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文史论文 >> 中国文学论文 >> 正文

苗族神话传说在当代苗族女性文学中的影射

时间:2012-9-25栏目:中国文学论文

苗族神话传说在当代苗族女性文学中的影射

  作者/徐 利

  一、苗族神话传说的主要内容及特点

  神话传说作为人类童年时期所产生的一种文学形式,是“先民们不自觉的艺术创作”。神话传说并不是对现实生活的科学反映,相反,正是因为远古时代生产力的发展水平低下,认识的手段有限,人们不能科学地解释世界、自然现象和原始社会文化生活的起源与变化。所以人们才会在他们贫乏的生活经验的基础上,借助想象与幻想把自然力和客观世界拟人化。这也就是为什么在许多民族的神话中都存在着大量的人首兽身或人身兽首的神的缘故了。

  神话传说是非信史时代的先民对历史的艺术化叙述。我们不仅可以从神话故事中窥测出非信史时代先民们的生活状况,更能感受到先民们在认识自己和自然的过程中所体现出的精神态度。苗族作为祖国大家庭中的一员,历史悠久,苗族文学内容丰富,而且想象奇特,精神乐观,苗族把这种智能叙说的散文称为“Ghab niel ghot”“忆古根”——“神话”。

  苗族的神话传说可分为天地日月形成的神话、千种万物的来源和人类起源的神话传说、赞颂生产劳动的传说等。其中天地日月形成的神话是苗族文学史上最古老的作品。这些诗歌由于出现的年代和产生地域的不同,有着各自的特点,但是它们却有着一个共同之处,就是通过无意识的艺术加工,反映人对大自然的创造力,这些诗歌都有着丰富的艺术表现力和浪漫主义色彩。再就是赞美生产劳动的传说,最后是千种万物的来源和人类起源的神话传说。

  神话传说往往表现了远古人民对自然力的抗争和提高人类自身能力的渴望。而在当代苗族女性作品中,苗族神话传说最集中地体现在女性意识的重视和抗争意识的影响上面。

  二、苗族神话传说中女性意识的重视在当代苗族女性作家小说作品中的体现

  (一)苗族神话中女性意识的渊源

  在苗族的神话传说中,“蝴蝶妈妈”一说一直影响很大,在众多的起源说之中也是唯一一个被肯定的。在这一历史阶段,男性相对于女性已经取得了绝对性的统治权,母系氏族社会已经解体了,女性自此丧失了统治地位,而男性在家庭、在社会中掌握了权柄,并且开始贬低、奴役女性,甚至将女性视为生孩子的简单工具。苗族也毫不例外地经历了这一社会转折,苗族女性地位在以男权为主导的私有制社会中一落千丈。但是由于受到神话传说的影响,在不少苗族人心目中仍然对于母性的地位有着一种很崇高的意识对待,这种意识一直蓄势待发,在女性意识觉醒的新时期,一旦获得机会便汹涌地萌生出来。

  (二)神话传说中女性意识的重视在作品中的体现

  如果说在父系社会兴起的时间里面,由于在社会生活中男性地位的显著提高,女性的意识只能选择沉默,那么在当代,由于社会生产力的解放,新文化运动的思想启蒙,使要求男女平等、反对封建伦理纲常的反抗思想得到了广泛的传播,加上教育的发展所带来的少数民族地区女性知识的进步和普及,使得苗族女性开始追求独立、自主的社会地位,女性意识开始了普遍意义上的觉醒,特别是对于母性的呼唤日益增强。

  如贺晓彤的《父亲的笑脸》,在贺晓彤的作品中我们不难发现,“母亲”这个形象在大家心目中的重要地位。小时候每个女孩都巴望着能在过家家的游戏中扮演母亲这个角色,但并非易事,而“我”为了能当上一回“母亲”也开始了不懈的努力。虽然这篇文章写的是父亲,但是在贺晓彤的潜意识当中,我们能看出当时神话传说中关于母性的影响还是留下了痕迹。对母亲的尊重这种代代相传、根深蒂固的习俗同样的在文凤的《母亲的纺织》当中有所体现,文中除了反映作者自己对于母亲的那份深厚的感情之外,也反映出当时社会对于母性的重视。甚至从母亲那还得知苗族妇女的百褶裙上展现了苗族的祖先住在哪里,从什么地方迁来,是顺山脊迁还是沿河谷走,是逆江而上还是顺江而下。在《父亲的神话》一文当中,也写到父亲是到母亲这儿来上门的,作为家中的女子,母亲无疑是娇贵的,地位是高于父亲的。

  除了对于母性地位的重视,对于女性意识的重视也是当代苗族女性作家作品中的一大特点。例如石继丽的小说《清清的五溪水》反映了当时女性意识已经开始从逆来顺受、服从男权到有了自己的主体意识,但女性意识的觉醒尚处于萌芽阶段,并没完全醒悟过来。这个阶段是模糊的探索阶段,女性作家的作品中总是流露出尝试性的突破。

  另一方面,从“五四”运动之后,批判传统伦理道德,要求打破三纲五常、三从四德的束缚、实现男女平等成为普遍的社会愿望和发展趋势。苗族女作家正是在这一思想的影响下,开始冲破家庭束缚,走上文学创作的道路,在作品中表现追求平等的思想也成为她们所选择的一个重要形式。而作家们在文学中第一个要表达的就是对受压迫女性的同情和关怀,因此反对封建礼教对人身的压迫和束缚逐步成为当时女性文学创作的一大主题。苗族女性作家也就是在这一阶段之后跳出了封建思想的局限性,开始进行大胆而深入的探索,如杨彦华的中篇小说《女神之死》。作为另类文化写真的代表作,当代小说《女神之死》,运用超现实的表现手法,借助幻想、梦境、仙化等艺术手法,充分地发挥想象力,大胆地描绘远古苗族的发展史,并且编织带有悲剧意味的爱情故事,用现代人的另类思维方式开始解读苗家的文化内涵,使得《女神之死》兼备了古典和现代、历史和传统的多重特质,而作者同时将自己对于生命、爱情的体验埋藏在对故事的阐述和解读之中。这样,既避免了刻意的套用,又充分地表现了作家的女性意识。同时,作家将喜剧构架在悲剧的历史框架之下,这学习了西方的传统创作风格,在嬉笑怒骂之中表现了历史的悲怆,把现实主义精神寄寓在历史的大背景之中,突破了以往女性温驯的形象,更多地体现出来的是一种人性的暴露,一种束缚的突破,就连母亲的形象也得到了大大的改变,摒弃单一,更具复杂性和神秘性。

  三、苗族神话传说中抗争意识在当代苗族女性作家作品中的影射

  苗族的古代社会,为束缚和桎梏男女婚姻自由,最初禁止氏族内婚制,后来出现了以父母之命、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