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文史论文 >> 世界文学论文 >> 正文

加兹达诺夫审美意识中的存在主义及乌托邦情结

时间:2012-5-17栏目:世界文学论文

加兹达诺夫审美意识中的存在主义及乌托邦情结
  
  杜荣
  
  加,伊·加兹达诺夫(r.M.ra3uaHOB,1903-1971)是俄罗斯侨民文学第一浪潮中的杰出作家。在加兹达诺夫的小说中,处处闪烁着存在主义美学思想的光辉,体现了作者对人、自然、社会等关系的存在主题的理性思考。同时,作品展现了他审美意识的存在主义和浓厚的乌托邦情结,这与他的生活经历、所接受的俄罗斯及法国的文化、文学、宗教、哲学等有着紧密地联系。
  
  一、俄罗斯的文学和哲学对加兹达诺夫
  
  审美意识的存在主义及乌托邦情结的影响
  
  俄罗斯文化和哲学的关系,是影响和形成加兹达诺夫世界观的源泉之所在。我们读加兹达诺夫的作品时,会立刻在脑海中闪现出有关布宁作品的风格特征:人物性格刻画异常细微,语言极具可塑性。1934年,G.阿达莫维奇称加兹达诺夫为“布宁的追随者”,是布宁唯一的学生。布宁也曾赞扬加兹达诺夫对文体技巧的掌握,易流动的语言,意想不到的准确的修饰语。加兹达诺夫认为:虽然自己的文学创作与布宁有联系,更多的还是来自对陀斯妥耶夫斯基、托尔斯泰、契诃夫等人文艺美学思想和创作手法的继承和发展。生于俄罗斯的加兹达诺夫深受俄罗斯的经典作家的作品熏陶,从中汲取了自己所需的文学素养,同时,他是一个亲自参加过国內战争和世界大战的20世纪的作家,在法国接受的大学教育,因此,他的世界观、诗学、生活信条、写作的手法技巧等都是20世纪的产物,也是俄法两国社会文化熏陶的产物。
  
  俄罗斯存在主义哲学对加兹达诺夫有着特别重大的意义,因为对加兹达诺夫来说,有机统一的生活和生活的哲学,生活和伦理的审美态度,它们是统一的,即是由20世纪俄罗斯哲学家看做是理想的人类团结。加兹达诺夫的创作经受了生活严峻的考验,与其说它是生活的磨难,还不如说它是加兹达诺夫的文艺、理论和哲学来源。
  
  存在主义可以说是一种每个时代的人都有的感受, (论文范文 www.fwsir.com) 在加兹达诺夫的创作中,也存在主义文化哲学的精髓,通过作家亲身的经历、俄罗斯古典文学传统、文化与民族基质、伦理道德、哲学以及共济会等影响而变体,这些看似如此不同的向量却在加兹达诺夫的审美意识中完美地结合。这体现在加兹达诺夫创作的独创性是对生活中某些残酷的东西的揭示,是对某些令人陶醉的生活的抒情写照:存在一乌托邦原则,这可以在作家的个人经历,在作家的个性,在他的文化和民族基质在他对共济会的热情中寻找答案。“乌托邦”一词最早是由空想社会主义理论家托马斯·莫尔(1478-1535)提出的,它为人类社会描述了一个美好而理想的共产主义社会图景。加兹达诺夫无沦在何种生活环境下,总是保持着积极乐观的生活态度,他崇尚美好的精神生活,并将这一存在理念寄托在自己作品中的主人公身上,并在作品中对各种存在的现象进行自己的哲理性思考和分析。
  
  加兹达诺夫在作品中独特地、审美地表达了许多自身当时的感受和存在认识,还有当时现实本身所产生的东西——残酷的俄国革命的经验、内战、移民等。加兹达诺夫熟知哲学家别尔嘉耶夫和舍斯托夫等人以某种哲学形式对俄罗斯的阐述以及他们的哲学思想,他也像别尔嘉耶夫那样寻求生活的宗教意义,寻求永恒的含义。
  
  加兹达诺夫文学创作中的审美意识和哲学思想不仅受到俄罗斯文化和哲学的影响,更是从法国及欧洲的文学和哲学中汲取了创作源泉。
  
  二、存在主义哲学和共济会对加兹达诺夫
  
  审美意识存在主义及乌托邦情结的影响
  
  加兹达诺夫在法国生活的时期正处于20世纪法国存在主义哲学盛行的时期,这种影响在他的作品中也打下了深深的烙印。在加兹达诺夫的创作中,有许多与欧洲所有经典哲学家的存在主义哲学和美学方面的联系,如克尔凯郭尔、胡塞尔、海德格尔等。可以说,加兹达诺夫的创作是20世纪中欧洲的文化、哲学与文学的混合物。在加兹达诺夫的作品中,可以找到许多典型的存在主义的特征,其中的重点可能是人在世界的可能性和这些可能性的极限。到20世纪40年代,加兹达诺夫已经是一个成熟的、有着存在主义和乌托邦意识的俄侨作家,已是《在克莱尔身旁的一个夜晚》《夜路》《一次旅行的故事》以及很多短篇小说的作者。可以说,这一时期他的美学和哲学原则已经确立。
  
  在1932年春天,应米哈伊尔,奥索尔金的邀请,加兹达诺夫参加了在巴黎的俄罗斯共济会分会“北方之星”,成为共济会会员,这一长达39年的经历对他的日常行为和创作思想产生了极其深远的影响。
  
  在巴黎的俄罗斯共济会是有着普世目标和神秘启示方向的秘密组织,共济会追求道德完美的精神层次,这是一个准宗教的博爱组织,“博爱”对加兹达诺夫至关重要。吸引加兹达诺夫参加共济会的原因是:战争初期的“俄罗斯反乌托邦”的痛苦经历教导他在生活中不抱有社会乌托邦形式方面的幻想,而后,至少在法国民主的痛苦经验给他展示了“底层的生活”,加兹达诺夫按照自己的存在主义的状况,在非传统形式的共济会协会中来寻求孤独的出路。他生存状况的独特性使他属于所谓的“被忽视的一代”,是社会使命被剥夺的一代。共济会成员称他“加兹达诺夫兄弟”。这让身居异国的加兹达诺夫在精神上感到了温暖,这种体悟也反映在他的作品中。
  
  三、加兹达诺夫审美意识中的存在主义
  
  及乌托邦情结在其作品中的体现
  
  加兹达诺夫的自传式长篇小说《在克莱尔身旁的一个夜晚》(иCTopHииOДHoronyTeшeCTBи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