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文史论文 >> 社会学论文 >> 正文

人类社会战争历史发展的终极意蕴(第五部分)

时间:2007-11-23栏目:社会学论文

 下面分别剖析一下这三种逻辑走向形式各自的基本意含

 (一)人们从相互对立相互对抗矛盾冲突性的生存关系状态走向问题消解矛盾缓解实现和平友好的生存关系状态

 当人们在生存活动过程中,因各种生存问题和各种生存关系问题导致人们彼此间形成一种相互对立对抗矛盾冲突性的生存关系状态时,如果人们在面对自身这种生存关系状态,能不忘和平,并希望彼此能进一步处在一种和平友好彼此和谐的生存关系状态之中,并都积极地朝着和平友好的方向去努力,以正确的、积极的、科学的、友好的、公平公正的相互体让的态度和方法,去寻找去面对导致人们彼此间形成对立对抗矛盾冲突性的生存关系状态的各种具体的生存问题和生存关系问题,并以这样的态度和方法,站在“共同”的高度去共同的解决相应的问题,那么,即使人们一旦形成了这种相互对立对抗矛盾冲突性的生存关系状态,这样的人类生存关系状态其进一步的发展变化,不仅具有朝着彼此正常的和平友好的生存关系状态方向的发展,而且还能实现这样的目的,且还不意味着人门这一对立对抗矛盾冲突性的生存关系状态非得会走向战争形式的生存关系状态。例如,历时几年之久的朝鲜半岛无核化这一有关东北亚地区安全问题的六方会谈,其过程和结果,就体现出了当代人类,在自身所形成的具有相互对立对抗矛盾冲突性的生存关系状态中,人们在面对其复杂的关系和尖锐的问题面前,最终达到了和平解决问题,并因此消解和结束了这一具有多方对立对抗矛盾冲突性的人类生存关系状态,走向了和平,走向了友好的生存关系状态,这是人类社会有史以来在这方面问题上所体现和树立的一个十分光辉的示范,它值得人们去学习,去尊重,去实践。

 (二)对人们彼此间所形成的相互对立对抗矛盾冲突性的生存关系状态从问题的角度进行“冻结”

 人们彼此间所形成的相互对立对抗矛盾冲突性的生存关系状态,其进一步的逻辑走向,除了“(一)”之外,还存在着人们将这样的生存关系状态,可以从问题的角度采取“冻结”的办法和这样的走向。这一办法和走向,其实质就是,人们在面对自身所形成的彼此相互对立对抗矛盾冲突性的生存关系状态,人们可以从问题的角度,去采取回避相应的生存问题或生存关系问题,让问题“暂时”得以搁置,并且都不去对这一或这些问题作相应的生存活动要求。比如,历史以来,就有许多国家彼此间因国土疆界的拥有属性不明确的问题,彼此间就经常形成了与这样问题相应的一种对立对抗矛盾冲突性的生存关系状态。但是,历史以来,就有许多国家彼此间对这样的问题所导致彼此间矛盾对立对抗的生存关系状态,从问题的角度,采取了对问题进行暂时搁置,对这样的生存关系性质和状态,进行了“冻结”。并维持问题形成以前的原有现状,以确保彼此间其它正常友好和平的生存关系达到进一步的实现。并因此使这一可能让人们彼此间形成对立对抗矛盾冲突性的生存关系的问题,避勉了双方朝相互对立对抗矛盾斗争性的关系方向发展, 并因此降底了战争爆发的机会。

 人们对自身所形成的彼此间相互对立对抗矛盾冲突性的生存关系状态,从问题的角度,采取“冻结”的办法和走向,往往是在下面这两种情况下可以实现可以发生的。一、当人们彼此间形成相互对立对抗矛盾冲突性的生存关系状态,并且人们彼此间一旦达不到解决相应的问题,实现与这一问题相应的和平有好的生存关系状态,这时,人们对彼此间所形成的对立对抗矛盾冲突性的生存关系状态,从问题的角度可以采取“冻结”的办法和走向来面对它。二、人们站在不愿进行战争的角度,而又无能力去消解相应的各种问题,这时,也可以采取“冻结”的办法和走向来面对。

 这一办法和走向,其价值在于:一、它能让人们去避勉相应战争的爆发。二、它能为人们和平的解决自身这种对立对抗矛盾冲突性的生存关系问题和生存关系状态,提供了更多的时间和机会,尤其是那些被解决起来十分复杂十分困难的问题。这一办法和方向的选择,更还能体现人们对和平友好关系的美好愿望、向往和这样的坚定意志。

 (三)、人们从彼此对立对抗矛盾冲突性的非斗争性生存关系状态走向斗争性的(战争爆发的)关系状态

 文章前面讲过,在“人类社会”中,战争的正常爆发状态到来,必先具备一个前提,那就是人们在日常生存活动中,首先必须形成一种彼此对立对抗矛盾冲突性的生存关系状态并进一步发展上升为彼此对立对抗矛盾斗争性的生存关系状态,然后才有战争爆发的可能。而人们在生活中是如何形成这样的生存关系状态及其原理,在此就不再作详细的析说。

