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文史论文 >> 中国史论文 >> 正文

闻一多:从国家主义到民主主义

时间:2007-8-16栏目:中国史论文

>中图分类号:I0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0-0062(2003)01-0016-06
  闻一多是我国现代杰出的诗人、学者和民主战士。他虽是一介文人,却一生为争取民 族的独立和人民的解放奋斗不息,最后以生命殉了自己的理想,倒在了国民党反动派罪 恶的枪口下,牺牲时年仅47岁。然而,他短暂的生命就像一颗耀眼的流星,不仅在历史 的天幕上留下光彩夺目的痕迹,而且轰轰烈烈。
  闻一多是一位真正的爱国者。他说过一句掷地有声的名言:“诗人的主要天赋是‘爱 ’,爱他的祖国,爱他的人民。”[1]这也是他一生言行的准则,像一条红线始终贯穿 了他一生。事实上,他作为诗人的热情,作为学者的思想,作为民主战士的斗争精神, 概言之,他的一切创造力,都无不来源于他刻骨铭心的对于灾难深重的祖国的爱和对于 受苦受难的骨肉同胞的爱。不过,他的爱祖国和爱人民的思想,就其明确性和深刻度来 说,也有一个发展过程。这一过程恰表明了一个真正爱国者必经的心路,也成为各种各 样爱国者真诚与挚爱程度的见证。
      一
  闻一多青年时期即表现出深切的爱国主义热情。当时的中国,虽然已进到20世纪,形 式上也推翻了皇权统治,号称是“中华民国”,却仍然遭受着帝国主义的欺凌,人民大 众也在封建军阀势力的统治下备受压榨,苦不堪言。这一切令所有爱国者特别是爱国青 年无比焦虑,也无比愤激。他们都面对一个不可回避的问题:怎样才能找到一条摆脱内 忧外患的道路,改造中国,振兴中华?
  就在闻一多为求知识求真理从遥远的家乡来到北京清华学校学习时,五四运动爆发了 ,此时的闻一多正血气方刚,风华正茂。五四运动是一次伟大的反帝反封建的爱国民主 运动,它以巨大的声势扫荡着旧中国的污泥浊水,又号召并席卷一切爱国者投入到这伟 大的行列。因此,在这一意义上,五四运动对所有的中国人也是一次伟大的洗礼。五四 运动发生时,闻一多像许多爱国青年一样,思想情绪都处在极度昂奋之中,感到“一切 只是新鲜,一切只是明媚,一切只是希望,一切只是努力。”[2]他不但在校园里表现 得十分活跃,而且积极参与校外的一些爱国宣传活动。在这次运动中,他受到极大的鼓 舞和深刻的教育,使他对民族命运和国家前途有了更深的思考和忧虑。
  五四运动虽然声势浩大,但因封建反动势力的顽固,一些问题和任务只是被提出来, 而未能很好解决,运动很快转入低潮。事实上,许许多多积重难返的问题也不可能在短 时期内解决,但五四运动在中国人民面前打开了一扇大门,让人们看到新的机遇和新的 天地。
  就在五四运动后不久,即在五四运动的低潮中,闻一多带着许许多多的问题赴美留学 。这些问题中最大的一个乃是国家的命运和前途。在美留学期间,他亲眼目睹并切身感 受到了中国人在国外被排斥,受歧视,其心情极为愤慨。他曾说:“自从与外人接触, 在物质生活方面,发现事事不如人,这种发现所给予民族精神生活的担负,实在是太重 了。”又说:“一个有思想之中国青年留居美国之滋味,非笔墨所能形容……总之,彼 之贱视吾国人者一言难尽。”[3]闻一多的思想感情是可以想象的。一个热血青年,身 居异国,本就极易生发对故国的情思,再遇人歧视、排斥,怎能不倍感压抑,更加激发 对自己国家兴旺发达的渴求,盼望自己的国家能够改变面貌,在世界列强面前拥有一席 之地!此时,民族的观念、“国家”的观念,极容易在他充满青春幻想的头脑中膨胀、 发酵。正是在这种情况下,他和一些与他有同样感受的留美学生(以原在清华学校就读 的学生为主)一道,发起并组织爱国的群众团体——大江会(开始名“大江学会”),张 扬国家主义的旗帜,也就十分自然,完全可以理解了。
