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文史论文 >> 社会学论文 >> 正文

人类社会战争历史发展的终极意蕴(第四部)

时间:2007-11-23栏目:社会学论文

 历史到今天,当人们审视历史向未来不断持续,是否存在“人类社会战争”对“人类社会历史文明”的历史持续性会起阻碍和终结作用,关健之处,并不是今天的“人类社会战争”对“人类社会历史文明”之历史持续性不存在不具有阻碍和终结的作用力量,而是当“人类社会战争”一旦具有这样的作用力量,“人类社会战争”在这样的历史时期,如何达到在战争中不应用和不表达这样的力量去作用“人类社会历史文明”,才是“人类社会战争”与“人类社会历史文明”继续地达成“互融互存”的历史关系之根本的条件和要求,并以此来维持有战争继续伴存的“人类社会历史文明”之历史持续性畅通无阻的关健所在。

 自从“核生化”“非常规战争武器”力量形式全面诞生以来,不仅因此标志着“人类社会战争”的武器力量的最高发展水平,发展到了它应用于“人类社会战争”具体活动中的极限状态,而且也标志着这一历史时期的“人类社会战争”在“人类社会”中从此具有能破坏和毁灭人类生命的整体存在性和人类社会的综合时空存在性的作用力量,以及最终具有能阻碍和终结“人类社会历史文明”之历史持续性的作用力量。

 “人类社会战争”对“人类社会历史文明”之历史持续性的阻碍和终止作用力量,根本的源于“人类社会战争”的战争武器力量。而具有如此作用力量的战争武器,并不是所有战争武器通过战争具体活动的表达,均具有这样的力量。如刀、剑、子弹……这些武器在实际战争中的应用和表达,就不具有这样的作用力量。在“人类社会战争”武器力量中,唯力量水平发展到极限状态的“核生化”“非常规战争武器”力量形式,才具有这样的战争作用力量。

 “人类社会战争”的战争武器力量所体现的对“人类社会”及对“人类社会历史文明”之历史持续性的作用力量,是通过战争武器力量在战争具体活动中的应用和表达来体现的。这就意味着,在“核生化”“非常规战争武器”力量形式全面诞生、发展和存在的历史时期,如若要继续保持“人类社会”存在的安全性和“人类社会历史文明”之历史持续性,“人类社会战争”在这一历史时期,就不能在自身的战争具体活动中,去自由地应用和表达自身的“核生化”非常规战争武器”力量形式。

在“核生化”“非常规战争武器”力量全面诞生发展到今天的这一历史时期,通过全人类和全人类社会的自觉、努力和自我克制,基本上做到了没有将这一力量形式的战争武器力量,全面的自由的应用和表达于“人类社会战争”的具体活动之中。尽管这一历史时期人类也曾体现过一两次局部的少量的极有限的将这样的战争武器力量在战争具体活动中进行了使用和表达,如二次世界大战的末期,美国单方面对日本国进行了非对抗性局部的极有限的使用了两颗大约两万吨TNT爆炸当量的原子弹核武器,当时除了广岛和长崎这两座城市以外,整个日本国领土,并没有全面遭受到原子弹核武器全面破坏和毁灭的结果。再如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中东两伊战争,伊拉克单方面非对抗性的首次对伊朗这一国家进行了有限的局部的释放了化学武器,尽管造成了10多万人伤亡,但是,就整个伊朗国家,以及就整个全人类社会存在性而言,这一次的化学武器战争,也只是极局部的事情。但是,人类就因为通过“核生化”这些“非常规战争武器”力量在战争活动中局部使用和释放的经验,以及人们对它的反复试验的经验,人们再通过对此进行分析推理和判断,使全人类最终认识到,“核生化”这些“非常规战争武器”力量,如果人们在自身的战争具体活动中,对其作自由的全面的应用和释放,其结果,一定会威协到全人类生命和全人类社会的存在性,并最终能终结“人类社会历史文明”的历史持续性。正因为这些原因,全人类和全人类社会,在“核生化”“非常规战争武器”力量形式全面诞生到今天,做到了没将这样的战争武器力量形式全面的自由的对抗性的无限制的在战争具体活动中进行使用和表达,才因此避免了这一历史时期“人类社会战争”对人类生命的整体存在性和对人类社会综合时空存在性体现全面的破坏和毁灭,“人类社会历史文明”之历史持续性也没有因此受阻和被终结。

 因此,在“核生化”“非常规战争武器”力量形式全面诞生发展并存在的历史时期,全人类社会,必须做到不将这一力量形式的战争武器,全面对抗性的无限制的自由的将其表达于自身的战争具体活动之中,才能确保全人类社会存在的安全性和“人类社会历史文明”之历史持续性的安然性。