 当人们在日常生活中,形成了这种对立对抗矛盾斗争性的生存关系状态这一能成为战争爆发的前提时,战争的爆发同时还需要以下几个方面作为条件,人们才能走向战争爆发的状态。

 1. 在人们所形成的彼此对立对抗矛盾冲突性(非斗争性的)生存关系状态中,人们在面对这一状态时,没有或没能体现出朝和平的方向作最终的努力, 导致人们从彼此对立对抗矛盾冲突性(非斗争性)的生存关系状态, 发展到了彼此对立对抗矛盾斗争性的生存关系状态。它往往包含两个方面的意含:a. 人们在这一关系状态根本就没有朝和平的方向去努力;b. 人们作了和平的努力,但最终因自身作这方面的努力力量有限,并最终阻止不了这样的生存关系状态进一步朝着自身极端的方向发展——形成彼此对立对抗矛盾斗争性的生存关系状态。

 2. 人们在面对自身所形成的彼此对立对抗矛盾冲突性的生存关系状态时,不曾或不懂得去采取“冻结”的方法和手段去暂时搁置问题以回避战争的爆发,并去寻求新的和平努力。或是人们采取了“冻结”这一办法,但问题在“冻结”期间并没有得到解决,并在重新开启和重新面对这种被“冻结”过的生存关系状态之问题时,人们若对它体现出了以上的情况,以及这种情况发生后又没有去作再次的“冻结”。这时,人们彼此间的对立对抗矛盾冲突性(非斗争性的)生存关系状态,就难免走向彼此对立对抗矛盾斗争性的生存关系状态(战争爆发)的方向。

 如果人们在自身的生存活动过程中,形成了一种彼此对立对抗矛盾冲突性的生存关系状态,并体现以上1、2两种情况的结果。那么,人们彼此间所形成的这种对立对抗矛盾冲突性的(非斗争性的)生存关系状态,就会依其自身进一步的发展逻辑方向而走向彼此对立对抗矛盾斗争性的生存关系状态。

 当人们从彼此间所形成的对立对抗矛盾冲突性的生存关系状态,发展到了相互对立对抗的最高关系状态——相互斗争的关系状态,这一时刻的到来,就意味着人们彼此间有可能进入战争形式的斗争关系状态。人们在彼此间对立对抗矛盾斗争性的生存关系状态中, 体现相互间的战争形式的关系,之所以只是一种可能性的事情,而不是一种绝对必然的事情,原因在于,战争形式的斗争关系, 只是人们在这一矛盾斗争关系状态中的一种斗争关系形式之一。也就是,战争——并不是人们斗争的唯一形式,而是同时还存在着可以不包含战争在内的纯政治文明的斗争形式——政治形式的斗争。

 因此,当人们彼此间所形成的对立对抗矛盾冲突性的(非斗争性的)生存关系状态,发展到相互斗争性的对立对抗的生存关系状态,人们对政治斗争形式的取与舍,将直接的关系到人们彼此间是否会爆发战争。如果对立对抗中的人们,在彼此斗争性的对立对抗关系状态的到来,双方没有采取政治斗争的形式来表达彼此间的斗争关系的要求,人们彼此间斗争关系的要求,很容易被另一具有终极性斗争形式的取代和表达,即爆发战争并进行战争。如果人们在这一时刻的到来,首先采取了政治斗争的形式来表达彼此间所形成的斗争性的关系,并带着和平的目的和努力,那么,人们彼此间会不会表达出战争形式的斗争形式,或说战争的爆发还具有两种的可能性,即可能会爆发战争,也可能不会爆发战争。

 对立对抗中的事物,通过相互间的斗争,最终可以达到彼此统一的目的和要求。因此,当人们彼此间的对立对抗矛盾冲突性的(非斗争性的)生存关系状态,发展到斗争性的阶段状态,其彼此对立对抗矛盾冲突性的不统一的关系,这时,唯有通过斗争的过程、斗争的方法和斗争的力量,才能达到一种新的统一状态。

 因此,政治的斗争形式,存在着能消解人们所形成的对立对抗矛盾冲突性的斗争阶段的不统一的生存关系的力量和能力。但是,也唯有人们在政治斗争形式中,要拿出相应的斗争力量、斗争方法和经过一个斗争过程才有可能达到对事物统一的目的而实现和平,否则,即使人们使用了政治的斗争形式,也还是达不到统一和平的目的,这就是政治斗争是否可以避免和取代战争的两面性和有限性。

 从以上三大方面的探讨中,我们会发现一些大道理,那就是,当人们在生活中形成了彼此对立对抗的生存关系状态,其进一步走向自身的极端关系状态——战争形式的生存关系状态,其实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它告诉我们,战争的爆发,存在着以上诸多“坎坎”要过,如果战争的爆发,没有从以上诸多障碍环节中拿到通行证,战争的爆发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甚至是不可能的事。但是,话又得说回来,如果人们没有很好地发现并利用以上诸多具有阻碍战争爆发的各个环节中的力量、方法和过程,就意味着人们对战争的爆发,发放了通行证,战争的爆发也就不是那么一件很困难的事了。

