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文史论文 >> 社会学论文 >> 正文

守望精神家园——威尔海姆·海因里希·里尔的保守社会政策

时间:2011-2-8栏目:社会学论文

守望精神家园——威尔海姆·海因里希·里尔的保守社会政策  
  口徐健
  
  内容摘要威尔海姆·海因里希·里尔是19世纪德国颇有影响的学者,文化民族学的代表。在德国向工业社会转型,传统社会发生分裂与解体、理性社会倡导个人自由和解放、社会革命时时“威胁”现存政权的时代,里尔提出了调和国家和社会的“道德政策”。他依据“自然演进的历史观”,在“地域一伦理学”和社会人类学的基础上表达他对道德政治的看法。他的“道德政策”就是要把传统的家庭、乡镇和社团等自然发展的社会组织纳入现代社会,使之获得新的发展空间,并以此消解现代社会的种种紧张关系,以实现社会的和谐。
  
  关键词 威尔海姆·海因里希·里尔 社会政策 家庭 乡镇 等级
  
  作者 徐健,北京大学历史系副教授、博士。(北京:100871)
  
  在群星灿烂的德意志思想家阵营中,威尔海姆·海因里希·里尔恐怕算不上是耀眼的人物,他不为中国学界所熟知,在德国也慢慢淡出了学人的视野。但无可否认,他在他那个时代一直到20世纪的上半叶,在德国是个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人物,他的思想和理论贡献绝不亚于与他同时代的保尔·德·拉加德。
  
  威尔海姆-海因里希·里尔,1823年5月6日出生于德国拿骚的比布里希.1854年任慕尼黑大学国家经济学教授,1859年改任该校文化史教授,1885年受聘担任巴伐利亚民族博物馆馆长,1897年11月16日于慕尼黑去世。
  
  里尔一生著述颇丰,他最伟大的代表作是《民族自然史:德意志社会政治之基础》,共四卷,分别为《市民社会》(1851年)、《乡土与人民》(1853年)、《家庭》(1855年)和《漫游记》(1869年)。此外,他还于1857年出版了《法尔茨地区的人民》,并于1869年发表了《德国的劳动》等。这些作品为德国民族学奠定了基础。里尔同时也是一位多产的小说家,他在研究民族的风俗习惯、精神风貌和社会生活的基础上,创建了德国短篇小说的“文化史学派”。当然,里尔的思想贡献并不仅限于文化民族学。和拉加德一样,里尔关注社会进而关注政治。
  
  他生活在德国向工业社会转型的历史时期,传统社会的分裂与解体、理性社会的个人自由和解放、社会革命的“威胁”,时时困扰着政府、困扰着思想界、也困扰着他。如何解决资产阶级理性主义所造成的“社会生活领域”和“政治公共领域”的分离?里尔一直在思考着。他一方面批判资产阶级的意识形态,认为建立在启蒙思想基础上的自由主义理论强调个人解放和市场中的机会平等,而忽略了社会科学领域实践的特殊性。另一方面,他也反对“社会革命”以激进的方式,通过消灭资产阶级社会把人类从政治和社会的不平等中解放出来。里尔想要创造出一种意识形态,其核心是依据“自然演进的历史观”,以承认社会的有机性和天然层级结构为前提,瓦解现代资产阶级社会由技术经济领域的单面向现代化而产生的阶级差异,抑制或至少缓解社会紧张关系以及由此导致的资产阶级(经济论文)社会的合法性危机。
  
  为此,里尔提出了调和国家与社会关系的“道德政策”。国家与社会之间的矛盾在里尔看来是无法消除的,但通过社会国家却可以实现调和。里尔并不反对现代资产阶级的自由法治国家,但更认同于“社会法治国家”。他认为国家必须关注和推动社会生活,但不喜欢“官僚国家”的无所不在的绝对权力,他为现代国家的政策设定了原则界限,即国家的责任在于发展一种可操作性的战略,由一系列社会政策引导社会组织的发展,并为后者发挥作用提供必要的保护。用里尔的话来说,国家的“积极”作用是承担“历史教育者”的工作。
  
  因此,里尔特别看重国家政治之外的社会力量,但这些社会力量又不是理性主义“市民社会”中,为充当个人与国家之间的中介而人为结成的各种社群,因为里尔所理解的“社会”是自然演进的历史产物,国家就是要为这些在历史中形成的、随历史发展而来的社会团体、社会等级寻求在现代社会中的广阔发展空间。里尔所谓的“道德政策”具体而言就是保护传统社团、社会等级的历史权利和历史特性,拯救和捍卫社会生活中前现代因素的历史连续性和合法性,阻止那些由于社会的革命性解放而把自己从历史中解放出来、投入工业社会的组织结构中去的种种条件的产生,并进一步地使社团和等级与现代社会共融,不受阻碍地获得发展。自由,在里尔的观念中,不是国家每个公民的自由,而是那些与社团的“历史权利”和精神紧密相连的社会中的人的自由,他们的特性因为现代社会个人的自由迁移而受到了威胁。可见,里尔的“道德政策”是一种社会保守政策,它是从传统中继承和发展“社会道德”的政策,它依赖于“社会化的国家”而与“国家道德”、“政治化的国家”针锋相对,从而社会力量和政治制度之间的紧张关系达成相互依存的平衡关系。
  
  不过,这样的“道德政策”是没有普遍适用的模式的。“道德政策”作为方法论的反映,是里尔追踪“自然历史”以及不同制度理论的经验观察结果。一个对一切社会制度都行之有效的统一的“社会政策”是没有的。里尔看重经验,并强调在“地域一伦理学”和社会人类学基础上表达经验。他描述社会的特殊性,是想说明这样一个观点:普遍的概念是完全没有意义的,社会的自由只有通过每个社会团体自身特性尽可能不受阻碍获得发展时才能得到保证。“由自然形成的道德不是人为的,也不可能培养,否则会遭到破坏。”“国家化的道德会产生一种罪恶,即使想法再好,多数情况下只能变得荒唐可笑。”
  
  在从传统社会向工业社会的过渡中,里尔最为关注的是家庭、乡镇和等级的生存和发展,他的社会“道德政策”也是围绕这三个层面展开的。家庭政策关注家庭的道德治理:乡镇政策是要确定中央权力下的自治;而等级政策则是在社团环境中推动个人的自我制约。三者的目的都是为了对抗政治化社会中社会生活的理性化倾向。
  
  首先是家庭。作为自然演变的社群中最重要也是最基本的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