 在这一历史时期至今天,全人类和全人类社会做到了这一点。

 在这一历史时期至今天,全人类和全人类社会之所以做到了这一点,首先是人类通过对这一历史时期的所有战争武器力量,依其各自在战争活动中所表达的力量水平和力量性质的差别,对其进行了不同力量水平和性质的划分,然后分别进行具体界定。如:人们将那些具有大规模破坏毁灭力量和大规模无选择性杀伤力量的战争武器,如像“核生化”这些力量水平和力量性质发展到极限状态和极端状态的战争武器,就被划分并界定为“非常规战争武器”力量形式;而把那些不具有大规模破坏毁灭力量和不具有大规模无选择杀伤力的战争武器力量,如子弹、大炮、火箭弹等,则被划分并界定为“常规战争武器”力量形式之中。全人类并因此更加懂得,在“人类社会战争”依然存在于“人类社会”中的这一历史时期,人类对战争的进一步需求、依赖和活动,唯有通过放弁自身的“非常规战争武器”力量形式来体现自身的战争活动,并只以“常规战争武器”力量形式进行自身的战争活动,才能保证自身生命整体存在性的安全性,才能因此确保“人类社会历史文明”之历史持续性的安全。

 只能进行不具有全面破坏和毁灭力量的“常规战争武器”力量形式的战争活动,不能进行具有全面破坏和毁灭力量的“非常规战争武器”力量形式的战争活动,在战争武器力量水平发展到“核生化”“非常规战争武器”力量形式诞生发展和存在的历史时期,是“人类社会战争”如何进一步地确保自身与“人类社会”及“人类社会历史文明”之间继续地达成“互融互存”历史关系的最基本的具体要求和最有效的具体方法。

 但是,随着历史向未来不断的持续,并随着“人类社会”和“人类社会战争”不断的发展,从今天向未来,人类在自身的战争活动中,是否能始终如一的的只体现出不具有全面破坏和毁灭力量的“常规战争武器”力量形式的“常规”战争具体活动形式,成了有“战争”一直存在的这一时期的“人类社会历史文明”之历史持续性成立与否的根本问题。

 从今天向未来,在有战争一直伴存的历史进程中,“人类社会战争”的具体活动,存在着只能表达“常规战争武器”力量形式的具体战争活动,而不能表达“非常规战争武器”力量形式的战争具体活动,这是历史讲求持续性的一种历史要求,这种历史要求就必然导致,“人类社会战争”的历史发展性,所具有的与战争具体活动表达性密切相关的战争具体形态的历史发展,接道理,只须体现“常规战争武器”力量形式的“常规战争形态”的发展,而“非常规战争武器”力量形式的“非常规战争具体形态”,则无须去发展它。

 但由于“非常规战争武器”力量形式,它不仅可以依其自身“独立性”的历史发展性来展示和确定自身的历史存在性,而且,人们从战争心理、战争精神和战争目的等各个方面,对这一战争武器力量形式存在着一定的有关自身进行战争的需求和依赖性,也加强了这一战争武器力量形式的历史存在力量。这样的历史存在力量,它首先就会很自然的落于到这类战争武器力量形式的历史发展性这一历史存在性之中。“非常规战争武器”力量形式的历史存在性,在历史讲求持续性的要求面前,还存在着这一力量形式的战争武器,在战争的具体活动形式之中,不能作自由应用和表达的原则。也就是在历史持续性面前,“非常规战争武器”力量形式的历史存在性只能具有历史发展性而不能具有战争活动表达性。这就会导致与人类战争心理、精神和目的发生了紧密联系的“非常规战争武器”力量形式的历史发展性,只能成为一种被人类和历史对其必需进行限制和抑制的一种“非公然”性的历史发展性。在“非常规战争武器”力量形式这样的历史存在性中,由于它具有历史发展性这一历史存在性,所以,在历史持续性和发展性面前,其历史发展性必定会体现出与这一力量形式的战争武器密不可分的具体战争形态的发展及发展过程和发展结果来。这一战争武器力量形式历史发展的战争具体形态,在历史讲求持续性面前,是不能去进一步表达出战争的具体活动形式的。也就是在历史讲求持续性面前,“核生化”“非常规战争武器”力量形式,它能通过自身的历史发展性,一种“非公然”性的历史发展性,去进一步发展出自身相应的战争具体形态存在于“人类社会”及“人类社会战争”的历史发展性之中,并使得这一力量形式的战争武器,在历史讲求持续性面前,最终只能凝固在自身的战争具体形态及其历史发展性之中,这也是历史讲求持续性的要求所导致的必然结果。 而与“非常规战争”武器力量形式相对的“常规战争武器”力量形式,其历史存在性,则既具有“公然性”的历史发展性,也具有“公然性”的历史活动表达性。因此,这一力量形式的战争武器,不仅具有自身的战争具体发展形态的历史发展性,而且在历史持续性面前,还能公然的表达出相应的具体战争活动形式。

