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文史论文 >> 中国史论文 >> 正文

两棵对称的“树”——文艺复兴时期英国诗歌园林意象点滴

时间:2007-8-16栏目:中国史论文

>马维尔在他的《花园》一诗中批评那些为赢得象征世间功名利禄的棕榈、橡叶或月桂  而陷入迷途的世人。他们终日忙碌,到头来却都化为泡影,如同神话中追逐人间美女的  诸神,最终“在一棵树里结束征程”:
  阿波罗之所以追逐达佛涅
  只为了让她变成一棵月桂。
  潘神在希壬克斯后面拼命追赶,
  非因她是女仙,是要她变成萧管。
  (第29-32行)(注:译文引自杨周翰:《十七世纪英国文学》,北京大学出版社1987年  出版,166页。)
  日神阿波罗追赶达佛涅,迫使她变成月桂和潘神追逐希壬克斯,逼她变成芦苇的两个  故事,都源自奥维德的《变形记》(第一章)。在奥维德笔下,还有不少类似的故事。譬  如,法厄同驾日神车从空中跌落而死,他的姐妹们悲痛欲绝,都变成白杨(第二章)。波  斯王听说女儿和日神有爱情瓜葛,就要将女儿活埋,日神可怜她,把她变成香脂树(第  二章)。俄耳甫斯的音乐吸引来许多树木,其中有一棵杉树是一个少年变的,那少年因  误杀了一头鹿而痛不欲生,日神就把他变成杉树(第十章)。喀倪拉斯之女密耳拉对父亲  产生了不正常的爱情,因不得满足而想自缢,幸被奶娘所救,奶娘帮她达到了目的,但  被喀倪拉斯察觉,遂要杀她,她逃往异邦,变成没药树,并从树身里生下了阿多尼斯(  第十章)。这些故事大多受到诗人的青睐,阿波罗和达佛涅的故事就是一例。乔叟在《  坎特伯雷故事集》中描绘的狄安娜神庙里有一幅“达佛涅变成一棵树”的壁画(《武士  的故事》)。斯宾塞在《爱情小诗》中借用这个故事规劝他的女友不要逃避他的“追逐  ”,以免像达佛涅那样变成一棵树(第28首)。弥尔顿在《失乐园》中也提及黎巴嫩“奥  伦特斯河畔”的“达佛涅森林”,那里有阿波罗神庙(第四卷)。这类隐喻一般都暗示各  种世俗的情欲,也就是马维尔在《花园》中所说的“残忍”的“欲火”(第19行)。
  奥维德在描写俄耳甫斯的音乐吸引来众多的树木时,还开列了一大串树木的名称,包  括“高大的橡树”、“哭泣的白杨”、“好客的梧桐”以及榆树、橡树、月桂、柳树、  @①树、枫树等二十余种树木(《变形记》第十章)。这种描绘发端于维吉尔的《埃涅阿  斯记》(第四章),因此也是史诗的一种传统手法。乔叟模仿这种传统,在《众鸟之会》  中也列出一大串树木。后来,斯宾塞在《仙后》中参照乔叟的那段诗同样描写了一大串  树木(第一卷)。根据故事,红十字骑士随乌娜出发,赶去解救乌娜的受恶龙困扰的父母  ,一开头就遇上暴风雨,遂进入一座“错误之林”。如同但丁《神曲》中那座象征人间  罪恶和过失的“黑暗的森林”(《地狱》第一篇),林中潜伏着分别代表“感官享乐”、  “野心和强暴”和“贪欲”的豹、狮和母狼,(注:但丁:《神曲》,王维克译,人民  文学出版社1980年版,6页。)斯宾塞的“错误之林”也象征处于社会之中的人生,林中  潜藏着一只代表“错误”的巨蛇。红十字骑士和乌娜进入森林,听到鸟雀歌唱着一株株  挺拔的大树:
  高傲的香柏树,永不枯干的白杨,
  榆树托起葡萄藤,松树张风帆,
  用作建材的橡树,那林中之王,
  适于葬礼的柏树,可作桶板的山杨。
  强大征服者和睿智诗人的奖赏
  月桂,还有枞树,泪水涟涟,
  憔悴的柳树,为孤独的情人悲伤,
  顺从地任人随意弯曲的紫杉,
  用于磨坊的阔叶柳,白桦做矛箭,
  没药流血的切口中香脂外涌,
  好战的山毛榉,榉树的友好亲善,
  果实累累的橄榄,浑圆的梧桐,
  木工的冬青枥,还有那枫树,树心常空。
  (第一章,8-9节)
  斯宾塞一口气列出了整整二十种树木的名称,这些树木大多与古典文学和基督教文化  相联系,具有传统的象征意义。譬如,“托起葡萄藤”的“榆树”是忠于爱情的象征,  而阳性的榆树和阴性的葡萄藤的结合是文艺复兴时期一个盛行的象征。月桂传统上代表  战功卓著和诗歌成就。柏树与死亡相联系,使人想到维吉尔的“悲哀的柏树”(《埃涅  阿斯记》第六章)。白杨与哭泣相联系,如法厄同的姐妹们因悲痛而变成白杨,她们的  泪珠变成琥珀。柳树与失恋相联系,就像莎士比亚剧中所说的那样,狄多手执柳枝,站  在海滨,企望招回她的爱人(《威尼斯商人》第五幕第一场)。山毛榉使人想到荷马,因  为荷马笔下的战车是用山毛榉制成车轴的(《伊利昂记》第五章)。枫树的树心中空似乎  与希腊神话中的特洛伊木马相联系,但外表美丽而内心中空又暗示以巨蛇为中心的“错  误之林”。梧桐树或许使人想到坐在梧桐树下和朋友们交谈的苏格拉底(《菲德若篇》2  03b),但又与基督教传统中的橄榄树相对应,从而使异教和基督教的意象形成对照。“  高傲的香柏树”是世俗骄傲的象征,具有圣经传统的含义。(注:有关上述各种树木的  象征,参见A.C.Hamilton,Spenser:The  Faerie  Queene(New  York:Longman,1977),32  页。另参见Douglas  Brooks-Davies,Spenser's  Faerie  Queene:A  CriticalCommentary  on  Books  I  and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