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文史论文 >> 中国文学论文 >> 正文

恐怖短篇小说的动态情景与《泄密的心》

时间:2012-8-2栏目:中国文学论文

恐怖短篇小说的动态情景与《泄密的心》
  
  作者/梁东妮
  
  爱伦·坡在恐怖小说创作方面是文学语言运用的完美主义者,他一直秉承极高的小说作品艺术要求:“把滑稽提升成怪诞,将害怕涂上恐怖的色彩,将机智夸大成嘲讽,将奇特延伸至神秘。”(盛宁,1993:17)短篇小说《泄密的心》是爱伦,坡文学语言创作艺术理念的优秀代表作品之一。该小说全文以“我”为视角,情景描写栩栩如生,惟妙惟肖,读者仔细品读仿佛置身于小说里的凶杀案现场,案发过程历历在目,这是恐怖短篇小说文本动态情景的作用。小说的动态是艺术形象在预设的氛围中表现出来的活动状态;小说的情景是艺术形象所处的场景或环境。因此,作家所构设的艺术形象在一定的场景和环境下进行某种动态的活动就形成了小说的动态情景。文艺理论家朱光潜在谈到文学写作方法时,认为“叙事与绘态之中还是叙事最要紧,叙事其实就是绘动态,能绘动态就能绘静态。”(朱光潜,2006:8)所以,小说的叙事情景是动静结合的。然而,恐怖短篇小说因版面较长篇小说少,精短的内容要能在紧凑的时间里吸引读者的注意力,刺激他们的恐惧感官,显然动态的情景叙事更能打动读者。
  
  如果“恐怖是一门技术”,(刘玉红,2009:46)恐怖短篇小说中的动态情景描写就是一门精巧的技术,它协助这类大众文学实现自身的语言功能和价值。语言的功能分析最适合采用系统功能语言学的理论体系,因为系统功能语言学把语言放置于社会大环境之中,探究语言的社会功能,而具有社会大众文学特质的恐怖短篇小说,就很适合被放置在系统功能语言学的理论体系中研究。更重要的是,对于小说动态情景的分析,系统功能语言学的情景语境理论可以提供很完备的讨论框架。因此,本文将以系统功能语言学的权威教授Halliday的情景语境理论为依据,首先建立恐怖短篇小说的动态情景分析理论框架,然后对《泄密的心》的动态情景进行剖析,探讨恐怖短篇小说的文学批评新方法。
  
  一、恐怖短篇小说的动态情景分析理论框架
  
  人类对周围事物的认知历来是多模态的,多模态感知是人类千百年来形成的惯性认知心理。人们通过视觉阅读或听觉理解来感知语言文字符号。无论是语言文字还是图像画面,都是一种表意的形态,是事物在一定条件下的表现形式。(曾方本,2008:58)因此,含有视觉信息、听觉信息等不同形态的文本就是多模态信息文本。恐怖短篇小说文本着眼于引发读者内心的恐惧,要产生恐惧的效应,就必须用文本的文字创设情景,调动读者的听觉和视觉感官,令他们感应到惊恐的气氛。由此透过文本传递的感知是多模态的,恐怖小说的动态情景就存在于含有多模态信息的文本中,引发恐惧效应的多模态信息由听觉信息和视觉信息构成。构建动态情景的多模态语言信息是否有效,是否按照作者和读者的要求完成自身所能及的功能,这可以在系统功能语言学的情景语境理论中得到印证。
  
  事实上,Halliday很早就把系统功能语言学的情景语境理论用于分析小说《继承者》(TheInheri-tors),评论作品里面的民族心理现象。这从一定程度上证明:情景语境理论适合运用于小说文学语言分析。系统功能语言学的语境理论最适合作为基本理论,构建恐怖短篇小说的动态情景分析理论框架。根据Halliday(1978)的系统功能语言学语境理论,情景语境由以下三个因素构成:语篇范围(Field),语言发生的具体环境;语篇基调(Tenor),参与者之间的身份表示或角色关系;语篇方式(Mode),语言本身所发挥的作用以及语言交际所采用的渠道或媒介。(朱永生,2006:10)依据情景语境理论,恐怖短篇小说的动态情景分析要考虑以下三方面因素:动态情景的范围、动态情景的基调特点、动态情景的展现方式。
  
  二、爱伦·坡短篇小说《泄密的心》的动态情景分析
  
  爱伦·坡很善于把恐怖的动态情景存放于由听觉信息和视觉信息构成的多模态信息文本中。《泄密的心》从小说篇名开始就蕴涵动感,心是人体当中最重要的器官,在人类活动的机体当中有节奏、有韵律地上下跳动,读者从篇名的语言表达里就感受到了来自咚咚心跳的听觉刺激,恐怖悬疑的动态情景立刻萦绕四周,牵引着读者的情绪,恐怖的语言表达在这里完成了自身所设定的社会功能。短篇小说《泄密的心》的动态情景因素制约着作家爱伦·坡所要表达的语言意义,下面将从恐怖短篇小说这种多模态信息文本的范围、基调特点、展现方式三个方面对该小说的动态情景进行语篇功能分析。
  
  (一)《泄密的心》所含动态情景的范围
  
  《泄密的心》描述的是一个“正常”的、只是“神经过敏”的“我”,因同居一屋的老头看“我”的眼似“鹰眼”,让“我”不寒而栗,所以进行密谋,一周之后的午夜里,“我”在老人咚咚的心跳声中把他杀害并肢解后藏埋于地板之下,警察来搜时一无所获,但敏感的“我”自认为听到了地板下老头的“心跳声”,无法忍受之下主动向警察道出了罪行。该小说对恐怖情景的描述一直处在凶杀案即将发生、正在进行、已经完成的动态环境里。爱伦,坡把这种杀害无辜得到报应的主题灌输在动态的凶杀情景中,让读者用眼睛和耳朵去感受,语言发生的环境具体而真实。
  
  (二)《泄密的心》所含动态情景的基调特点
  
  在《泄密的心》里,爱伦·坡把动态情景的参与者“我”和老头之间的关系定义为凶手和无辜的受害者。从一开始就设定杀害无辜终将得到惩罚的基调特点,这完全符合作家爱伦,坡的“效果统一论”。角色间的互动关系是作家事先就精心策划好的,恐怖的凶杀动态情景都是作家爱伦,坡为取得惊恐的效果而杜撰出来的,为的是把故事的案发情节连接起来,而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突出动态情景的基调特点,实现预先构思的主题。
  
  《泄密的心》小说文本里的人物关系变化也反映在动态情景中,“我”和老头之间的关系一开始是友好的同居人,老头“从不曾伤害过”也“从不曾侮辱过”“我”。(曹明伦,1995:619)然而,当动态情景出现在“我”的视线里,老头的“鹰眼”使两者的关系在“我”的心里发生了改变,由友好变成了憎恨,最后在“我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