  对于闻一多曾参加大江会,直到回国后的一段时间内仍崇奉国家主义,过去一些论者 或尽量回避,或极力为闻一多解释和开脱。如闻一多崇奉的国家主义和当时其他一些国 家主义者提倡的国家主义有所区别,不尽相同;又说什么大江社的成员有左中右之分, 而闻一多是属于左派,靠近革命;还说什么闻一多崇奉国家主义主观上是为了爱国,客 观上也只是在文化的层面上活动,较少政治影响和意义,等等。这些论者的出发点是无 可非议的,因为当时一些主张国家主义的人后来日趋政治化、政党化,不但为国民党统 治集团张目,更成为它的附庸,从而使国家主义名声扫地。而闻一多则相反,他不但坚 守着真正的爱国主义,且后来更向左转,成为国民党专制主义的极力反对者,最后被国 民党反动派杀害。这样,一些论者便有意无意地对他崇奉过国家主义加以回避或者淡化 。其实,这完全没有必要。
  闻一多曾积极参与大江社的发起和组织工作,崇奉国家主义,是客观历史事实。从他 一生走过的道路看,他的这一经历不但不影响他后来的战斗业绩,反更能说明他作为真 正爱国者和民主斗士的心路历程;看到他的思想是怎样变化和为什么会这样变化。
  闻一多在到美国留学之前,就有很强的爱国心和浓厚的民族主义思想。他对于祖国悠 久的历史和传统文化十分重视,甚至感到自豪。出于此,他对黑暗腐败的社会现实也就 更加痛恨,对于祖国的前途和命运的思虑也就更为忧愤深广。赴美留学后,他的这一思 想感情就更被激化,更加决心为改造旧中国献出自己绵薄之力。这时,他选择信仰了国 家主义,因为他看到19世纪以来欧洲一些国家和民族以此号召民众争取民族独立取得明 显成效,而这一思潮在他赴美留学之前也已在中国开始传播和流行,颇被一些爱国青年 欢迎。他自己就说过:“五四以后不久,我出洋还是关心国事,提倡nationalism。”[ 4]对这句话我们可以理解为:他在出洋之前就“关心国事,提倡nationalism”,出洋 后还继续“关心国事,提倡nationalism”。“nationalism”一词;本可译为“民族主 义”,也可译为“国家主义”。民主革命的先驱孙中山先生是把它译为“民族主义”, 闻一多觉得译为“国事主义”为佳,认为可以强化人们的“国家”观念,激发人们的爱 国热情,关心国事,团结救国。由此可见,闻一多在赴美留学之前,对国家主义即有所 闻,也是有所考虑,心有所动的。
  闻一多参与发起和组织的大江会,明确提出国家主义,其实也并不像一些人说的那样 反动、那样可怕。这有他们自己的章程为证。大江会的章程明确规定:“本会的宗旨为 大江的国家主义,对内实行改造,对外反对列强侵略”,而目前的首要任务则是“暂时 偏重反对列强侵略与鼓舞民气”。又说:“大江的国家主义,乃中华人民谋中华政治的 自由发展,中华经济的自由抉择,及中华文化的自由演进。”[5]过去有论者说,大江 会的宗旨代表的是资产阶级的要求,不代表全国广大人民群众。这颇让人费解。不错, 大江会的成员很少甚或没有劳动人民出身者,但他们提出的这些目标,为什么就不应该 是国人所追求的呢?至于说大江会不反对帝国主义,这恐怕也是说不过去的。诚然,当 时的留学生大多靠“庚款”留学,受西方影响(干脆就说是资产

[1] [2] [3] [4]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