丧失,奸淫掳掠,人民历尽屈辱,这时他们挺身而出,收复国土,解救生民,最后岳飞惨烈捐躯,文天祥从容就义。试问,这段史实的重点在哪里?入侵的是什么民族重要吗?过去他们和汉人什么关系、今天和汉人又是什么关系,重要吗?还是抗敌英雄血脉中流淌着的对乡土人民的一片挚情,为维护国家人民的尊严而浴血奋战,值得重视?

  且不说在宋人心目中,不论是契丹、辽人、西夏、金人、元人,都是蛮横入侵的外患,根本没有现代人“大中华民族”的概念。

  所谓“历史唯物主义”的学者将宋岳飞、文天祥和明戚继光、郑成功所抗拒的外患比对之后,评定戚继光、郑成功是“民族英雄”,岳飞、文天祥不是。这明显有提升和低贬他们历史地位的意味。从史实来看,比较这四位英雄人物的忠义文采,比较他们所面对的磨难以及他们所付出的生命代价,这是有欠公平的。

  岳飞、文天祥所处的时代中原板荡,夷狄交侵,国家危难深重,他们所表现的是惊天地,泣鬼神的民族正义。岳飞是军事天才,是宋朝众多将领中最为金兵所畏惧的一员大将。岳飞虽不以词章名世,但他的《满江红》词慷慨激昂,传诵千古(虽有学者疑为伪作,但未有定论);《五岳祠盟记》字字铿锵,掷地有声。他留下的名言是:“文臣不爱钱,武臣不惜死,天下平矣。”岳飞冤狱而死,死得惨烈。

  文天祥在南宋危亡之际,领兵抗敌,欲挽狂澜于既倒,不幸兵败被俘。在狱中他备尝艰苦,断然拒绝元人的诱降,至死不屈,最终英勇就义。他坚贞的民族气节,万世流芳。文天祥的名篇《正气歌》气势磅礴,他留下的名言是:“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对后世志士仁人的启发

  在很接近我们的年代,五四以来,抗日战争中,在中国本土,在南洋,在海外,文学创作、戏剧演出、歌曲传唱当中,我们经常可以看到听到感觉到《满江红》和《正气歌》的影子。岳飞、文天祥对后世志士仁人的节操,文学上的挚情文采都有深刻的启发,广远的影响。

  所以,岳飞、文天祥的丰功伟绩,千古颂扬的民族气节,不管时空,一句话,你们打的是自己的同胞,就把他们搁置一旁,公平吗?合理吗?

  依据“历史唯物主义”学者的理论,当年岳飞、文天祥应该怎么做才对呢?假设岳飞、文天祥有点先知先觉,预知面对的金兵元军再过八百年会变成兄弟,是否就应该邀请他们过来喝杯茶,晓以大义,不要焚掠蹂躏了,你们要的都拿去吧;或是索性燃放鞭炮表示欢迎,你们军威鼎盛,要做皇帝就让你们做吧,兄弟嘛!这在逻辑上是说得过去的,不知提出这套理论的学者看法如何?

  半夜完稿,第二天清晨阅报,中国教育部作出澄清,岳飞、文天祥并没有被“除名”,他们还是“民族英雄”。不过,报道说确实有部分学者不把岳飞看作是民族英雄,认为这是“时代的进步”,那么我上面所辩解的还不算过时。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