 因此,要阻止战争的爆发,人们必须要认识到以上诸多能阻碍战争爆发的环节、力量、过程和手段,并在实际中去好好的面对和使用它们,在面对和利用它们时,既要看到各个具体环节自身的力量,更要懂得这各个环节综合在一起的力量,并灵活的去使用和把握它们,我想,在一般的情况下,我们人类是可以做到去避免更多的战争爆发。

 B,最后,我们接着探寻一场具体战争爆发所需要的最后条件,即人们在彼此间相互对立对抗矛盾斗争性的生存关系状态中,人类从自身精神心理层面,对自身是否进入战争形式的斗争关系状态所具有的最终的自我决定力量。

 在日常生活中,当人们彼此间形成对立对抗矛盾冲突性的生存关系状态,发展到了相互进行斗争的阶段,这时,其相互斗争的形式,除了纯政治这种有限斗争形式之外,同时还存在另外一种极端的终极性斗争形式——战争形式的斗争。

 政治这一斗争形式,反应的是人们只从自身生命的心理精神层面来进行相互间的斗争,“它”是人们常说的一种“文斗”的斗争形式。“文斗”可以避免“武斗”,这是人们都知道的。但是,“文斗”又可以转变成“武斗”,这也是人们所能知道的。但是,如何让“文斗”尽量的去回避“武斗”,并最终让人们去放弃“武斗”,人们也许并不普遍的都能认识并会去把握它。在国与国彼此间形成斗争形式的生存关系中,人们如何利用“政治的斗争形式”去取代彼此的战争形式的斗争,并不是所有的政治家所具有的能力。一般的,在人们首先选择了政治的斗争形式作为彼此去面对相互间生存问题和生存关系问题时的最后方法和形式后,每方切记的一点就是,要让政治斗争成为一种彼此不带战争意图不带战争目的不带战争恐吓威协和讹诈手段的纯政治形式的斗争,并始终带着和平的目的和要求,往往会取得更好的目的和效果。

 而战争形成的斗争,则是一种由人生命的全面存在性所体现的一种人们彼此间的斗争行为和关系形式。在这一斗争形式中,人们不仅要拿出自身生命的精神存在力量来进行相互间的斗争,而且还要拿出自身生命本原力量(即整个人的身躯力量)来进行相互间的斗争,更还将自身生命各种延伸力量(如肢体延伸的力量——武器工具和人生命精神的延伸力量——知识和文化)来进行相互间的斗争。并最终还会以人生命全部的存在力量综合在一起来进行相互间的斗争。这就是人类彼此间一种极端而终极性的斗争形式——战争形式的斗争。

 战争形式的人类彼此间的斗争,因它包含了人生命的全面存在性和活动性,所以,它必然是一个具有具体存在和活动形式的事物,它不仅具有空间形态,而且还具有时间过程,更是时间和空间交织在一起的一个动态的时空状态。人类在自身的生存活动过程中,彼此形成斗争关系并进入战争形式的具体斗争活动形式之中,除了人类最原始的一幕战争有可能之外,人类战争活动的形成,并不是一个自然而本原的形成过程,它往往要取于人们的自我决定。因为人类从自身的第一幕武力战争开始,其战争的经验早就让人懂得:“我(们)”要与“他(们)”进行战争,就意味着“我(们)”要杀死“他(们)”,而同时也意味着“他(们)”也会要杀“我(们)”。在战争中,“我(们)”可能会杀死“他(们)”,同时,“他(们)”也可能会杀死“我(们)”。这说明战争涉及到了人类生命存在与否的问题。而这样的问题对人而言,必然是一个根本性的大问题。因为,生命达成自身的存在性,才是生命第一也是最根本的需求、要务和意愿。而对自身生命存在与否这样的问题,人往往对此具有一定自我把握自我决定的力量。即对自己是“生”还是“死”具有自我能动性的掌握和裁定。所以,面对战争,人们必然懂得,人与人战争,其实是一件能关乎“你(们)”“我(们)”生命是否能进一步达成存在的问题。并且在战争中,还存在着倒底“谁”能杀死“谁”这一不确定性,和战争一定有人被杀这一确定性,因此,只要是人,并从自身生命存在的需求和意愿出发,不仅会存在着谁都不愿去面对“自己”极有可能丧命或死亡的事,如人与人武力战争。而且也一定会表现出人们对自己是否进行战争,去进行一定的自我决定,即战或不战。因此,人与人进不进入战争状态,除了人们彼此间的生存活动关系具有朝着对立对抗矛盾斗争性的极端方向发展的逻辑力量,所具有的能促使人们进入一种相互以战争形式的斗争关系状态之外,同时,人们彼此间到底发不发生战争形成的斗争关系和斗争状态,还取决于人们作不作出进行战争这样的自我决定。

 因此,人类彼此间进行战争,或战争爆发之前,还存在一种人类对战争作取与舍的心理过程和心理决定。这种心理决定的理由和前题, 其实质是战与不战的利与弊的关系问题。这种利与弊的关系, 不仅只体现在人生命存在性与人彼此之间存在关系熟重熟轻的问题上,而且也体现于导致人们进行战争的相关生存诉求关系问题,是否值

[1] [2] [3] [4]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