 在“核生化”“非常规战争武器”力量形式诞生发展的这一历史时期,只要历史讲求自身的持续性,那么,“人类社会战争”与“人类社会历史文明”之间,就必须要进一步达成“互融互存”的历史关系,才能满足历史持续性达成的要求。实现这种历史要求, “人类社会战争”必须通过对“常规”和“非常规”这两大战争武器力量形式的各自的战争具体发展形态,要以彼此相互“独立性”的发展状态去分别发展他们,来体现这一时期的“人类社会战争”的历史发展性和发展形态,才能保证这两大不同力量形式的战争武器力量在战争具体活动中的应用和表达,分别捅有各自相应的独立性的被战争具体活动形式应用表达的战争具体发展形态存在,唯有这样, 人们在实际的战争活动中, 才具有对应用于战争中的战争武器力量形式具有选择取舍的机会和能力,人们因此在自身的具体战争活动中才能去回避“非常规战争武器”力量形式在战争具体活动中作实际的应用和表达。这也是“人类社会战争”在这一历史时期的具体活动动表达性,所具有的一种只能表达“常规武器战争形态”的具体战争活动形式,禁止和不能表达“非常规武器战争形态”的具体战争活动形式的历史持续的必然要求。唯有达成这种要求,才能满足“人类社会战争”在这一历史时期,能继续地存在于“人类社会”之中,才能满足“人类社会战争”与“人类社会历史文明”之间继续地达成“互融互存”的历史关系,历史的持续性,才会因此具有根本的保证。

战争具体(发展)形态,体现的是“人类社会战争”历史发展性的一面存在性,它也是战争历史发展的最终产物。历史以来,不同战争具体(发展)形态,能反映出不同历史时期的“人类社会战争”历史发展的水平和发展状态。如农业时代的“冷兵器战争形态”、工业时代的“热兵器战争形态”,“火力机械化武器战争形态”……“信息化武器战争形态”等等。

 战争具体活动形式,体现的则是“人类社会战争”在“人类社会”中作实际表达的一面存在性。因此,战争的历史发展性具有为战争的具体活动表达性服务的一面性质,并且最终落于战争的具体活动形式之中并被其表达和反应,如第一二次世界大战,几次中东战争、苏联对阿富汗的战争等,都是火力机械化武器战争形态的各个具体战争形式的体现。同时,战争的发展性,对战争具体活动表达性具有决定性的前提作用。如当今的美国就不再打“火力机械化武器战争形态”的战争,而打上了“信息化武器战争形态”的战争,而同时期世界上其它许多国家,目前还只能打“火力机械化武器战争形态”的具体战争形式。这也因此表明,战争的具体活动表达性对战争的历史发展性,龙其是对战争的发展水平和发展力量、具有实际的反应和检验作用。

 “人类社会战争”历史发展的最终产物,就是战争(发展)的具体形态,而“人类社会战争”在“人类社会”中所表达的所有具体活动形式,则一概都由战争发展的具体形态所决定的。如第二次世界大战,其战争具体活动形式,则主要是“火力机械化武器战争形态”所决定的战争具体活动形式。这也就是说,只要“人类社会战争”通过发展,形成相应的战争具体形态,则意味着能进一步体现相应的具体战争活动形式在“人类社会”中作实际表达的逻辑。

 这就意味着,在今天既有“非常规战争武器力量”形式,又有“常规战争武器”力量形式并存的历史时期,通过发展,必须会有两大战争(发展)的具体形态同存于这一历史时期,即“常规战争武器”力量形式的“常规武器战争形态”和“非常规战争武器”力量形式的“非常规武器战争形态”。面对这两大战争形态同存于这一时期的“人类社会”及“人类社会战争”之中,我们人类在这样的历史时期,所体现的战争具体活动,其到底表不表达“非常规战争武器”力量形式的“非常规武器战争形态”的具体战争活动形式,并不完全决定于我们人类对这两大战争具体形态作具体战争形式的选择和取舍,而是同时更主要的还决定于这两大不同武器力量形式的战争具体(发展)形态彼此之间的存在关系如何?也就是说,当这两大不同武器力量形式的战争具体(发展)形态,如果它们处在一种相互独立分割的关系状态,也就是各自处在彼此独立性的状态,这时,我们人类在自身的实际战争活动中,才能去选择不同的战争具体(发展)形态去表达不同的具体战争活动形式去进行战争。而如果这两大武器力量形式的战争具体(发展)形态,若不处在相对独立的关系状态,并最终发生了统一性,处在个统一性的战争具体形态之中,这时,我们就会知道,人类在自身的战争活动中,就很难再去选择什么“常规”或“非常规”战争形态的具体战争活动形式来进行自身的战争活动了。

 从历史发展的角度,这必然也是一个问题,因为,历史以来,在“人类社会战争”中,其所存在的诸多战争(发展)的具体形态,其中就有很多战争具体形态彼此间发生过存在关系的改变,并导致战争具体形态的变化。比如,当代的“火力机械化武器战争形态”和“信息化武器战争形态”,在这两大不同的战争具体形态中,我们已经知道,“信息化武器战争形态”,是从“火力机械化武器战争形态”,通过发展而转

[1] [2] [3] [4]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