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文史论文 >> 世界文学论文 >> 正文

《觉醒》中三种不同的反父权制策

时间:2012-8-2栏目:世界文学论文

《觉醒》中三种不同的反父权制策
  
  作者/王烈琴
  
  凯特·肖邦是19世纪美国女性主义经典作家,其小说《觉醒》也被公认为女性主义文学的经典作品。据EmilyToth对凯特,肖邦的传记记载,肖邦于1850年2月8日出生于美国的圣·路伊斯州,家中排行第三。五岁那年,其父亲遭遇车祸身亡,从那以后,肖邦就和全部守寡的母亲、外祖母和曾外祖母一起生活。1870年,20岁的肖邦和她心仪的人结婚了。从1871年到1879年的九年里,肖邦共生了六个孩子。1882年,肖邦的丈夫突然病死,当时肖邦才32岁。从那以后,肖邦和她的曾祖母、外祖母和母亲一样也没有再婚。1885年母亲去世,留给肖邦一笔财产,肖邦开始独自抚养六个孩子,她的创造生涯也在这个时候开始了。
  
  肖邦的创作动力来源于她的妇产医生的鼓励。她的医生知识渊博,很受人尊重,在医学界很有影响力。他发现,肖邦思维清晰,又有描写的天赋,写作不仅可以增加她的经济收入,而且可以发泄她过剩的精力。肖邦在不到十年的时间里创作了两部小说,近百篇短篇故事,还有大量的散文、诗歌等。小说《觉醒》、短篇故事《暴雨》和《一个小时的故事》等在批评界和读者中影响较大。1904年,肖邦突然脑出血去世,享年54年。在她所有的作品中,让肖邦“奥名”也让她“闻名”的是她的代表作《觉醒》。
  
  《觉醒》有三位典型的女性人物:埃德娜、安德烈和瑞伊丝。读者研究最多的是女主人公埃德娜。一些读者认为,埃德娜是父权制的反抗者;也有一些读者认为,她是反抗父权制的失败者。文献阅读发现,读者对少妇安德烈和瑞伊丝小姐的研究非常少。有读者认为,安德烈是典型的传统女性代表,瑞伊丝是恶魔型女性代表。也曾有读者对这三位女性人物的形象进行过比较研究,但是,这三位女性人物是否都是具有不同程度的反父权制的女性主义者?她们是否采取了相同或不同的反父权制策略?读者反应理论认为,作品的意义存在于作品之中。读者的任务不仅仅是阅读文本,更重要的是要从文本的字里行间发现、解释并分析作品的意义。读者需要对文本中的具体事件进行认知分析,并寻找相应的证据来支撑自己的解释。笔者认为,女性意识很强的凯特,肖邦在《觉醒》中塑造的这三位女性人物身上都有不同程度的女性意识,她们都以各自独特的方式反抗和挑战父权制社会。
  
  一、反父权制的温柔派——安德烈很多读者认为,安德烈是一位典型的“天使型”女性。安德烈美丽、温柔、贤淑,符合童话故事中的“天使”形象;她是男人的生育与性工具,她每两年生一个孩子;她喜欢做针线活,生活以丈夫和孩子为中心;经济上依赖丈夫。女性主义认为。女性意识与长相没有必然的逻辑联系;女性解放并不意味着女人不结婚,不生孩子;做针线活也可以是女人的爱好或专长;女人经济上依靠男人不等于女人不能独立。
  
  安德烈懂得如何享受男人的劳动成果。家里雇有佣人做家务和照管孩子。她把自己打扮得华贵、得体、很有女人味。走起路来如同女王一般优雅、高贵。她经常约自己的朋友散步、谈心、度假,享受阳光沐浴。
  
  安德烈重视女性自我感受。喜欢被男人宠着,也喜欢男人听她使唤。如果男人不宠她,那他就是野蛮的人,就活该被折磨而死。罗伯特曾自言:“谁能想象她那天使的外表下的残忍?”她善于察言观色,也会甜言蜜语地哄人开心。丈夫说话时,她表现得十分感兴趣,一边倾听,一边不时地插话,从而从丈夫口里引出更多。她要生第四个孩子时,医生还没有到,安德烈大喊,医生该杀!她被抛弃不管!人人都忽视她的存在!美丽的、温柔“天使”也会“温柔地诅咒”呢!
  
  安德烈也有自己的兴趣爱好。她经常和丈夫在家举办家庭聚会,很受大家喜爱。安德烈会在恰当的时候给大家演奏一曲助兴。她也炫耀,她丈夫说,音乐让家里充满欢快与温馨。
  
  安德烈并没有把女权思想天天挂在嘴边,没有口口声声向丈夫声称自己的女性权利。她采用一种独特的策略让丈夫和男人宠她,并听她使唤,既维护了做女人的尊严,也享受了自己想要的幸福。难怪有读者也认为,安德烈是家中的女权主义者。
  
  二、反父权制的激进派——埃德娜
  
  小说的女主人公埃德娜反父权制的激进方式不同于安德烈的温柔手段。
  
  埃德娜意识到自己的家庭地位。她拒绝做传统型的贤妻良母。她不喜欢做家务、带孩子或做针线,与丈夫正面冲突。她喜欢读报纸、绘画、看赛马。“他责备妻子对孩子关心不够以及习惯性的忽视孩子”。女性主义认为,男人同样有责任和义务照顾孩子。
  
  埃德娜敢于追求自己的理想。她渴望成为画家,遭到丈夫的斥责却没有放弃追求。“在我看来,一名家庭主妇,一个孩子的母亲,把那些本来可以更好地照顾家庭的时间花在画画上是一件极其愚蠢的事情。”“安德烈也保持她音乐的兴趣,但没有把家搞得一团糟啊。”埃德娜最终搬出了丈夫的屋檐。她的画不但赢得了他人的赞美,还为她赚得一笔经济收入。
  
  埃德娜对自己性需求的觉醒。19世纪的美国社会仍然盛行一种观念:女人是无性的。追求性满足的女人是不道德的,是要被“惩罚”的。埃德娜不满丈夫,她爱上了青年罗伯特,又与花花公子阿罗宾发生了性关系。肖邦有意按照父权制的价值观念让埃德娜受到“惩罚”:葬身大海。1899年《觉醒》出版后,许多评论都认为埃德娜死不足惜,而且对她的结局感到十分满意。埃德娜用行动证明了她有权追求和享受性满足,死亡也是她自己的选择。
  
  三、反父权制的冷静派——瑞伊丝小姐
  
  《觉醒》里单身的瑞伊丝貌不惊人,不受人喜欢,但她生活独立、自由。
  
  瑞伊丝属于大龄青年,依然独身、未婚。父权制思想认为,没有家庭和爱情的女人不是真正的女人。女性主义认为,家庭不是社会唯一的存在形式;爱情也不是人生的全部和唯一。选择何种爱情与何种存在形式是每个人最基本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