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文史论文 >> 文学评论论文 >> 正文

博尔赫斯的观念

时间:2007-11-3栏目:文学评论论文

  如果有人让我推荐一本可以融作品、艺术和思想深度为一体的书,我会推荐博尔赫斯的东西。但是,具体是哪一本我却想结合自己的经历来描述:最初知道博尔赫斯是因为接触现代主义小说,那时,看到的是浙江文艺出版社1999年版的博尔赫斯小说集《小径分岔的花园》;后来,为了与后现代有关的毕业论文,所以,买到的是浙江文艺出版社1999年版的《博尔赫斯全集》,本以为就此可以知道博尔赫斯的全貌,恰逢这一时间又有作家残雪的文学评论集《解读博尔赫斯》,两相对照,竟然发现残雪中说的很多东西与全集中小说卷收录的小说并不一致,残雪按照的版本是海南国际新闻出版中心1996年的《博尔赫斯文集》中小说卷解读博尔赫斯的,直到看到了这一种版本,我才知道许多人偏爱的《一个无可奈何的奇迹》原来就是《全集》中的《蓝虎》,那是一个关于恒河三角洲蓝色的老虎的故事,博尔赫斯笔下的主人公为了寻找它来到恒河,但找到的只是一些蓝色的石头,这些石头可以衍生并只在梦里出现蓝色,为此,“我”混乱不堪,甚至失眠发疯,直到躲进大清真寺企图遗忘记忆,遇见一名乞丐,乞丐向我索要施舍,我将石片交给它并告诉其可怕之处,但石片在他手中消失了,他告诉我他的施舍才最可怕,那是和“白天、黑夜、智慧、习惯、世界”,一起留在身边的东西,即绝对而永恒的虚空,一种更为高级的奇迹……
   博尔赫斯的讲述预言出一种心路历程。但如何向更高的境界提升却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尤其是在当前的现实世界中。在一篇名为《博尔赫斯的现实》的随笔中,作家余华曾经不无羡慕的引用了博尔赫斯小说《乌尔里卡》中的一句话:“天荒地老的爱情在幽暗中荡漾,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占有了乌尔里卡肉体的形象”,为此,余华说“为什么在‘肉体’的后面还要加上‘形象’?从而使刚刚来到的‘肉体’的现实立刻变得虚幻了。这使人们有理由怀疑博尔赫斯在小说开始时声称的‘忠于事实’是否可信?因为人们读到了一个让事实飞走的结尾。”博尔赫斯是一位讲述故事的高手,同时,也是一位观念意义甚至是哲学和玄学意义上的大师。博尔赫斯的小说在其生前就声名雀起绝非偶然,尽管,关于他的成就,历来存在着两种说法,在诗人眼中,博尔赫斯的诗歌是最值得珍视的,叙事性小说本来就不值一提;而小说家则相反,他们认为“短篇小说”的写作体现了博尔赫斯艺术的伟大成就,也奠定了他在文学史上的地位,不过,对此,我还是愿意以“重复”的方式确认作家格非(我愿意承认他是中国博尔赫斯最好的弟子)在《博尔赫斯面孔》中提到的:“他在骨子里也许既不是一个惠特曼式的抒情诗人,也不是一个卡夫卡式的小说家,而是一个卢克莱修式的感知命运偶然性,并加以审慎表述的散文作者,一个切斯特顿那样的幻想者。”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