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文史论文 >> 文学评论论文 >> 正文

寻找与救赎:解读《蓝盖子》中的陈梦桃

时间:2012-9-26栏目:文学评论论文

寻找与救赎:解读《蓝盖子》中的陈梦桃

  作者/汝艳红

  南帆评论韩少功的作品:“《蓝盖子》和《老梦》中的陈梦桃与勤保陷人了精神残疾。特殊年代形成巨大的精神压力使人性防线开始崩溃,他们可悲地成了牺牲者。”陈梦桃就是在巨大的救赎的精神压力下崩溃,解脱为一种反复寻找盖子的举动。《蓝盖子》中的陈梦桃在让读者压抑同情的同时,也让读者开始对陈梦桃进行人物剖析解读。

  一、救赎之路举步维艰

  《蓝盖子》这篇小说的社会大背景是一个非正常年代,文化大革命对人性的扭曲和践踏在这篇小说中被平平静静不动声色地描述出来。大题小做是韩少功的特色,将一个偌大的社会动荡背景在小说中通过一个简单简短的故事呈现出来,读者阅读到的是平淡,咀嚼文义之后的情绪却是压抑和困惑。

  《蓝盖子》是韩少功1985年的作品,讲述的是一个叫陈梦桃的人由于冤案错断被流放在苦役场干苦力的故事。而苦役场是一个若监牢的地方,每天都有超负荷的抬石头的苦活,而陈梦桃的个头儿高,抬石头吃亏,没几天就狼狈得屎尿都在裤里了。为了活下去,只好去干“埋人”的轻松点的活儿。这虽然在体力上轻松了不少,但心灵、精神上的重压却超负荷了,迫于生存,他只好硬着头皮每天去搓草绳,埋掉被监管人极刑过的没有完成任务的苦役工。时间一长,陈梦桃虽然体力恢复,面色红润,但在同屋的人面前却变得卑怯和殷勤。“他的卑怯和殷勤简直令人愤怒。”屡次想为大家服务,却招来一阵阵的恶骂和斥责,扶正别人的鞋子,扶正熟睡的同伴弯曲的脖颈……甚至自己掏钱为工友买酒御寒。终于因为开酒瓶找盖子这个端口而崩溃,陷入了精神残疾。

  《蓝盖子》中对陈梦桃并没有详细地说明他的状况,但是从“在业余剧团唱过戏,……自己也恋过爱,女方名字中带了个‘桃’字,自己改名梦桃,正表示对爱情的忠贞”“看他呢帽里正顶压着一本薄薄的《西汉小故事》”“他被调来看管茶叶,拿了一份不算低的工资,吃豆豉蒸肉,间或看点书报,听听广播,评价一些业余剧团的演出”这些琐碎的线索中,我们可以猜测陈梦桃应该是一个知识分子,有着自己恪守的道德和原则,有着对感情的忠贞和执著,即使是被冤案错断遣进了苦役场,仍然是有着自己正常的良知和人性,不曾泯灭。他本想委曲求全地服刑劳役,甘于抬石头,苦于抬石头,隐忍地存活下去,但是现实却不容他默默苟且,肩不能挑的身体条件使得他几欲丧命在抬石头的苦差事中,为了存活下去,陈梦桃选择了去“埋人”——那时候最松活的一件事,埋掉那些苦堪丧命于极刑的人,这种选择,不是陈梦桃人性的选择,是他为了逃离一种灾难而违心又无奈的选择。

  “陈梦桃最怕死人,平时一听到嚎叫,就发抖,就做出苦相,舌头滚半天也说不出一个字来。不过抬人比抬石头轻多了”。为了体力上的轻快,陈梦桃不得不选择精神上备受压抑的活计——抬死人、埋死人。“陈梦桃带着快快活活的恐惧,积极地搓草绳”,“但走到冷冰冰的死者面前,他脸上的皱纹就毫无规则地抽动起来,憋着气,憋到脸转向另一个方向才敢呼吸”。(论文范文 www.fwsir.com)陈梦桃选择的这个最松活的活计,在体力轻松的同时,心理承受能力时时都被较量被磨砺,虽然在“埋了几次之后,多了些胆量,也多了些经验”,但是终究在心底郁结一种不安和不祥,这种自己心内的不安和同伴眼中视为的不祥,实际上是陈梦桃进行救赎的行动的内因。

  陈梦桃清楚在同屋犯人的眼中自己是不祥之兆,所以他谨小慎微地对付着,“碰到人群,必须走得匆忙些,显出些辛苦模样。进了棚,不宜多说话,把耙头和杠棒,还有搓绳用的一捆稻草,认真地放在墙角那个固定位置,以防同人家的工具混同,准备第二次再用”。尽管如此,陈梦桃还是遭到了不公对待,“他的茶杯不知为什么掉了几块搪瓷,一件旧棉袄也不翼而飞”。即使是这样被对待,陈梦桃仍然极尽宽容地涵养着同屋人的脾性,流露出他的友善和仁慈,热心地为同屋的人们做好事,尤其是那些在陈梦桃看来濒临生命极限的人,更是竭尽所能地百般关照。“到你的床前,帮你把鞋子摆得端正一点,或是给你的茶杯里倒一点水,或是见你睡的姿势不好,轻轻搬动一下你的脑袋你的脚”。他的卑怯和殷勤没有被理解成友善,而是令人更加的愤怒和厌恶,在同屋的人眼里,他的靠近和关照,预示着生命的夕阳西下,他的援助之手被理解成了斩断红尘的屠刀、勾魂的无常、可怕惊悚的非人间。

  陈梦桃对同屋人的友善和关照,其实是一种救赎,是想获得心灵静安的救赎。陈梦桃扭曲自己的心态去做埋人的活计,想借助救赎的行动熨平自己扭曲的不安心灵,但是那个时代那种境况下的大多数人,却了无正常可言,心态扭曲,信念缺失,原则殆尽。所以,陈梦桃的救赎举动的结果只能是枉然,救赎从一开始就注定举步维艰,没有反响。

  二、寻找之路茫然无果

  陈梦桃在日复一日的救赎过程中,继续释放着自己的善良和宽厚,并在一个寒风飕飕的日子“慷慨地掏出弟弟汇来的几块钱立即去保管员那里买酒”,就在开盖子的时候,陈梦桃久积的不安和阴郁迸发,“盖子呢?真有味,我的盖子呢”?“就这样,疯了。这个人非常平静也非常随和地开始去找那个永远也找不到的盖子”。虽然后来苦役场被撤销,陈梦桃也平反并恢复了自由,还有了一个看管茶叶的工作,但在现实生活中仍然不能提“开盖子”。“很多好心或恶意的人曾经给他各种瓶盖,他用粗糙的手指捏着,正反左右地看着,色彩丰富的猫眼转向来人,神态认真得像讨论学问:‘像是有点像,不是。’”。

  “不知道他到底要寻找哪一个”。

  陈梦桃寻找的盖子永远也不会找到。“盖子”是他的一个情结,是他救赎行动无果后的一种延续和寄托,盖子象征了人性的完美无缺,灵魂的无拘无柬;盖子寄托着陈梦桃对非人环境中人与事的完美希望。完美,在那个错乱的年代被颠覆,被扭曲,被割裂。所以,陈梦桃寻找盖子的举动注定茫然无果。

  陈梦桃在没有疯掉之前,有着理智的救赎行动,寄望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